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啊

前几日受兄弟伙电话邀约,一起聚聚喝酒。席间有一儒雅之人不认识,兄弟伙介绍为XX教授。我拷,我觉得是和我们气质不一样呢,没我们这么粗鲁。我们喝白的,他喝红的,那气氛啊,是相当的热烈啊。几巡后,天南海北的神吹不知怎么就归结到了当下的一些问题上了。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中年教授就开始话多起来了,直承弊病陋习,ZF的诸多不是,并就一些观点侃侃而谈。我开始听着还比较认真,觉得教授不愧是教授,就是有水平,可是不一会我发现,他说的解决问题之道怎么没有实质性的东西,有点夸夸其谭,什么要完善法律啊,健全机制啊,要尊重民意啊,加强教育啊,增加投入啊,队伍建设啊,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民主权利上来了。。。。。。我本来就讨厌只说不做的人,特别是说问题他可以说上级天几夜慷慨陈词,一问怎么解决就发发而谈甚至是无计可施的人。可能喝了点酒,我坐不住了,于是有了以下的对话,真把我难住了(,准确对话已经不记得了,以下只是大概意思)


我:XX教授,您说的都对,那能请教一个问题吗



教授:你说(我拷,当时我都有点想殴他了,那个傲慢啊。)


我:您说的都对,但是有的问题恐怕不是您说的那样吧,我年前遇见一个事,想请教一下怎么办。就是我老家,年前村里要修条村道路,结果大概有20多米长的距离(约2分面积)要通过我二叔家的承包地,可我二叔说什么都不干,也不愿意出一事一议的钱。


教授:这是搞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全村人的好事,你二叔该支持


我:就是啊,我二叔那人我了解,没读过书,都让我爸读去了。他就是不干。


教授:如果是土地问题,村上可以调整土地啊,或者给他适当的补偿。


我:乡上的、村上的都领导都去解决过好多次了。村支书用他个人的一亩地和二叔的承包地换,二叔也不干。乡上准备承认给青苗补偿,不但二叔不干,其他被占用地的群众也要青苗补偿。



教授:。。。。。。


我:后来乡上的书记打电话给我爸,叫我爸回家做做工作,我和我爸在5.1节回去,和书记乡长一起做了他2天的工作。


教授:嗯,那是该好好的做做你二叔的工作。


我:可是没做通,二叔反正不干。您说说,那乡政府怎么办呢。改道吧,我这点要增加投资30多万,不改吧,二叔又不让过。不修吧,还有千把人的盼着早点修通。哎


教授:那要继续想办法解决


我:关键是想什么办法解决?



教授:要摸准症结,然后对症下药


我:摸了,二叔什么要求没有,对村上的乡上的也没意见


教授:那还得想办法


我:就是,不过现在的关键是怎么解决?


教授。。。。。。。


我们的谈话也到此为止了,兄弟伙以他个人再喝一圈的方式结束了我们的谈话。



那晚我还记得我有点高兴,可是教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