中国历史上唯一皇帝与丞相同日命殒群凶的惨案

中国历史上唯一皇帝与丞相同日命殒群凶的惨案

记一代名相拜住生平

(1297-1323)

拜怀德

拜住生于大德二年,五岁时父亲兀都带不幸英年早逝,母亲笃思剌氏夫人年仅二十二岁,她立志寡居守节和婆婆怯烈氏夫人一起承担抚养拜住长大成人的义务。婆母俩对拜住要求非常严格,教导他学习先贤的高贵品质和治国本领,发现一点不合礼仪的地方都要训导教育。一次,有儒者来家讨论学问,此时拜住正在后园看群蝶戏花,母亲严厉呵斥道:“不读经卷,象你这样怎么能做更大的事呢?”又一次英宗设宴,明知拜住不喝酒,却劝酒而饮。回家后母亲又训斥:“天子以酒故意试验你的品性,你应当说自己不会喝酒,谢绝皇帝的御酒才是。大家对你好,都是看在皇帝的威仪和你先辈祖宗的功德上,你应谦虚谨慎。”拜住悉听母亲的教诲,知错而改,立志作出一番事业。

拜住从小就博学强记,贯穿经史,功课根深而底厚,为人谦躬而审慎,熟谙朝中掌故,表现出宏远端亮的祖风。稍微长大几岁,他就咨访一些有名望的儒士,听取古今礼乐刑政,治乱得失的大事,终日不倦。他常对人说:“在任为官应以自己的职务认真做事,并学习其它可学的知识,把学到的本事用于事业,这才能体现出儒士们的水平,宰相的天资。”

大德十一年武宗正统入皇帝位,拜住刚十岁,与大臣们在左道上迎驾皇帝。武宗看见拜住屹然有公辅之气,亲执其手,慰籍许久,说:“拜住气宇不凡,蕴有祖风,必成大器。”

元武宗皇帝二年时拜住十三岁袭为宿卫长。仁宗皇帝即位,对拜住更加眷注,延佑二年十八岁封为资善大夫,太常礼仪院使,延佑四年晋升为荣禄大夫,大司徒,五年晋升为紫金光禄大夫,六年在原爵位上增加了开府仪同三司,一年一大台阶,稳步上升。每当与同僚们议论国家大事,他都以法度为准则,正确与否的标准看符和不符和国家的法典和规定。同僚中有人问拜住:“你为什么总拿国家法典来说话论事?”拜住微笑着说:“你们想想,国家处理问题都不依法典而靠人的情感任意支配,岂不乱套了吗?”由此,同僚们都敬佩拜住懂法知法、秉公执法,不因情而废法。仁宗皇帝时英宗在东宫为皇太子,听到拜住崇高响亮的名声,很想见见,派人去召见。拜住却说:“这事关嫌疑,君子应该审慎!我掌管天子的宿卫,却私自与东宫来往,这样我固然有罪,对皇太子也不好,还请我向皇太子好好解释。”使臣把此话报告了英宗,英宗连连赞叹。

