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班长是1959年国庆阅兵的兵,他那标准的步伐,那符合条令的立正、稍息、停止间转法,可真是没有比得了地。

1995年我脱下军装,代表市政府,到日本参加联合国“十年减灾”大会,日本的接待课长,说什么也不相信,我是市政府的公务员。

那队列条令,可是印在脑子里,融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了,我在东京大街上,走着解放军的齐步走,连我们的团长都说:“小*,你不会把手抄在裤兜里走啊”?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12/1/11 15:54:12 被小编O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