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位令我仰视的卖蛋老妪

小桥西侧,是两间红砖绿瓦的小屋。屋前矗立着一棵杨柳。她坐在树下的矮凳上,专心致志摆弄一堆乱纸,满头银发被风吹乱了,遮住脸庞,她抬起不太灵活的手臂,将乱发拂在耳后。斜阳给小桥、流水、瓦屋、柳树和老人镀上一层明金。游子走向她,不由自主牵起愁肠,吟哦起马致远的《天净沙》;摄影爱好者走向她,忍不住打开镜头,拍下这一副光与影搭配得恰到好处的乡村古朴画;我走向她——我是个馋嘴的俗人,只是向她购买草鸡蛋。屋后有个用树篱圈出的小菜园,几只鸡婆正在里面泥土浴。

她颤巍巍起身,引领我进屋。屋里有一股撩人鼻息的烟火气息,夹杂着霉腐味儿。她打开正对着房门的小橱柜,将一箩筐白生生的鸡蛋放在地上。我蹲下,摊开手里拿的食品袋。她拉过一张矮凳,慢吞吞在我身边坐下,膝盖的关节卡啦一响,像什么东西断了。而她只稳稳坐着,脸上并无痛楚之色。

“都是这两个星期下的新蛋。早先攒的都卖光啦!我腰腿疼,走不动路,孙子给捎带卖的。真不骗你老师,看看,颗颗鲜……”她唠叨不停,一边把鸡蛋拾到食品袋里,布满老年斑的手颤抖着。一时住嘴,觑着眼拨拉着食品袋里的鸡蛋,眉头耸动着数数。

“您留几只自吃啊,都给我,您就没得吃了。”我轻轻说。

“不用不用,这还有……我吃这个。”她指给我看,柜子下一格藏着另一只小筐,里面有十多只皮色暗黄的鸡蛋。

“商店买的,看着个儿大,一只蛋好要便宜两毛钱。”她笑着,为自己的精明得意。又觉得这话不妥,转为急促的语气:“还是草鸡蛋营养好,吃着香。我的鸡放养的,吃粮食,吃虫子,不比鸡场里喂饲料,有激素添加剂,孩子吃了不好。”

论及价钱,她以对待老顾客的随和,让我看着给,小心翼翼望着我的脸,因门牙掉了的缘故,她那放轻的语声,听起来吐气如兰似地:“人家都卖到六毛钱一只啦~~~~”有点嗫嚅的试探语气。我说,市场上的草鸡蛋已涨到八毛,没你的新鲜,没你的大只。便以八毛一只付钱给她。她很感激,一定要多送我只蛋,推脱不掉,受了。她告诉我,她孙子一直骗她说市场上五毛钱一个,替她出售时每只蛋赚去三毛。说到最后,很愤慨了,却又话题一转:“我不缺钱花。”这转折令人颇感突兀,她自己也察觉到了,望向我的昏花老眼里,竟有些慌乱。


这个年届九十的老妪,可谓命运多舛。年轻时老公有外遇,丢下她和三个儿子,与一位寡妇同居——似乎很多年前,法律是铁质的,婚外同居罪同重婚。她在召他不回的情况下,一纸诉状把他投进大牢。男人出狱后并不悔改,坚决地和她离了婚,入赘给另一个寡妇,给那寡妇的几个孩子当现成爹,也不给自己的老婆孩子一分钱。老妪很坚强,没有再婚,含辛茹苦把三个儿子拉扯大,给他们娶妻生子自立门户后,她又成了孤家寡人。

不能说儿子们不孝,在农村,儿子多的家庭,做老人的总是端不平一碗水,再穷再富都有偏向,这也是千年不变的小农意识使然。每个儿子,娶妻前跟娘总是一条心,成了家便另有计较。老人很明智,不拖累着一定和哪个儿子住一起。生养的孩子像小燕,羽翼丰满各自飞,唯余空巢。老妪腿脚利索,一直自做自吃。到了再也做不动庄稼活的年纪,三个儿子每家每年给她四百斤小麦,作为义务与孝道的供养,年节时轮流接她回家吃饭。