元成宗皇帝去世后其兄顺宗的儿子海山继承了王位,庙号武宗,母亲答己妃子一跃为皇太后。武宗去世后其弟爱育黎拔力八达继位为仁宗,因为是同母,太后位不变。顺宗二十九岁去世时,太后青年守寡,孤帐凄清,韶光东流,她建造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兴圣宫与同族亲人帖木迭儿私通往来,成为元朝史上尴尬的一页。帖木迭儿善于巧言令色,投其所好,深受太后的宠爱。仁宗想把中书右丞相之职封给才智过人,克己奉公的李孟,而太后下懿旨把此职封给帖木迭儿。从此帖木迭儿如虎添翼,势焰熏天,只要有人稍不如意,就会大祸临身,朝野之人侧目以视,而屏息敛迹,无可奈何。平章政事张圭为官耿直,嫉恶如仇,向仁宗上奏帖木迭儿的罪状,仁宗不便违悖母命,未加罪于帖木迭儿。趁仁宗去上都之际帖木迭儿令失列门用棍子把张圭打得皮开肉绽,不忍目睹。仁宗回来后大臣们联名上书弹劾帖木迭儿贪婪残暴,蒙上罔下,损政害民,淫威朝野。仁宗震怒,下诏捉拿帖木迭儿,此人仓皇逃到皇太后那里被藏了起来。延佑七年元月,仁宗驾崩,英宗即位,马上任二十三岁的拜住为平章政事,召集全部诸王贵戚,元勋重辅于大明殿,拜住宣读太祖皇帝的金匮宝训,威仪整暇,语言清晰明畅,大家注目竦听,决心以社稷为重,除旧布新,兴国治邦。而得以潜伏下来的帖木迭儿看到大势已去,恼羞成怒,靠着皇太后的大树,勾结一些奸臣,企图弑杀英宗皇帝。然而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平章政事拜住早已察觉了一伙奸人的行踪,报告了英宗,英宗与拜住在宫中商量对策,拜住说:“象这样的奸人篡权谋变的时间长了,早应除掉,幸亏天不容这些奸党恶徒,使其阴谋暴露,不乘此翦除还等何时?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万一奸党疑心,兴兵作乱,都门之内就会鲜血成河。”英宗听了这话,说:“朕主意已定,卿为我效力,把那些奸党捉拿起来!”拜住领皇帝命,当即召集了一千名卫士,四处擒拿,不到一天,已经把黑驴、失列门、哈克、脱忒哈、亦列失八等捉拿起来,五花大绑,直推国门外斩首伏法。一场弑君大案顿时雾尽烟消。而老奸巨猾的帖木迭儿在弑君谋变时虽点火策划于基层,表面上却置身其外,坐观成败,这次未被查处又隐藏下来。

英宗即位后改年号为至治,按照拜住的安排,冬季身穿衮冕亲去太庙祭祀先祖,斋戒三天。祭祀完成后启驾回宫,一路上锣鼓喧天,百姓们夹道欢迎,都来瞻仰当今天子的风采和龙颜。回宫后拜住率百官于大明殿朝贺,盛典非常。英宗对拜住说:“朕按卿的话举行大典,事情办得这样好,卿也应共同高兴。”拜住说:“陛下以帝王之道化成天下,不光是臣一人之兴,而是四海苍生共同庆贺的事情。”英宗说:“朕想天下这么大,事这么多,不是朕一个人可以考虑过来的,你是朕的股肱之臣,不要忘记时刻规谏进言,以帮助朕不合适的作法。”拜住顿首叩谢说:“古代尧、舜为君,每遇大事向群臣询问,听从正确的意见,抛弃自己不正确的作法,国家太平,万世称颂。而桀、纣为君,自以为贤明,拒绝纳谏,人臣为了取悦而阿谀奉承,身边都是一些势利小人,结果国灭而身不保,至今人民称为无道之君主。臣等敬仰陛下的洪恩,怎么敢不竭尽忠心报效呢!然而事情说起来容易,行起来却难,惟望陛下身体力行,臣等如果不能进忠言,就是臣子的罪过。”英宗听后很受感动。

元霄节临近,英宗想在宫中张灯结彩,用彩灯叠成鳌山,热闹一番。礼部尚书张养浩写了奏书亲到左丞相拜住府中,拜住展开一看,“世祖在位三十多年,每逢元霄节在城里都禁止灯火,何况宫禁之间更应审慎小心!陛下想要造构灯山,臣认为看起来是一件小事,可关系重大,这不一定能得到更多人的欢乐,隐患却很深,愿陛下能以崇俭虑远为法,以喜奢乐近为戒,那么这就是国家之幸事,也是臣民的幸事。”拜住边看边说:“说得痛切!”张养浩说:“大事都是从小事开始,今天张灯,明天酣歌,于是色荒酒荒就不期而至了。先生身为大臣,又得到皇帝的亲信,所以特来托付于你,如果皇帝能够采纳,这就是防微杜渐的关键。”拜住说:“这样好的事我当然愿意帮忙,现在我就进宫去奏于陛下。”英宗听说拜住求见,特别召见了他。拜住递上奏章,英宗看完却勃然大怒,说:“朕还以为什么要事,原来区区一桩张灯结彩的事也来劝阻,难道当皇帝的每天都得忧虑军国大事,连一天的消遣都得不到吗?”拜住听了摘下帽子叩头说:“孔子说得好,为君最难。因为皇帝的一举一动史官都写在史册上,所以宁善毋恶,宁得毋失。象这样张灯虽是小事,但陛下为这一夜的消遣却使这件事千载流传,如果后世的皇帝以此为借口,以致纵欲妄为,败坏国家法度,那么陛下岂不成了始作俑者,而使后人讥笑了吗?还求陛下明察。”英宗听了改怒为喜,说:“这事不是张养浩没人敢说,不是你没人敢谏,朕就让你们停办吧。”

