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会治理咋成“全球性难题”

中国红会副会长赵白鸽称,加拿大红会因输血问题导致2万人感染艾滋病,相比之下,“郭美美事件”这样没有根据的故事没什么好担心的。同时,她还称,红十字会的治理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全世界的红十字会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各个国家红十字会的组织能力、透明度等等,都是已经遇到或正在遇到的问题。(1月10日《中国经济周刊》)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至今,各行各业早已习惯了这样一个口号:全球性难题。于是,我们开始看到,人口老龄化、医改、治堵等问题开始成为全球性难题,似乎有了“全球性难题”这个称谓,就可以与世界接轨了。如今,红十字会治理也加入到“全球性难题”中来,着实让人感到惊诧不已,难道我们又与世界脱轨了?

事实果真是如此吗?我们不妨来看看赵白鸽举出的“实例”:一者,媒体报道感染艾滋病者实为1200多人,并非其所称的将近2万人;二者,该事件发生后,加拿大红会把大楼卖了赔钱,其担责和自赎的决心就让人钦佩不已。10年过去,加拿大红会现在是非常强大的红会组织。如此事例实在应该拿来汲取教训和经验,可中国红会副会长却可笑地借此将红会问题泛化。

另一个值得指出的是,《中国红十字会章程》第三条规定:中国红十字会“是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具有社会团体法人资格”。但从事实来看,中国红十字会却是一个副部级单位存在于行政系统,享受财政拨款,其工作人员纳入公务员管理,吃财政饭。如此行政化的红十字会组织,恐怕不是世界上通行的吧!

事实上,在这种行政化组织的领导下丑闻迭出。比如,审计署报告显示,2010年红十字总会超标采购420万余元,收支账面金额与决算报表不符;再如,昆明红会原常务副会长阮姮公款买衣物鞋子内裤……以及引爆舆论的万元餐事件等,诸如此类的丑闻大概也只会发生在官僚化的组织里吧。

毫无疑问,红会治理并非什么“全球性难题”,而是实实在在的“中国特色”。所谓“红会治理是世界性难题”的说法,只不过是掩饰自身不足、对彻底改革红会缺少必要诚意的托词。而其推断出红会治理属“全球性难题”,实则是如鲁迅所说的“凡中国所有的,外国也都有。外国人说中国多臭虫,但西洋也有臭虫。”之类的荒诞逻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