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子虚乌有的周恩来第二次被捕事件

四一二政变时,周恩来曾经被国民党26军第2师师长斯烈诱捕过,后来,罗亦农托26军党代表赵舒将周恩来营救脱险。这件事是见诸史书的,没有争议。

最近,网上又流传出周恩来第二次被捕的说法。说他被赵舒营救出来后,一个人雇个小船跑到了浦东,结果又被国民党军队逮捕。他的一个黄埔学生叫鲍靖中,时任该团团长,出于对老师的敬仰,把他释放了。当时的师政治部主任、黄埔一期生酆悌虽然看出来了,但出于对周恩来的敬重,也装作不知道,默许了鲍靖中的行为。解放后周恩来还专门到南京找到鲍靖中表示感谢,云云。

涉及这件事的文章在网上铺天盖地,但内容大同小异,都是人云亦云,互相转帖,最原始的出处无法找到。在所有文章中最权威的,应该是人民网下属的中共新闻网党史频道上登载的南京大学闻宁的文章(http://dangshi.people.com.cn/GB/16658117.html)。我们就拿这篇文章来说事,剖析这次事件的真假。

人民网是中共官网,代表着官方声音,应该是非常严谨的,但我没想到这篇文章作者历史知识那么差,文章中漏洞百出。下面我就一一指出来。

先看看文中对鲍靖中的介绍:

“鲍靖中是广东大埔县人,1925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第一次东征时,他在何应钦率领的黄埔军校教导团,在惠州粉碎陈炯明部将林虎包抄东征军的战役中立功,被提拔为营长。1927年3月下旬,何应钦率领的北伐东路军到达上海,鲍靖中又被提拔为中校团长,他的团驻防浦东。”

这段话里有很多常识性错误。

1、黄埔四期是1925年7月到1926年1月招生,1926年10月毕业。2、第一次东征是1925年2月到3月。

所以,鲍靖中根本不可能于1925年毕业于黄埔四期,黄埔四期名单里也没有鲍靖中这个人名。他也不可能参加东征并被提拔为营长。

退一步说,即便他是黄埔四期毕业,也不可能在1926年10月毕业短短半年之后就升为团长,这是常识问题。四一二时黄埔生当团长的固然有,但只是一、二期的寥寥数人。黄埔一期有个范汉杰,是广东大埔的,此时倒是贵为副师长,但他是黄埔生中的特例,因为他考入黄埔军校以前就是粤军的少将司令了。而著名的林彪元帅也是黄埔四期,但他此时仅仅是一个排长而已。

这一段证明,鲍靖中的简历内容胡说八道,一点不靠谱。

再看看这两段:

“离开第二师司令部,周恩来原想仍回到商务印书馆俱乐部的工人纠察队总指挥部指挥战斗,在途中得知国民党军队已将该大楼占领。为暂时避开敌人的追捕,他独自一人雇了一条小船,趁着夜黑渡过黄浦江,潜藏在较为偏僻平静的浦东贫民区,打算躲过这几天“白色恐怖”的高潮,然后再寻找机会离开上海。这里也是二十六军严密布控的重点,天一亮,周恩来即被该军第七团十余名士兵在一片棚户区搜捕,并被押送到一师七团团部。团长鲍靖中亲自出面审问,”

“周恩来被捕后,师部军官就如何处置周恩来发生了争论,副师长主张将其就地枪决,参谋长主张先行拘押,待请示过因病住院的师长薛岳之后,再作决定。师政治部代主任酆悌则保持沉默。”

按照文中说法,鲍靖中是国民党26军1师7团团长,而薛岳和酆悌分别是他的上级26军1师的师长和师政治部主任。

但是,作者再次犯了常识性错误。薛岳和酆悌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薛老虎是国军一级上将,酆悌是蒋介石13太保之一,两人的经历很多人都很熟悉。薛、酆当时是属于蒋介石嫡系部队1军的,分别任1军1师师长、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而不是什么26军。26军是原孙传芳的浙军,此时刚起义加入国民革命军不久,26军1师师长叫伍文渊。由于薛岳当时很左(他曾要求中共秘密逮捕蒋介石),蒋介石对他不放心,特意把他的部队调往京沪路去护路,后来干脆把他撤职,他怎么可能跑到浦东去驻扎呢?蒋介石当时想发动反共政变,因手下嫡系部队不干,只好动用26军,26军原是北洋军阀部队,思想落后,仇恨共产党,仇恨工农,当时又驻扎在上海。四一二政变就是白崇禧和26军加上青红帮联手进行的。

鲍靖中跟酆悌不可分,因为鲍靖中的名字最初好像就是从一篇回忆酆悌的文章中出现的。于是现在出现了一个悖论:如果鲍靖中是26军的,就不可能跟酆悌有什么关系,那么这篇文章起根就是编造的;如果鲍靖中是1军的,就不可能作为当事人参与逮捕周恩来的行动。

所以,结论出来了:这篇文章中关于周恩来第二次被捕的情节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是作者出于某种目的编造出来的。这个目的就是要丑化周恩来:在革命的关键时候,他身为中央领导人,抛弃手中的工作,独自逃跑,又被敌人抓住,狼狈不堪,只是在两个好心的国军军官的怜悯下才侥幸逃脱。可惜,编造者手段太拙劣,漏洞百出。

附带说一句:中共史学权威金冲及主编的《周恩来传》,只介绍了周恩来第一次被捕情况,而没有所谓的第二次被捕事件,因为这次被捕子虚乌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