没过多久,英宗下令改建上都行宫,拜住进宫劝谏说:“北方气候冷,入夏后才开始种地。陛下刚登皇位,还没有给老百姓带来多少利益,就要先劳百姓,恐怕还会妨碍农务,以致使百姓们失望。不如再等几年,然后再兴工。”英宗听了点头同意,命令停止了工役。

拜住执法对于弱势平民非常宽容,而对那些贪暴不法的官吏却非常严厉。他认为官是水的源头,源污浊而求下游水清等于根腐败而求木茂一样,是不可能的。英宗深知拜住的刚正,常对手下的官吏说:“你们必须遵纪守法谨慎做事,如果违犯国法,即使我有心赦免,拜住也不会枉法饶恕的。”

再说深受皇太后荫护的帖木迭儿这时看到拜住刚直方正,又深受皇帝的信任,愈加怀恨在心,他极力推荐张思明为右丞相,作为自己的臂膀,伺机陷害拜住。有人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拜住,让他提防。拜住慨然地说:“我的祖宗是国家元勋,世代忠直已有一百多年了。我现在还年轻,却蒙圣上恩宠,担当重任,无非是皇上看在我祖先的功劳份上。我常想,国家最重要的莫过于大臣之间的和谐融洽,共同辅佐朝廷。现在如果因右丞相对我有仇恨而想着报复,就会形成大臣之间水火不容的局面,这不但是两个人的不幸,而对国家造成危害。我只知道尽我的心力,上不负君父,下不负士民,此外的一切恩怨都不放在心上。死生有命,福祸在于天,请你不要再说了。”帖木迭儿、张思明见无隙可击,又去奏章攻击平章政事王毅和右丞高昉。英宗私下问拜住这二人该不该杀,拜住吃惊地问:“为什么要杀掉这两个人呢?”英宗说:“据奏,京城粮仓里的粮食亏空了不少,王毅和高昉负责清理,他们负恩溺职,罪在不赦。”拜住说:“平章和右丞是宰臣的付手,宰相应该论道经邦,不应让他们掌管钱粮这些小事,况且王毅和高昉都是由右相推举的,莫非嫌他二人不会逢迎,因此仇视,否则怎么会出尔反尔,当时推荐,现在又要杀掉呢?”英宗想了想说:“你说得对。”王毅和高昉免于一场冤狱之灾。

自古贤奸不相容,帖木迭儿很久称病不能上朝,听说拜住去范阳立先祖忠宪王安童墓碑,急忙入朝说有事要奏。可是还未等他开口,英宗就知道他又要恶意中伤,因此先声夺人,说:“卿已年老,应当自爱,先回去休息,待来年再来吧!”帖木迭儿自讨没趣,既羞恼,又失望,任他百般串通一批奸佞之臣谋害拜住,而英宗与拜住君臣二人如胶似漆,言听计从,奸臣们总不能得逞,于是帖木迭儿神志恍惚,怏怏不乐,一场大病竟卧床不起。屋漏偏遇连阴雨,帖木迭儿的心腹张思明因结党营私被拜住参了一本,打了几十棍子,赶回原籍。司徒刘夔夔买地几千亩,贿赂了宣政使八刺吉思,假称为僧寺购买,从国库套出六百五十万贯钱,帖木迭儿从中也得了贿银,此事被拜住捅开。术士蔡道泰与良家妇女通奸,并因*人,按律当斩,而蔡贿赂帖木迭儿后改为缓刑。帖木迭儿被这铁的事实证得入地无门,惊愧不已,病情加重,竞害人不死自己先魂归地府了。

