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岁月》首发式上的激动与感动

《战火岁月》首发式上的激动与感动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文集《战火岁月》盛装面世了!2012年1月7日,来自北京、上海、山西、陕西、甘肃、四川、云南、贵州、广东、广西、福建、湖南、安徽、河南、江西以及湖北等十六个省、市、自治区的参战老战士、老首长、老军工、烈士家属,以及热心老兵事业的社会人士、企业老总、党政领导、宣传媒体近两百人齐聚湖北省孝感市,在合一湖阳光度假村隆重举行首发仪式。虽然大多是陌生面孔,但并不因此影响彼此的攀谈、交流,恰恰相反,欢声笑语不断、倍感亲切无比,好不舒怀惬意!

激动之心难以言表

会议开始,我的心就触电般地受到强烈震撼。屏幕上不断出现我们40个作者参战时期的军装照片,在背景音乐的作用下,猛然间将我带到了33年前那刻骨铭心的炮火纷飞年代。我看到这些老照片,听到这充满悲壮的音乐,仿佛看到这些人不是我们活生生的作者,而是已长眠在祖国南疆为国捐躯的战友。此时此刻,我的心沮丧到了极点。紧接着,播放电影《高山下的花环》,那刻印在心灵的场景又重现在我的面前。当看到一个战士倒下时,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恸,泪水似泉水般奔涌而出。坐在我身旁的一位女士,深深同情、理解我此刻的心情,轻声无语地向我递过纸巾,我竟然用了两张纸巾才将泪水擦净。擦干泪水之余,我在默默地问自己,是感触至深还是意志脆弱?同样的感触战友们不都经历过了吗?为什么他们表现坚强,而自己就这么脆弱呢?!我在暗暗地骂自己:你是个懦夫!

是的,我不但情感脆弱,而且倔犟,心理调节能力差。会议很快进入了作者自我介绍议程,我仍未能从悲痛之中摆脱,以至于在接过话筒后,脑子一片空白,不知从何说起,出现了令人尴尬的局面。实际上,我事前已打好了这样的腹稿:

“我叫×××,湖北省××县人。1954年9月出生,1973年12月应征入伍,服役于原43军127师380团。1979年随部队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1980年1月退出现役,被安置在家乡镇政府工作,2001年底退居二线,2005年3月,乡镇精兵简政“自愿”退休至今。

“今天,我看到许多朝气蓬勃的年青后生,带着对老兵的深情来到我们会场,心里由衷地高兴。我想对你们说:我真羡慕你们。时光不能倒退,我羡慕你们年青,更羡慕你们生长在今天的幸福社会里,衰叹于五十年代来到这个命运多舛世界的我们。

“不是吗?在我们童年身体发育的时代,吃不饱肚子。我清楚记得,1960年,我父母把最好的食物留着我吃,你们不会想到最好的食物居然是细糠吧?放在嘴里难以咽下,吞到肚里难以排出。大便来了非得趴在地上让奶奶、父母亲用作掏耳屎的玩意儿向外一点一点地掏,哪有营养可言!

“在少年增长知识的年代,恰逢世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不说老师被批斗或在“闹革命”,甚至连课本都没有,以致于我们这代人基本处于半文盲状态。没有知识的人是最可怜的人,哪有幸福生活?更谈不上为国家、为民族作奉献。

“在人生最美好的青年时代,却“有幸”地遇上了令人类恐惧的战争。有了那个刻骨铭心的经历,真是终身魂牵梦萦。我在为这本《战火岁月》写稿时,当回忆那段缠绕心际的历程,曾几度落泪,仍十指不停地敲击键盘,任凭泪水流淌。老伴在一旁见了,深深懂得我的心,轻轻地为我擦拭泪水,唯恐惊扰了我,而此时正是我创作灵感崩发之时,非得一口气将一段故事写完不可。

“在年富力壮的中年时代,完全有条件为国家、为社会做点贡献,可地方党组织为了回避“精兵简政”,使出损招,硬是让我们“自愿”退休;而没有工作的同龄人,打工没人要,挣钱没处所,生活举步唯艰。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转眼间我们进入了老年时代。按国家相关政策,我们这些参战老兵(当然不包含我)应当享受的待遇,在全国大部地区都不能得到执行,仅凭中央给的250元补贴,能安享晚年吗?难道参战老兵真的是二百五?!青年时代在流血,老年时代在流泪啊!

