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有外遇,小三竟是他年老的亲嫂子!

从昨天中午发现到今天中午,整整24个小时了,我没吃东西,晚上也只断断续续的睡了几个小时。天知道我是多么想长长的一觉睡过去,睡着了,不用再面对这么冰冷和肮脏的现实,或者长长的一觉醒来,发现这只是一个噩梦,无稽而荒诞,只要“中午吃什么”之类的命题一冲进脑子,这个梦的残片就被冲击成丝丝缕缕的飘散到九霄云外,永不会再被记起。可真的睡不过去,一晚上脸发烧,整个身体却冰冷,盖上双层的被子,抱两个暖水袋,还是冷的,一阵一阵得冷的心脏都开始收缩,身体像打摆子一样哆嗦。脑子好像一个突然被打散的执行系统,乱成了一团,千奇百怪的命令轮番出现,但是每一条都执行不了几分钟,就被另一条新出现的打断,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滋味,可能这就是头疼吧。偶尔睡着,也似乎总是半睡半醒的,随便睁开眼,就再也睡不着,心上像压了一个重重的东西,透不过气来,把窗户都开开,还是透不过气来。凌晨三点多开始下雪,盯着窗外到天亮,觉得这个白茫茫的世界真像是一场葬礼的前奏。我知道一个人扛不住了,想找个人说说,觉得再不倾诉一下,真的要被这股情绪给压垮了。可是不知道该告诉谁,父母不行,闺蜜不行,兄弟姐妹也不行,是的,在一切没有想清楚之前,似乎连倾诉,我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角度,一个合适的人。


感谢万能的网络,暂时充当我情绪的树洞吧~感谢有爱的看客们,不管是打酱油的还是专程路过的。



昨天我休假,中午去婆婆家送年货。老公哥哥的闺女生病没上幼儿园,也在婆婆家。吃完饭她让我陪她玩洋娃娃,我拿我的围巾给她的洋娃娃做了件礼服,她很喜欢,但是颜色又不满意,把婆婆的好几条围巾都试了一遍,也不满意,就非要回她自己家去拿别的围巾。婆婆就给了我老公他哥家的钥匙,让我带小孩儿去拿。当初为了方便互相照顾,老公他哥和公婆买房买在一个小区的同一单元,楼层就隔两层。


小孩进门就直扑她父母的卧室的衣橱,我站在卧室门口等着她,一会儿她就惦着脚喊我,说围巾挂着她够不着,我就走过去帮她拿。六开门的连墙衣橱,两扇门大开着,上下两层,第一个冲进我眼的是小孩手指着的一排挂着的围巾、丝巾、腰带,我刚把她要的东西摘下来,shake就来了。围巾下的分隔板上,并排放着两个纸袋,一个咖的,一个白的。那个咖的,我太熟悉了-某高档内衣品牌的手提袋,更重要的,我两天前,刚刚在我老公的车上看见过同样的一个袋子,还把里面的物品掏出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尺码和价格都牢记在心呢。


看到这个袋子的一瞬,可能是第六感吧,我已经有些不好的感觉,我想要关上门走人,这是最好的。但是心里另一个我,固执的要去碰个头破血流。我愣了一会,还是拿过了那个纸袋,翻过来,看到纸袋另一面下部那个在品牌LOGO最后一个字母上的小裂痕时,我整个人哆嗦了一下。我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看,那个小裂痕,还在,那么清楚,就像两天前我不小心弄上去的时候一样,袋子里的东西已经没有了,只剩了摘下来的吊牌,那个尺码当然也和两天前的一样,文胸70B,底裤160/70—不是我的尺寸—我本来以为LG没买过女装内衣,不知道尺寸,我本来以为那是LG买给我的结婚6周年礼物,1月9号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本来窃喜6年来LG第一次想到送我结婚礼物,我本来还在琢磨,再见到它时要怎样故作惊喜来掩盖我早已经惊喜过了的真相。我偷偷的把它放回车厢里的原处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再见到它时,只有惊,没有喜。


我打车去了LG公司,在办公楼下跟着他的车,穿过半个北京城,看到他驶进东四环某个酒店。然后我打电话到老公他哥家,说她嫂子不在,去天津玩儿,明天才回来。然后给老公的嫂子打手机,借口给婆婆买鞋,问她尺寸,最后问下班了吗,她说在天津呢,和朋友吃饭呢,背景极安静。等了十分钟,拨打老公的电话,依然借口给婆婆买鞋。嘘寒问暖之后,问他的露营之旅是否顺利,听他在电话里说还在路上,快到密云了,扎营的地方在山里,很可能没信号,如果没信号,就明天早晨再给我打电话,云云,背景也极安静。我让司机开进酒店停车场,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预期的两辆车,本田的某中级车,同样型号,同样排量,一红,一蓝,蓝的是我老公的,红的,是他嫂子的,或者现在应该说,是他情人的