帖木迭儿死后,皇太后眼睁睁一个个贴肉的幸臣离她而去,这个干预朝政将近十年的老妇人一枕凄凉,形如槁木死灰,万般苦楚而说不出,心头郁闷,恹恹一病,流着眼泪自言道:“他们都辜负了我啊!”不到二十天也一命呜乎了。

冬祭过后,英宗特地任命拜住为右丞相,兼监修国史。拜住推辞不敢受此重任,英宗说:“你辅佐朕三年,不避权贵,任劳任怨,朕看满朝的王公没有能比得上你,我还想授予你太师公爵呢,好酬谢你的辛劳,至于右丞相这一职务除了你还有谁能担当呢?”拜住叩头说:“陛下如果一定要把右丞相交给臣来担当,臣不敢不遵命,至于三公爵位那是用来崇德报恩的,臣无功德,怎么能担当得起呢?”英宗说:“朕之所以委卿以重任,是因为卿的祖宗木华黎跟着太祖开拓疆域,安童丞相帮助世祖兴国治邦,天下太平,而卿总是心怀先祖的功德,尽心为国,朕怎么能不以重任委之?”拜住叩谢说:“陛下委臣以大任,臣惟恐有三,一是恐怕干不好有辱祖先。二是恐怕天下事大,自己知识不够。三是恐怕年纪很轻,涉事不足,不能承受这付重担,有负圣恩,望陛下常常训导。”(江苏泰州拜官村族人曾因此“三怕”在村中立有“三畏堂”祠庙,以纪先祖圣德)第二天英宗就正式任命拜住为右丞相,诏告天下。而左丞相的职务一直空缺,意思不使别人掣肘,一切由拜住作主。拜住更加感激图报,他启用被奸臣所害的张圭,翰林学士吴澄等一批贤明人士,共同治理国家。

一次,英宗去五台山,拜住同行,拜住说:“自古帝王得天下以得民心为本,失其心则失其天下。钱和谷物都是人民的膏血,多取则民困而国危,薄敛则民足而国安。”英宗说:“朕常想,民为重,君为轻,没有民朕给谁去当君?理民之事卿应当仔细考虑而慎行。”拜住以民为本的意识早植根心中。延佑年间朔漠大风雪,羊马骆驼尽皆冻死,人民流散,卖儿卖女,路有饿殍。拜住立请赈灾,开仓放粮,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至治三年夏六月,拜住看到由运河漕运把南方的粮食源源不断运到京城,京城粮食充满而江南民力困极,奏请皇帝减江南皇粮二十万担,并将原帖木迭儿所增加的江淮地区粮食全部免去。

元朝信佛教,英宗为了追荐先祖命人写金字藏经,令吴澄为之写序。吴澄说:“陛下如果为了给百姓来祈褔这原是好事,但如果是为了追荐,臣就不理解了。佛教的教意是因果轮回,善人死去可到天堂,与日月同辉,恶人死去,却到地狱,像小虫卑贱。想我朝列祖列宗都是功德盖世,不须追荐自然是与日月同辉。自立国以来,写经追荐已经不知多少次了,如果认为没效果就是对佛的不敬,如果有效果又辱没了祖宗,所以这是两难之事,让臣怎样下笔呢?即是遵旨写了,也是一时欺人,却不能以昭后世。英宗大怒,责斥吴澄抗旨不尊。拜住在旁边说:“吴学士说得很有道理,自古以来帝王得天下,总是对人民施德布仁,如果一味地索求虚无,于实际无所补益,人民的心慢慢就疏离了帝王。”英宗说:“近来有人说佛教可以治天下,难道这话不对吗?”拜住说:“佛教主张清静寂灭,这样只能自治。如果要治天下,除了仁义道德之外,没有别的办法。陛下想想,佛教的宗旨是无君臣,无父子,无兄弟夫妇,天下照这样通行,连人都要灭绝了,还有什么纲常呢?”一席话说得英宗云开雾散,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诚恳地说:“唐太宗时有个魏征,不愧为忠心的铁面谏臣,你可算我朝的一个魏征了!”拜住说:“盘子是圆的,里边装的水也是圆的,盂是方的,里面装的水一定是方的。所以说,有纳谏的唐太宗,才有敢于谏言的魏征。陛下能够从谏如流,三公大臣中不乏忠臣,何止臣一个人呢!”英宗说:“你说得很好,朕就听你的。所有的政务,都愿你能熟虑慎行。”

