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根据中国官方公开消息称,解放军女专家唐雪梅在“武器装备小子样试验分析与评估”和“导弹攻防体系对抗”以及“陆军武器装备综合仿真”三个领域的研究居国内领先,特别是“陆军武器装备综合仿真”系统,使复杂的陆军武器装备全部建立数字化仿真模型,在军演中可以实时看到地面突击分队的作战范围及效能,可反复推演到单兵武器性能及战损情况,整个演习过程还能复盘讨论。节省了大量经费,对我军武器装备战术技术性能和作战效能评估起到重大推动作用。她经常被请到海军、空军、二炮和总装的基地、院校,为领导、武器装备专家讲课,

唐雪梅每干一个项目,都尽量追求新高度,取得新突破。她完成的《某导弹攻防对抗能力与技术》研究项目,按计划只需完成弹道仿真就行了,但唐雪梅觉得应该有更大的突破,又着眼反导系统的作战过程,在国内首次建立了体系对抗下评估导弹攻防对抗能力后套概率模型,设计了地地导弹反拦截再入实时机动飞行控制方案。这些成果为地地导弹实防技术和战术方案的选择、反导系统的反导能力和预警能力的评估和发展将发挥重要作用,为进行军兵种协同作战提供了科学依据。该成果获得了全军科技进步成果一等奖。(此段指DF-31A洲际导弹已经进行过数字化导弹攻防演练,具备突破NMD系统能力)

戈壁深处硝烟四起,指挥大厅数据奔流。

盛夏时节,京城北郊,某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内,敌情突如其来。炮兵阵地接到指示:“正前方50公里处敌军一个坦克群正向我军运动,命你迅速歼敌!”

键盘轻击,荧屏闪烁,数据源源流出:“使用阵地炮群发起一波攻击,30枚火箭弹齐射,可全歼目标。”

千里之外,实兵实装对抗在戈壁深处展开。一波攻击过后,实际战况与仿真结果完全吻合。

组织仿真推演的“导演”名叫唐雪梅,是总装某研究所研究员,同时,她也是这座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责任专家。

中国已拥有反导能力 DF-31可突破NMD系统

胸怀报国志方寸践诺言

“战争离我们很近,我们离打赢有多远?”这个问题让唐雪梅如芒刺在背,不敢有丝毫懈怠。决意研发装备体系研究推演系统,也正是基于这一思考,这一系统不仅能对装备作战效能进行评估,还可对战场态势进行实时仿真。

未来战争是高度透明的信息化战争,唐雪梅认为,仿真推演要“求真”,就应当面向未来战争特点,采取定性定量相结合的分析方法。

唐雪梅介绍说,“战斗中的每一秒,各兵种处在什么位置、有什么动作,每台装备在战场中的表现,敌我双方损伤情况,都有详细数据,而且演习过程中可以随时暂停,由红蓝双方讨论修改作战方案,还可以悔棋、复盘。”

应邀前来观摩仿真推演的军内外院士、专家连声赞叹:“毫无疑问,这套系统的问世将为陆军武器装备加快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提供新的平台。”

我国早期的导弹定型试验,采用的是传统方法,一次定型要试射十几枚。数千万乃至上亿元一枚的“宝贝弹”,打得科研人员直心疼。为此,唐雪梅把目光转向了把小子样理论引入新型导弹定型试验区域。

小子样理论,就是在现场试验量较少的情况下,通过利用各种信息进行试验分析与评估的理论。应用小子样理论,可以减少试验次数,缩短研制周期,节约大笔经费。

为解决这一现状,唐雪梅把自己扎实的数学功底与先进的试验理论相结合,创造性地提出了一整套小子样试验分析与评估技术。应用该技术后,某型战略导弹定型,仅试射3枚导弹,就达到了传统试验方法发射15枚的效果,节约经费数亿元;某型战术导弹定型,减少发射试验10次,新型导弹提前一年列装部队。

不见硝烟的实验室并不平静,未来战场的风云变幻已在这里提前上演。

中国已拥有反导能力 DF-31可突破NMD系统

再攀新高峰赏我英雄胆

有一年,总部决定将一项复杂电磁环境下作战仿真课题赋予研究所由唐雪梅牵头研究。如何定量描述复杂电磁环境,让仿真系统更贴近实战、更符合信息化战争要求,国内还没有成熟经验可供借鉴。

