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退伍

98年的今天,我摘下那闪闪发亮的肩章,卸下佩戴在胸口的军种符号,换回来一朵和3年前一样鲜艳的大红花,不过一朵代表光荣入伍,一朵代表光荣退伍。一字之差,心境却大不相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