拜住忧国忘家,肝胆相照。一次家中失盗,家僮慌忙来报告盗贼猖狂妄为,手拿兵刃持凶破门抢劫,结果被家人一齐动手将其拿下,等待拜住发落。正在忙于公务的拜住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见,既不惊恐也不高兴,孜孜不倦地干他的公事,家人茫然无措,悄悄地走开了。自从延佑年来,全国水旱交夹,民不聊生,而从拜住任丞相一来,振纪立纲,兴利除弊,裁减可缓行的事务,杜绝可侥幸的门路,把一切好事都让给人民和军务,轻徭薄敛,君臣相辅相成,励精图治,天下太平,国富民足。周围一些多少年已无来往的附属国和部族看到日益强盛的中央政权而络绎远道朝贡来了。皇帝看到这一繁荣的太平盛世,下诏,敕赐平江最肥沃的良田一万亩给拜住。拜住恳切地说:“陛下命臣负责国家政务之事,理所应当,如果先接受良田,人们该怎么评论呢?”皇帝说:“卿是世代元勋的子孙,而且非常廉洁清正,大家都会例外的看待。如果有人问及,朕自有说法。”

再说帖木迭儿死后,监察御史盖继元、宋翼上奏帖木迭儿奸贪负国,活着时逃脱刑法,而死有余辜,应追夺他的官爵,抄没家产。皇帝准奏,拜住按旨令执行。结果抄出金珠玉帛上万,一时举国同庆,万民欢腾,元朝历史上出现空前和谐繁荣局面。英宗皇帝和拜住丞相利用这一大好时机兴利除弊,大胆改革。当时改革的重要内容涉及四个方面:一、任用儒臣,讲究吏治;二、罢汰冗员,精简机构;三、考视簿籍,行助役法;四、编撰典志,厘定法令。然而这些利国利民的改革却极大地冲击了世袭王爷和既得利益的贵族官员,他们对皇帝和拜住恨之入骨,沆瀣一气,伺机报复。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帖木迭儿死后,他的干儿子铁失,儿子锁南,铁失的弟弟索诺木,枢密院事也先铁木儿,前平章政事赤斤铁木儿,云南平章政事完者,枢密院副使阿散及卫士秃满,还有诸王按梯不花,曲吕不花,兀鲁思不花等人联合起来,朋比为奸,形成一股暗流,一场骇人听闻的阴谋在蔓延滋生,树欲静而风不止,善良的英宗皇帝和拜住丞相的基座下数条毒蛇在攻动,惊心动魄,他们却毫无察觉。

英宗要到上都去祭祖,拜住伴驾同行。奸党认为时机已到,他们密谋策划安排一些人跟去,一些人留家,形成上下串通,里应外合的局面。首先奸党派西僧去英宗行宫念经,说是国家将遇危难,必须把罪犯放出去才能禳灾徼福。拜住斥责道:“你们这些人以作佛事谋取金帛,还可原谅,可恶的是要放出罪犯,违背了朝廷治理万民的规矩。放出一个犯人,会贻害几百人,全都放出去,会酿成多大的祸患!如果神佛有灵,也一定会先降罪于你们。只要我辅佐朝政一天,你们的阴谋就休想得逞!”西僧们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走了。奸党们更加仇恨拜住和英宗皇帝。当祭祖完毕返回燕京时,铁失召集奸党说:“昏君要回燕京了,阿克苏卫兵由我管理,让他们围住车驾,在路上下手,不怕这两个人不死在我们手里!”大家都听铁失的安排。元至治三年,即1323年8月4日,是中国历史上难忘的一个日子,这天君臣二人离开上都走出一百多里地后,车驾在南坡要驻跸一夜。晚上星光惨淡,月黑草深,夜风凄凄,几只南归的大雁哀鸣着掠过这苍凉的夜空,奔向远方。幽深的林子深处似有鸟兽在窃窃私语,除此,一切都显得冷冷清清,唯有拜住的帐房里还亮着灯光,闪烁的灯光把拜住批阅文卷的清影投放到被风吹得飒飒作响的帐房上,一晃一晃。铁失秘密命阿克苏卫兵守住英宗住的地方,他率领奸党持刀冲进拜住帐内。拜住正要掩卷就寝,忽然听到外面有喧嚷声,拿着蜡烛出来查看,只见铁失的弟弟索诺木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利刀已经冲了上来,拜住厉声喝道:“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话音未落,索诺木已抢上一步,一刀把拜住端蜡烛的右臂剁落在地,其它人蜂涌而上,乱刀砍杀,拜住倒在了血泊中。接着铁失带领逆党闯进英宗的寝室。英宗这时已经躺下,听到声音不对又起来,正要披衣下床,逆党已经破门而入,英宗急忙喊卫兵护驾,那知卫士们一个个不知去向,铁失居然走到英宗的榻前,把刀一挥,英宗死于非命。这位天资聪明,雄才大略的皇帝年仅二十一岁,在位也只有三年,还没有可以继嗣的皇子哩!

