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性崇拜为何让中华民族很尴尬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日本人对性的直率与开放程度,在亚洲国家中即使排不到第一,也列在前几位。其情色文化的绚丽,往往让初到日本的外国人瞠目结舌。


日本性文化中对男根,对男性性能力的崇拜,几乎达到一种痴迷的地步。这个从日本最古老的历史典籍《古事记》中就有关于日本国创始者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兄妹俩这方面的详细明确的记载。


到了11世纪日本某修道院里的《男性生殖器比赛图》,则极端地表现了帝国男性对性能力的展示和帝国女性对性的崇拜。到浮世绘时代这种的表达是有增无减,为了彻底明白地表达对原始性能力的崇拜,春宫图及浮世绘的手法,超越了西方的写真绘画方法,用后世立方主义的画法,三维地展示了观察者的独特的视角,增强了对男根的突显。


早年留学日本,希望了解日本文化的中国渊源时,比较过中国文化与日本文化二者的区别。表面上看,中国文化强调极强的“原生性”和“持续性”,日本文化则具有鲜明的开放性和主体性。中国人一直谈性色变,把“性”和罪过连在一起。而日本人不是这样,日本人没有“性罪同一”的观念。日本人情色的开放程度,在日本人眼中,性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是件很自然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如果这样理解,似乎说日本人比中国人性格更直接更坦率,而实际上这是不准确的。日本人的婉转和暧昧又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如在日本时,不能参加朋友的相约,一般不会直接说“不去。我没空。”这是很失面子的。只要一句:“恰好……”。下面的话,都不必再说了,对方完全明白了你的意思。可以说,日本人并不直率,暗示、委婉是日本文化中的主要特点。


日本传统文化中的物哀、幽玄、空寂、闲寂、好色等审美意识等形式表达弦外之音,究竟能透露出什么信息呢?日本文化中对性的直率与透彻与语言表达的细腻与委婉,这一对矛盾如何解释呢?


我想到了日本文化中重要的“刀”。日本的刀,也是日本文化的象征。在古代就非常有名。唐宋时代著名文学家欧阳修就写过《日本刀歌》,高度赞扬了日本的宝刀。日本古籍《善邻国宝记》也有记载,日本为了恢复日中贸易,派使者奉表通好,并“献方物 ”中,最为重要的就有包括“剑十腰,刀一柄”。明朝的诏书中还特别提到过这柄“宝刀”。紧接着,永乐元年(1403)日本第二次“献方物”时,日本刀的数量就增加到了一百把。《续文献通考》也记载,洪武十三年(1380)设置 “军器局”,所制作的各类刀中就有“倭滚刀”。


刀应当是日本男性的专享凶器,古代日本也只有武士才能佩长刀,一般平民是无权使用的。刀和男根崇拜,都是男性的标志。日本民族精神中崇尚刀与日本文化中对男根的崇拜,日本崇尚武士精神,崇尚刀,崇拜男根,实际上是一脉相承的。都是作为力量的象征。征服者的象征。从性崇拜到武士精神,应当看到这是日本文化的核心部分。


反观作为日本文化的源头,中国文化中这方面的弱化,是非常明显的。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同样崇尚士、侠客、男性崇尚性自由开放,到秦汉时期性仍然开放,但随着中国专制统治阶级的独尊儒术,中国文化中的侠客、士、自由放纵的性、在秦汉以后已经逐步地消失在历史的幕后。在精神阉割的民族历史中,成了专制统治的温床。以汉文化为主流的中国文化中已经逐步地失去了原始的剽悍与本能。我们民族中的野性与张扬,已经消失殆尽。能歌善舞,情歌绵绵,喜爱刀枪棍棒,只能到少数民族中去寻觅了。




从表面上看日本人色,实际上反映了日本历代崇尚武力、崇尚男根、崇尚忠诚的刀侠――武士,历史造就了日本文化中强悍与剽悍的男性所特有的民族征服精神。而在抑制原始冲动,与实行严格的刀具管理,崇尚八股与读经,抑制人性的原始性本能与原始崇拜,使汉文化为主体的中华的文化,逐步地失去了强悍刚烈的武力的精神。在古代,重视原始的体能与原始器具的时代,中国儒家文化浇贯下的汉民族主体,实际上从精神到肉体上都已经被专制统治者阉割,而阳萎了。在自由持有枪械的美国,才可能产生世界军事的强国形象。我们在看到相邻一水之隔的日本崇拜男根与武力精神的同时,我们对自己民族的原生性和民族文化精神的散失,是否应当有更多的思考?


我们不仅仅失去本能的对男性能力的崇拜,而是整个地失去了民族的原始动力和创造精神。


在看到日本民族对性崇拜的背后,我们应当读懂什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