老妪住在学校西侧,除了养几只母鸡下蛋换取油盐零用,还经常到学校捡废纸。学期末了,我念惜她一纸一弯腰的辛苦,常把学生写完的作业本送她。她常年四季穿着款式颜色相近的蓝色大襟褂子,洗的泛白了,然而很干净。学校四周是沟渠,沟水干涸时,她便在沟底捡拾被风吹拢来的废纸。看她从沟里上来时,手脚并用,纠扯着草根枯藤借力,总替她捏一把汗;有时也会命学生去拉她一把。她的脸容是干枯的灰黄,到夏天,远看去,总觉得她容光焕发眉飞色舞,带着喜色,走近发现,那是蚊子叮咬出的一脸红斑达成的效果。

与她紧邻的三层标致小楼房里,住着她最小的儿子。宽大的院落里停放着拖拉机收割机以及农用运输三轮,说明这是个殷实的农家。据说另外两个儿子过得更好,却让她这般茹苦。依我的虚荣,老娘捡废纸卖鸡蛋换零用钱,是伤面子的事情。从没听她说过家事,农忙季节,她总是颤着小脚,在烈日的田间路边捡拾遗落的小麦和黄豆。把拾来的庄稼捆缚做一堆,山也似的背负回来。不用机械脱粒,而是铺在路上,让过往车辆碾压。曾听同事们议论过,她满头大汗收拾捡来的粮食,她的儿媳依靠大门站着旁观,悠哉游哉嗑着瓜子。

同事老杨羡慕她,因着她的健康,长寿。老杨今年五十才过,两年前因心室两件瓣狭窄,做手术新换了一个零部件。据说那东西只有二十年使用期,到期就凶吉难料了。我们的副校长也羡慕她。老妪脸上常有伤痕,是赶鸡或从沟里上下时摔伤的,而高高胖胖的副校长因醉酒摔了一次,引发轻度脑溢血,至今左目视物不清。

说不清生命的本原里究竟有何寓意。老妪幸福么?以生命的质量论,她以最简单的生存资料过活,一生艰辛刻苦,劳作不休。若说不幸,她拥有常人没有的健康和自足。也有不尽人意吧,可那些,是她摆放在次要位置的东西。

眼见很多所谓生活在上层的人,享受着丰裕的物质生活,却处于悲惨的境地。他们无聊、堕落、嫉妒、中伤、永不餍足,对比他们我宁愿相信,老妪是个真正的成功者。

曾有粉丝说过,我的文字是为社会下层小人物诉说的。我却感觉自己站在地狱的门边,一步之隔就是天堂。悲悯或艳羡,都找不到出入之门。

佛或者基督告诉过你么?天堂和地狱,都在俯仰之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幸福有多种理解。有人说是向下看,还有人说幸福就是——痒的时候可以够着挠一下~

 以下是引用不老的狼 在第5楼的发言:
不同的人对幸福是有着不同的理解。文中的老妪应该说是幸福的,正所谓“平安是福”嘛。只是人们很难摆脱对物质利益和生活享受方面的追求,有些人很羡慕有钱人,但却不知道有钱人的烦恼和孤独。人生在世,十全十美是很难的,所以只要自己感到幸福就是真正的幸福。


我的外婆今年也已九十六 奶奶也近九十,别人都羡慕我家有好福气两位老人都长寿!但是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外婆双耳几乎听力为零 奶奶身体也要靠药物维持,外婆家是生养了七个孩子,奶奶这边是九个!他们年轻时为了这个家耗尽了他们的所有所有....现在他们老了几乎离了别人就不能生活了,好强的他们却总拧着不要我们帮助,我有时候生气跟他们吵几句总引来大人的训斥,他们哪里知道其实我这也是心疼我的奶奶外婆。现在每当在外边碰见上了年纪的老人,我总是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哪怕是给他们让一下路提下东西!因为在他们身上 我总能看到我奶奶外婆的身影。我也能想到他们的孩子是在小时候如何在他们的羽翼下呵护成长的。打了这几个字我眼里就不争气的往下掉泪了,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不仅让明星们变老,它更让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祖父母变老吗,我们在他们有生之年尽己所能的让他们过得好点比那些活着不管死了嚎啕大哭的人强多了。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变老,朋友们多多关注身边的老人们吧 他们也很需要关注,并不是你的小对象 你的孩子你的领导需要你,他们也更需要你

好文,好文,这位仁兄是专业写文章的吗?我言辞颇为有限,不能具体说出怎么好,但是少有文章让我读的心痛,这篇文章让我似乎对文章中的场景、人物都历历在目如同身受。确实是好文。

22楼yngjysl

不错的精神感悟与人生品味

天堂和地狱,都在俯仰之间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