元曲名作家张养浩闻知此噩耗后痛哭失声,在《赠李密监·至治间画御容》哀悼英宗:

封章曾拜殿堂间,

凛凛丰仪肃九川。

回首桥山泪成血,

逢君不忍问龙颜。

他又在《东平王拜住丞相画像》中叹息道:

孤忠自倚了澄清,

笑视群奸不足倾。

壮志未酬还中彼,

披图老臣泪如倾。

写到这里,不才有感而发,诌出拙句,以示纪念:

夜沉沉兮帷屏悄悄,

风飒飒兮寒跫喧闹。

骨铮铮兮银筝断了,

心痛痛兮千古英豪。

潸然泪下。

奸党们杀了拜住,弑了英宗皇帝后,推举也先铁木儿和按梯不花带着玺绶去迎接镇守北疆的晋王也孙铁木儿。晋王是英宗的堂叔,他看事已至此,暂不好追究逆党,就在龙河边设了黄幄,接受了玉玺,先即皇帝位,布告天下,这就是元朝的泰定帝。当天,泰定皇帝任命了铁失,也先铁木儿,完者,赤斤铁木儿等逆党为新朝高官,择日起程,进发京城。

在陪同英宗和拜住返回燕京的人群中有一个叫买奴的王爷,途中发生如此逆天大案,他气愤填膺,却孤掌难鸣,于是急忙奔投到北疆的晋王也孙铁木儿府中。买奴因晋王当时急于嗣位,把讨贼之事暂时放下,在府上只作整理文书一类事情。在回京路上买奴认为时机已到,对皇帝说:“陛下嗣位是顺天应人的事。可怎么能用也先铁木儿为右丞相呢?”新皇说:“他有奉玉玺来接朕的功劳,所以命他为右相。”买奴说:“他如果可以自立皇帝,早就黄袍加身了,还肯把玉玺给陛下吗?他和奸贼一起合谋图逆,弑了英宗帝,杀了丞相拜住,陛下应该将他们正法才算名正言顺。逆贼先杀先皇,哪有真心奉迎陛下,只是因陛下远在漠北,恐怕发兵征讨他们,使他们没有活路,所以奉玉玺请陛下进京。如果大权落在他们手中,陛下以后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到牵制,而陛下却在天下人民心目中留下恶名,后代人反会怀疑是陛下生心篡图呢!”新皇惊愕地说:“照你这样说是朕替他们承担罪名,朕得马上除掉他们才是。”买奴说:“现在陛下前后左右都是逆贼的心腹。要除掉逆贼事不宜迟,就在今天夜里动手。”当下皇帝写了诏书交于买奴。买奴领晋王府中卫兵捉拿也先铁木儿等人。这时,也先铁木儿等人自以为得计,正在饮酒作乐,从容自在。买奴领卫兵冲了进去,吼道:“我奉旨缉拿逆贼!尔等就地伏法!”也先铁木儿还要辩论,卫士们不容分说把也先铁木儿、完者、锁南、秃满等人捆绑结实,推倒在事先摆好先帝英宗的御案前,买奴高声宣读诏书:

