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 第二次东征时,张发奎任第一独立旅旅长,在紫金县热汤圩与林虎部万余人相遇,兵力悬殊,军陷绝境。张遂把帽子一扔,衣服一脱,对部下大喊道:“有前无后,打死罢就,冲!”然后端起一挺机枪就往前冲。独立旅官兵见状,遂群起狂呼发起冲锋,连破林部七处阵地。


■ 陆荣廷与张作霖均为草莽出身,人称“北张南陆”。一次二人会于北京太和殿,忽有一鸟掠殿飞过,陆拔枪便射,飞鸟应声落地。张当时没带手枪,而此时天上亦无飞鸟,比试不成,遂脱衣扯裤说:“看谁带花疤痕最多!”比试结果,张有50余处,陆有80余处。张自愧弗如,连呼陆为大哥。


■ 韩复榘到高宛视察监狱,见监狱里空空如也,便对县长大加赞许:“你办得对,案子随到随判,或杀或赦,不要老关着。”等到了博兴监狱,同样也是空空如也,没有犯人,韩不禁大怒:“这么大一个县,连一个犯法的都没有,你是不是把犯人都给卖了!”


■ 吴佩孚的同学王兆中前来依附,吴让他当了个上校副官。王不满足,称自己“文武兼备,尤富于政治常识”,申请去河南当县长。吴批示“豫民何辜”,然后原件发还。此公居然不识时务,又梦想着当旅长,请示说:“愿提一旅之师讨平两广,将来报捷洛阳,释甲归田,以种树自娱。”吴大笔一挥,批曰:“且去种树。”


■ 张作霖下令:帅府重地,午夜一过,任何人不准出入。某夜张晚归,门房以过了时间为由拒绝开门。张无法,只得绕到后门进入。第二天,张作霖召见门房,破格升他去当看守所所长。门房表示自己不识字,做不来官。张不以为意,说:“那好办,给你找个识字的当秘书。”


■ 张宗昌早年曾率一混成旅入湘作战,结果被包围,无计可施。部下褚玉璞急中生智,将做运输用的百余头小毛驴赶作前驱,向外突围,张宗昌率大队随后。突围后,毛驴无一生还。


■ 曹锟性情急躁。他任第三镇统制时,有人密告某军械官营私舞弊。曹大怒,立刻将其绑了,打军棍数十。后来一查,此事系子虚乌有,于是又将其升为管带,并安慰说:“我轻信人言,打你屁股,很是抱歉!现在你屁股消肿否?谚语常说‘越打越发’,瞧,这不就升了你的官了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