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果我们一定要谈春运,那么哥们我就必须谈谈零八年那次在广州坐火车的事情。在外面混了很多年,唯独那一次的情形是我此生都不能忘怀的。当然,不能忘却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在火车上邂逅了什么美女的缘故。因为哥们我压根就没上得了火车。

相信铁血不少战友也经历了那场“不曾有也不再有”的春运,即便有些人没有赶上那趟“热闹”也应该从各种媒体上对它有一定的了解。如果你没有身临其境的体验过那次“人类无法阻止回家过年”的事件,那么请不要说春运有多么的可怕。历史上所有的春运和零八年这次相比真的是弱爆了。

那年春节前夕,一场始料未及的冰灾席卷了中国的南方。一辆辆满载着急切渴望回家过年的人们的火车就像一个个折翅的天使,静静的停留在铁轨上。这些依靠电力驱动的火车像囚笼般吞噬了大家的耐心,人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希望中等待,在等待中失望,在失望中绝望……

当然上述的内容哥们是哥们想象的,个人亲身经历的远比那些以上火车的人幸运得多。尽管电视上铺天盖地的宣传号召大家留在外地过年,不少地方还打出了“这里也是你的家”之类的宣传横幅,连我的领导同事都纷纷劝我不要回家,大家一起在过个年算了。而我却毅然的回答:“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回家的路上!”

这是何等的气概?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革命大无畏精神到现在都让我兽血沸腾啊!身上揣了各趟车次的一共四张火车票(尽管当时已经不需要车票就能上车了,我还是得有备无患撒),挎上一个装了一瓶水和几块压缩饼干的电脑包,便非常潇洒的踏上了前往广州火车站的征程。一个多小时后,汽车终于到了流花车站。才出站门,额的个神啊!我活了几十年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人啊。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我也拿出了手机拍下了几张惊天地泣鬼神的照片。如果用“人山人海”这个词那是完全无法形容当时的情景滴,从前能过人的天桥被人守住不能通过,我们这些人一过,估计这桥得当场坍塌掉噢。人群汇集的洪流卷杂着每一个人向火车站涌去,看这身边那些大包小包的旅客提到手软,我总找到了一丝丝的庆幸。

从早上八点多开始我就混在人流中一步一步的向前挪,万幸我还算是个人才高大的男人,旁边一个小姑娘我硬是没看到她那双脚着过地。终于远远的看到火车站钟楼上的广州两个字了,可是这时已经完全无法前进半步。车站广场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等待上车回家过年的人,在广场的外面是我们敬爱的武警战士和人民警察站在那里组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人体堤坝。开始我还挺不理解这些最可爱的人,心中暗想:我们都是回家过年的人民群众又不是洪水猛兽,干嘛弄得和抗洪救灾似的睹我们撒。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眨眼就到了晌午时分。可是我们被堵在外面一上午最多前进了10000mm,堵我们的战士开始换班吃饭了,看得我一阵阵的留口水,包里的压缩饼干可是预备到最需要的时刻的。我强忍住了心中的饥渴,已经开始后悔了当初的冲动与鲁莽,不然这个时候和几个同事吃着牛肉喝着小酒多惬意呀!这时人群开始骚动了起来,越来越多从后面挤上的力量迫使我身不由己的向前挤去。站成人墙的武警战士也感觉到了我们的冲击,他们一边大声叫我们不要挤一边用他们的肉体凡身抵御着我们的冲击。我身边的那个小妹子,实在是太弱小了,完全被她前面的男人的背部和后面男人的腹部夹成了汉堡包。终于这个文弱的女孩子拼尽了她最大的力气喊出:“不要挤了在挤我就会被挤死了!”她前面的男人缓缓的转过了脑袋,非常淡定的问了她一句:“怕被挤死你还到这里来?”这拉轰的男人的回答实在是太经典了,听得我差点笑出来。

渐渐的人流缓了下来,这时我才明白我们的军人同志的那道人墙的重要性,若不是他们奋力的阻拦,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被践踏至残至死,看着他们黑黑的眼圈和那无比刚毅的眼神。心中的敬佩之情顿时油然而生,不知道他们多少天没吃顿好饭没睡个好觉了。为了维持车站的秩序,他们不也一样回家过不了年?想到这里我心中顿时豁然开朗,掏出身上的四张火车票狠狠的抛向了空中,转身向外面挤去。看到我的举动,也有不少人和我一样转过了身子。转身的人们都喊着同一句话:“麻烦让一让,我们不回家过年了!”

下午五点多经历千辛万苦的我重新回到了出发的地点,想着开始那一幕幕心中隐隐有些后怕。当家里得知我不回家过年的消息后,急忙帮我联系熟人,让我去坐他们熟人的汽车回到了家中。那一年的春节有些冷清,半数在沿海生存的朋友都没能回到那久违的家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