我还是固执的坚守到凌晨1点,两辆车都在原地没有动。打老公手机,关机。借司机的电话打她嫂子的电话,关机。


上网查老公最近通话,因为去帮他办过业务,知道他的客服密码,很容易就从网上调出了他两个月的电话详单,其中和他嫂子的通话很频繁,一周好几次,有时候一天多次。查这家酒店的总机电话,光12月份就主叫过4次。


进行到这里,好像已经不需要更多的东西来佐证了,如果有必要,我只需要去前台,报我老公的名字,或者他嫂子的名字,拿到房间号直接去敲门就行了。或者坐在大堂到天亮,堵个正着,再听我LG或者他嫂子解释,本来应该在密云的他或者本来应该在天津的她是怎么在这里,又碰巧在一家酒店的就行了。或者直接撕破脸,上去甩两个耳光。跟LG、和他嫂子相识8年来的很多点滴忽然都浮现出来,成了亮晃晃的招牌,成了耳光,打在我脸上,惩罚着我的粗心和过分信任。



LG不记得他哥的生日但是牢记着他嫂子的生日。有一次,她约我下班逛街,说要请我吃大餐,我跟老公说很奇怪,LG说,因为她那天过生日。我说你怎么把她生日记得这么清楚,LG说不知道,可能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会记住一些莫名其妙毫无关系的事情。


2011年情人节的晚上,10点多,我收到一条他嫂子的短信,内容是“亲爱的,我好想你啊,不管你在哪里,今天只准想我哦”。我当时以为发错了,加上注释转发了老公他哥,还当笑话说给老公听,现在想来,人家的设计多巧妙啊,我这个传声筒当的多好啊。LG那天借口写方案,一直到凌晨1点还不睡,直等我睡的熟熟的才上床。


2010年3.8节,他嫂子送我一套真丝睡衣,因为我不喜欢豹纹,觉得也不适合我,所以虽然是名牌,但是一直也没穿。过了好几个月,有天去她家,发现洗手间里晾着一套一模一样的。我当时心里觉得有点不舒服,只是觉得她不怎么会送东西,适合她的不一定适合别人。现在再看,自然明白了,那不过是希望我穿给LG看了之后,衬托得她更胜一筹。


2009年5月份换车的时候,LG说好买大众的某个热卖的SUV的,我连内饰都在淘宝上买了,结果临了,他买回来了现在这个本田的车,一个月后,他嫂子买了一模一样的红色的,说是听我老公说这车极好。但是后来老公的小侄女说她妈妈春节的时候就交钱预定这款车了。


2008年奥运会期间,LG突然说前列腺有问题,不能继续过夫妻生活了,后来在我的努力下,尝试过几次,每次他都说勃起后很疼,射精时更疼,没有快感,只有痛感。之后,我让他去看医生,他去朝阳医院看了一次,拿回一个急性前列腺炎的诊断报告,几瓶药,药吃了一个多星期就不吃了,说是有副作用,胃疼,还困。之后,我们就没有夫妻生活了,2008年奥运会之后到2009年底一年半没有过,2010年夏天我外派一个项目两个月,中间LG去看我,有过一次,不到10分钟,草草收场。2011年1次。这四年里,LG身体健康,坚持锻炼,每周固定两次篮球活动,游泳,每月至少两次户外登山或徒步(现在看这户外可能实际上都是室内双人运动)。这四年里,我提过好多次,让LG认真的去看看医生,做治疗,可是每次都以争吵结束,他说跟我讨论这个问题,有损男人的尊严,说这种病全世界都没有办法治,只能慢慢养,还说要是我不能为他的健康着想作出阶段性没有性爱的牺牲,那可以选择离开他。我当然不接受这种说法,反驳到最后就是吵起来,不知道吵了多少次。后来也懒得吵了,2011年吵的最凶的一次,我同意了离婚,然后收拾东西搬到我妹妹那里住了,结果第三天我LG就来接我回家,说是要深谈一次,其实什么实质的东西也没谈到,还是那几个理由,男性自尊啊,慢性病要慢慢治啊,我的身材不好啊等等,但是那次LG哭了,我心软也就原谅他了。2011年夏天,我通过朋友认识了北京某三甲医院前列腺方面的一个专家,坚持陪LG去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是没有炎症了,也就是好了。LG还是没有什么性趣,问他,就说精神上还有压力,要不就说我身材现在不好了,(我171,55公斤,腰腹有点这个年龄都会有的小赘肉)。