“为此,今天我最想对你们说的是,希望你们一如继往地支持、帮助老兵,特别是帮助罹患疾病、生活困难的老兵和贫困烈属,尽各自最大努力,向社会发出强烈的呼吁:关注、关心、关爱参战老兵和烈属,让他们安度余生!”

我真是没用,这些心里话我竟然没能说出。也正因为如此,我特撰写此文。

他(她)们的事迹深深地感动了我

出席首发仪式的参战老兵中,竟然有两位是中央军委授予的“全国战斗英雄”称号的英雄——候满厚、刘志军。还有一位巾帼英雄(我是这样认为)——席娟。他(她)们的英雄事迹深深感染着与会中的每一个人。

会议进入重点发言,首先是由爆破英雄候满厚发言。候满厚是129师385团战士,在1979年2月17日的对越作战中,凭着勇敢、智慧和坚毅,仅用30分钟时间,成功炸毁敌人4个地堡,为部队夺取胜利立下了不朽功勋。

接着,席娟作了发言。对越作战她是最早介入那场战争的人。在我们还没有接到中央军委的作战命令之前,她早已在越南隐蔽战线开始了她的特殊战斗。由于涉及国家机密,对那场特殊的战斗她没有作过多讲述,我们表示理解。她到过13个国家,为安全起见,她用“席娟”作为第三个名字,喻意“席卷全球”,得到了国家相关部门的批准。

英雄刘志军是历经百练的特种兵,对越作战时深入敌后侦察,立下赫赫战功。由于时间和便于保密的原因,刘志军没有发言,但与会人员仍然向他投去钦佩的目光。

两位参战老兵的精彩发言,不断传出阵阵掌声。这掌声是赞赏,是共鸣,是对英雄的敬仰!只是因为他(她)们的讲述,语句太精彩,事迹太动人。说实话,这些掌声大多由我发起,有两次经我发起的掌声对我印象最深:一是当候满厚讲到他投入到敌人地堡中的爆破筒被敌人迅速顶出后,他临危不乱,运用所学军事技能,适时地掌握爆破时点,拉开爆破筒引信后,暗自读秒:一、二、三、四…时;二是当席娟讲到她为社会大做善事,一人供养42个孤儿时,我情不自禁地发起了掌声,这两次掌声象雷鸣,似涛吼,经久不息,使会议在不知不觉中进入高潮。

我敬佩席娟,不但因为她是隐蔽战线的女中豪杰,更是因为我崇敬她的品行:她托孤济困,终身不嫁(爱人在对越作战中牺牲),对烈士家属有深厚的情谊。我所赞赏她的终身不嫁,不是宣扬从一而终的封建思想,而是赞赏她对人感情的专一、执着。在当今社会离婚率不断攀高的现实下,这是对我民族传统美德的继承和弘扬,是对婚姻不负责任的无形鞭挞!

这次孝感之行令我为之感动的还有,来自遥远的云南文山参战军工夫妇和甘肃省 的爱心大姐苗新星,怀着一颗对参战老兵赤诚的之心,不远数千里前来与会,实为可钦可敬!

现在看来,我的孝感之行是不错的选择。不但开拓了视野,而且结认了许多同一战壕的战友,真是一举两得,受益匪浅!值得一提的是,我还有幸地在份外受到余主编和胡主编分别在《战火岁月》、《魂系木棉花》一书的菲页上签名赠书。看他俩给我留下的“墨宝”,我发出感慨:余总挥洒自如,似有大将风度;胡总刚劲有力,更有书法家的洒脱。

写到这儿,我要对没能参加这次盛会的战友们说:遗憾啊,遗憾!

2012.01.09.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