唐雪梅提出,在大型分布式仿真技术的基础上,开展多层次建模与仿真技术的研究,实现大规模体系对抗仿真,确保仿真更符合实战需求。在她的带领下,“复杂电磁环境下防空兵作战仿真系统”成功研制。通过该系统,可对陆战场复杂电磁环境进行定量描述和建模,评估防空兵在复杂电磁环境下的效能,对防空兵实兵演练科目进行优化。

那年,唐雪梅带领的课题组承担了我军信息化建设某重点工程仿真试验任务。为了提高仿真质量,她想在试验中启用新的更加适合未来信息化体系作战的仿真软件。但应用新软件,有技术风险,国内还没有先例。而这项重点工程是军委决策的项目,时间紧、任务重,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不光个人要受处分,还会砸了单位的牌子。

“难”字当头,唐雪梅临危不惧。她和同事们克服新型软件技术封锁严、参考资料少等困难,成功搭建起陆军规模最大的装备体系对抗仿真试验评估系统,该系统能够最大限度地真实反映和检验信息化条件下的装备作战效能,得到了总部机关的充分肯定。

作为一名女同志,工作中她还时常遇到特殊考验。1993年,唐雪梅奉命承担某重点型号试验任务。那时,她的女儿才6个月大。为了不耽误工作,她专门请了位保姆,带着孩子出征试验场。孩子奶水不够吃,饿得直哭。想蒸碗鸡蛋羹,可部队试验场的大食堂连口小锅都没有,只能上大灶蒸。结果,锅盖上的水全都流进碗里,鸡蛋羹变成了糊糊。唐雪梅只好自己把食物嚼碎,含泪喂给嗷嗷待哺的孩子。

苦,忍着;累,担着;责任使命,扛着。的确,退缩不是唐雪梅的性格。

永葆兵本色带出群英团

朴实无华的唐雪梅,也曾经历过“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惬意,30岁评上国防科技大学副教授,年纪轻轻就成为国内小子样理论研究领域的“翘楚”。但她也品尝过“板凳要坐十年冷”的滋味,刚调到研究所时,由于专业不对口,没有科研平台、没有项目任务,成了一员“闲人”。她一连两年,每天泡在图书馆查资料、记笔记,不懂专业,就从头学起;没有课题,就先储备知识。

1996年冬,一位俄罗斯专家应邀来研究所讲学。唐雪梅在讲座上提出的几个问题,让这位专家对我国的小子样理论研究领域另眼相看。这次“奇遇”,让唐雪梅找到了将小子样理论应用于武器装备仿真论证评估的科研工作发力点,很快成为了研究所的“顶梁柱”。2005年,她被调到了研究所仿真研究室担任主任,那时的所里科研项目少、课题牵引不足。在“复杂电磁环境下仿真系统研究”上,唐雪梅通过引进人才、联合国内优势单位组成课题组,迅速扭转了研究室落后的局势,推动体系仿真研究在短短一年内奋力实现了“V”形反转。

仿真室的旗号打响了,科研任务越来越多,原来流散到其他研究室的科研人员渐渐聚拢。可就在此时,唐雪梅却主动找到所领导,请辞室主任一职,原因是组织交给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所党委尊重她的意见,安排她担任了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责任专家。

如今,尽管唐雪梅已经不担任研究室领导,但室里的同志有个大事小情总爱跑到她办公室聊聊。他们说,唐研究员既是我们学术上的老师,更是生活中的大姐。

瞄准打赢搞科研,让唐雪梅不断取得新突破。在某型导弹攻防课题中,上级尚未赋予该所相关科研课题,唐雪梅就主动搜集资料,展开预先研究。在整个科研团队的努力下,该课题作为重点项目最终被争取下来。经过三年多锲而不舍的攻关,唐雪梅带领课题组做了大量建模、仿真和试验,成功建立攻防对抗模型,为提高新型导弹的突防能力、进行军兵种协同作战提供了科学依据。此外,唐雪梅研究出的新型导弹实时机动控制方案,成功应用于导弹科研活动,为提高导弹突防能力、评估反导系统反导能力和预警能力发挥了重要作用。最终,该项目获全军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全军导弹攻防对抗研究领域的首个一等奖。

“她所带领的科研团队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二等奖8项……”走近唐雪梅,人们看到的不仅是一枝梅花凌寒独自开,而是满树梅花正姹紫嫣红、迎春怒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