对谁都没说过,在我从26岁到30岁,这黄金般的四年里,我过的是没有性爱的婚姻生活,不是没有过怀疑,但最后还是选择了信任,留给自己更多的还是自省,如果没有昨天亲眼所见的一切,我甚至都准备从年终奖中拿出1万块钱去公司旁边的瑜伽班办张年卡了。虽然,我也常常问自己,婚姻中的性爱以什么作为基点,长期的稳定的性伴侣以什么作为基点,如果伴侣中的一方的性爱基础能很轻易的随着身材和相貌的改变而改变,那么这种伴侣能否托付婚姻。


再来说LG的嫂子,她比我大7岁,比LG大3岁,我不知道她的什么吸引了LG,让他冒着把自己的、兄长的、父母的家庭整个毁掉的风险,冒着把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亲人全部伤害的风险,也要和她在一起。身材?容貌? 思想交流?


我承认我相貌并不出众,单就五官,都不错,双眼皮,高鼻梁、小嘴巴,巴掌脸,可能组合的时候比例没放好,放在一起看也就称的上个清秀了,皮肤白净,画个淡妆,勉强能被叫做美女,胜在小时候学过钢琴,练过芭蕾,气质还算恬静文雅。LG嫂子长的比我漂亮,徐若萱那个类型,娃娃脸,五官都长得很一般,但是比例组合的好,很耐看,皮肤好,剪个bob头,穿上糖果色的衣服,50米外远看能冒充少女,就是面对面站着,乍一看,也比37岁的年龄要年轻至少5岁。


身材方面不好说,没见过人家裸的样子,单就穿夏装的时候的印象看,胳膊腿和我差不多,腰腹情况不知道,要说37岁生过孩子,也不喜欢运动的女人,先天基因再有优势,应该也不会比我一个30岁没有生育史,每周打两次羽毛球加一天四次挤轻轨的更好吧。可能她抱在怀里的感觉更好,娇小嘛,身高才157,可能男人视觉上更有征服欲?跟DH里的那个GABBY一样,能满足男人骨子里的野性的需求?越小的越精致,或者。


LG和她嫂子如果有思想交流,都交流什么呢?一个IT行业做技术的,一个政府机关管办公用品。一个学天文学的,一个学思想政治教育的。一个还没孩子的,一个孩子快上小学了。一个除了流行歌曲其他音乐一听就睡觉,一个看电视只看快乐大本营。或者,交流一下怎么孝顺他们共同的父母?或者LG讲讲他哥的童年往事,他嫂子讲讲他哥的现行?


再说我LG,得对我失望到什么程度,才能迫不及待的找外食,迫不及待到连自己的亲嫂子都要上啊。可我怎么反省也反省不过来啊,我哪方面儿失败了?


从谈恋爱到现在,8年了,我不可能不变。事业上,往上走,从一个没毕业的学生,到独当一面,虽然收入上了5尾数,职位也做到Manager,但是距离LG的收入还差着一大截,按说不会影响到LG的经济主导权啊,当然,更不可能给他经济压力。家务上,大事,老公做主,所有的上了万元的大件都是LG说了算,包括两套房子一辆车,平均每一年半就更新换代一次的电视和笔记本电脑;所有的小事儿上都我做主,家里凡能看见的吃穿用品,都是我超市、淘宝、奥特莱斯的一点一点搬回来的,在我们还没车的那几年,周日去超市采购,永远是我一个人,甚至去超市买面粉,也是我一个人,一袋面15公斤,都是我坐公车拎回来,从下公车到我们家还要走200多米的距离,那时候LG多半在家看NBA的比赛,一边享受我给他做好的丰盛早餐。要说相貌身材,那肯定比当年是往下走了,职场如战场,我没有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好命,只能靠自己努力打拼,换取高的职位高的收入,须知这些都是靠时间、健康换来的,就算不说工作压力给人的消耗,人从自然属性上也逃不过衰老的自然规律,可我没有变成黄脸婆,我做运动,美容美甲,读书,听音乐,有着所有这个年龄的一般女人该有的样子,发型时尚,衣着光鲜,眼睛闪闪发亮,和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比,我当然是青春已逝,但是真心的说,我觉得时间和阅历给予我的,要多于从我手里拿走的。所以我一直很坦然面对青春的远去。如果这是我和LG 的分歧,如果他就像婚姻保卫战中兰心说的一样,永远追求的是二十多岁,身材好的女孩,那我也能理解。,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新欢是一个年近40的女人。


脑子很乱,先写这么多。


LG刚才给我打电话,我没接。不知道怎么办,接了说什么,没想好怎么办之前不想见LG,或许,今天,再住一晚酒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