也先铁木儿、完者、锁南、秃满等人合谋篡逆杀了先皇与丞相,人神共愤,朕令买奴带领卫士于当天晚上捉拿逆贼。逆贼罪恶昭彰,不能饶恕,捉拿后不须再审,立即斩首,以谢天下。

一声炮响,刽子手的大刀随声起落,逆贼身分两段。皇帝趁此机会任命宣政院使旭迈杰为中书右丞相进京搜捕在京逆党。旭迈杰连夜赶先进京城通知铁失、赤斤铁木儿、脱火赤、章台等京中奸党出城迎接新皇进京。这些人不知底细,自以为有功,坦然出城跪列大路两旁等候新皇到来,不料旭迈杰早安排卫士将其一个个看守,不许动弹,然后宣读诏书:

先皇在位三年并未有失德之事,拜住丞相清正廉洁,振纪立纲,而铁失、也先铁木儿等人竟敢阴谋叛逆,在南坡杀死先皇与丞相,如不除掉奸恶之人,不能使先帝与丞相英灵得到安息,不能泄天下人之愤慨,于是特命中书右丞相旭迈杰将其拿下正法,其余逆党爪牙继续擒拿,除恶务尽,不许漏网。

铁失等人早已面如土色,身如筛糠,魂飞天外,想挣脱逃跑却被两边武士锁住难以动弹,武士脱掉逆贼衣帽,一声炮响,人头落地。中国历史上一场举世惊目的逆案肃清了。

接着中书右丞相旭迈杰上奏皇帝:先世丞相拜住尽忠守节而命殒群凶,请皇帝嘉奖以光后世。泰定帝下诏以隆重的仪仗队开导,朝中百官随从,在大灵车上镶着拜住的巨幅画像去海云寺大作佛事,超度亡灵,并将画像祠于海云寺。京城以内人民听此消息,纷纷走出家门,以无比敬仰和叹惜的心情沉痛追悼这位年仅二十六岁的英年贤明的丞相。泰定元年追赠拜住为清忠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为东平王,谥忠献。翌年加赠孚道志仁清忠一德功臣,进封郓王,改谥文忠,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

拜住被害后元朝的大学士黄文献(黄溍)奉旨为其撰写墓道碑,碑文收集在《金华黄先生文集》四部丛刊中。碑文名字为:《中书右丞相赠孚道志仁清忠一德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郓王谥文忠神道碑》。碑文罗列前世祖宗的丰功伟绩。拜住生於大德二年春三月,薨於至治三年秋八月四日,享年二十有六,以是年?月八日葬于大都宛平县西北田村之塬。夫人妥妥徽,是前丞相不花的女儿。生于大德四年夏五月二十日,薨于至正三年夏六月八日,享年四十四岁,由东平夫人进封郓王夫人,赐谥贞静,合葬于拜住墓。拜住与夫人先葬于北京宛平,再迁至江苏平江(平江即现苏州),再至陕西大荔。

拜住坟迁陕西大荔后,清朝道光元年申奏皇上,二十一世子孙拜思敬弟兄和全村三社出银三百余两,奉旨在同州府修忠义祠,将忠献公英灵入同州忠义祠内,春秋致祭,以表先人之苦,以彰先人之德。道光十二年皇帝下旨在拜住坟前树一石碑,额上镌刻“圣旨”两个大字,碑文竖写:“皇清敕旌元右相东平王忠献公墓”。坟园南北22大尺,东西26大尺、3小尺,占地2亩4分3厘8毫,位于华山之阴,渭水之阳,虽无楼台亭阁,狮兽石雕,然而树木森森,古柏飘香,青草如茵,表现了拜住的清正与不凡。每遇清明和过年时节,拜姓族人不分男女老少,箪食壶浆,络绎不绝到了坟前,人分昭穆,男左女右,按班站定,族长主祭,三社献爵,肃然起敬,群体跪拜,慎终追远,万古流长。当时留有专供祭祀用粮的公地,凡来参于上坟祭祖的人都一起免费聚餐。

拜住有子二人,长子,答利麻硕理,任虎符宗仁蒙古卫亲军都指挥使。次子,因牙纳硕里,文宗时赐名笃麟铁木尔,胆识宏大深远,擅诗词,喜交贤士,为元朝“司农”官职,专管农桑、水利、学校、饥荒之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