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晚年张国焘靠写回忆录为生(图)

张国焘与夫人杨子烈的墓碑


张国焘是1897年出生的。他投靠国民党后,于1948年随国民党到台湾,时年51岁,后又带着妻儿离开台湾定居香港。到1979年他82岁去世时止,是张国焘的最后31年。这31年中,张国焘一直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期间,他曾有过多次选择。最后,他凭自己的意志所作出的选择,决定了其凄惨的命运。



试图回大陆养老


上世纪50年代,因找不到赚钱的门路,张国焘生活一度陷入困境之中。他只好拼命写稿,期望通过稿费收入维持,并还上债务。但香港几家大报刊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用他的稿子了,收到退稿信是家常便饭。张国焘走投无路,便想到了共产党,想到了毛泽东。


正好,1956年中国共产党召开“八大”,张国焘通过报纸很认真地研究了一番,认为中国共产党提倡“双百”方针,政策方面放宽了,毛泽东可能会不计前嫌,容纳他,以自己的老资格,中国共产党方面至少会养活他。于是,他开始寻找香港与中共有联系的人士,以便向中共中央转达他想回大陆定居养老的意向。但是,张国焘仍然脚踩两只船,他也通过一些关系,与美国人联系,试探能否与美国人合作。一些在香港的美国人表示,美国方面愿意帮助他,并给了他一些生活补助。


经过一年多,到了1958年,张国焘终于同共产党方面联系上了。当年10月,他在与中国共产党在香港的人员接触中表示,愿意为新中国做点事情,并请求中共中央提供生活补助。中共中央于1959年1月5日将张国焘表达的意思印成内部情况简报,报送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早已知道张国焘与美国人有联系,对张国焘生活困难的处境也很清楚。当时,中美关系十分紧张,当简报传到毛泽东那里时,毛泽东根据他已经想好并且在一定范围内提出过的意见,提笔在简报上批道:“应劝张国焘割断他同美国人的关系。如能做到这点,可考虑给以个人生活方面的补助。毛注。”(见《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8册第30页)


毛泽东的意见,得到了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的赞同,并且很快就由中共中央在香港的工作人员向张国焘转达了。张国焘考虑再三,最后向中共中央在香港的工作人员表示:我以往是个演员,现在我是一个观众了,我还是当个观众吧,希望少看到些悲剧。张国焘说这些话,已经是明确表示不再打算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共事了,更谈不到为新中国做点事情了。关于给张国焘生活补助的事情,也只好作罢。


与美国人合作


1961年的一天,张国焘正在家中闲坐,听见有人敲门,张国焘的妻子杨子烈一跛一拐地去开房门。门口站着一个蓝眼睛、黄头发的洋人,此人自我介绍说:我是美国堪萨斯大学名人中心的研究员,特来拜访张先生。二人整整谈了半天。最后,来人对张国焘说:“你在中国共产党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我建议你写回忆录,写出来是很有价值的。出版的事情我帮你解决,现在,算堪萨斯大学向你约稿,每月给你2000港元,作为生活费用,书出版后,稿费照样付给你。”


第二天,张国焘就动起笔来。他从自己的童年写起,一路写下去。写作中,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他时常心潮起伏,不能自禁,经常在写作时,不知不觉之间,眼泪就流了下来。


这样,张国焘连写了4年,到1965年基本脱稿。美国堪萨斯大学并未食言,每月给他2000港元。最后完稿时,又付给他一笔可观的稿费,取走了张国焘的手稿。


自从与美国人开始合作后,张国焘的经济收入直线上升。有此经历后,张国焘也有了一定的经济头脑。


惊走加拿大


1966年,中国大陆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张国焘每天都读报纸,对这一情况十分关注。至于他个人的安危,张国焘是这样认为的:香港归英国人管,大陆不管怎么闹,也闹不到英国的地盘上来,自己可以安心在香港当“寓公”了。


1967年的一天,张国焘到街上闲逛,突然见到香港街头也贴出了大字报。他不禁脸色大变,气喘吁吁地跑回家中,告诉杨子烈这一情况。杨子烈的心情也紧张起来。从此,二人一直心神不宁,关了房门,不再出屋。这段时间,张国焘对报纸看得更细了,对一些报道,还反复看,琢磨字里行间的意思。


有一天,邻居来告诉杨子烈说,前几天,有两个陌生人来此打听张国焘的住址。杨子烈赶紧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张国焘。张国焘越想越不对劲,自己在香港的住址是不对外宣传的,只有少数亲友知道,怎么会有陌生人来这一带打听他的住址呢?他和杨子烈越想越害怕。这一惊,可了不得,张国焘几乎每天都睡不着觉,心惊胆战地过日子。于是夫妻俩考虑,到加拿大投奔他的儿子去。


当飞机起飞时,张国焘流了泪,他心里知道,此一去,再也回不来了。正如张国焘所预感的那样,去了加拿大以后,虽说有妻子杨子烈和两个儿子相伴,每日仍倍感孤独与凄凉。1979年12月3日,张国焘在加拿大一所养老院被活活冻死,时年82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