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天啊天啊天啊,才被牙医夸了牙环境的好的我竟然牙疼了,夸了我还不到两个礼拜啊,这下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乐极生悲。那叫疼的啊,这么比喻吧,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可悲的是不能吃东西,最惨的是不能喝水,看到好吃的被朋友,还有老婆一点点的吃掉,我的肺啊,我的肝啊,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啊。。。。。

痛定思痛我决定把不让我吃东西的罪魁祸首给消灭掉,到了口腔科,坐到那把椅子上看到大夫拿着麻药针过来我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就跑,这是我彻底是明白了,他要把那么长的针扎到我的嘴里,大夫很惊讶刚才还很镇静的我怎么会有那么快的速度,大夫问我难道你要勇敢到不打麻药就要杀牙神经吗?我太慌乱了,在朋友的威逼利诱下我被朋友按到了那把我看了就心寒的椅子上,并乖乖的张嘴,但我的手却使劲的抓住了大夫的胳膊,以防实在忍受不了疼痛的时候就把他拽开,大夫笑呵呵的说如果拽住我能让你感觉到不紧张的话,那你就拽着吧。原以为打麻药是扎针的时候最疼,没想到啊,根本不是那样的,原来推针的时候才是最疼的,但打完麻药后,后来的过程还算是顺利,这要归功于我对麻药敏感的身体。看到大夫一会拿着钻子一会拿着长针鼓捣来鼓捣去的,我只是张着嘴乖乖的让吐就吐,后来干脆不看大夫了,但我的手却一直没有离开大夫的胳膊,现在想起来真的挺对不住大夫的,在这里向你道歉了。呵呵呵。

牙终于整完了,但是大夫说还得换药。我现在真的不想想去换药的事情,希望到那天大夫的诊室不会响起我杀猪般的叫声,我要做牙的时候邻居告诉我说杀牙神经不是要命,是要死了啊,我现在回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痛苦啊,害怕啊,反正什么样子的感想都有,我甚至想到了革命先烈忍受酷刑的煎熬。天啊,地啊,能不能让我快点好呢?可是想归想疼归疼,但我终于能吃东西了,管它呢,该吃吃该喝喝该受罪咱也躲不过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