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裸聊他要给我买空调——网恋日记13

上接[原创]女博士色情相亲记(下)--网恋日记12





这个礼拜的双休被取消了。原因有二:一是临近期末考试,校领导认为学生们需要临阵磨枪;二是找补上周三天元旦假期——老共就是会精打细算。

更悲催的是,所代班级有两位主课老师告假,经教务主任人性化协调,我老人家变成了一匹骆驼,两天的课时差不多都驼在我身上了,星期天上午更是四节课都在同一个班级。


勉强上完三节英文课,老师自是理屈辞穷,学生们也对这张连续出现的面孔深恶痛绝。为安抚他们,我决定第四节课不安排学习内容,专门用于东拉西扯。


扯什么呢?中学生现在都颇有思想,为谨防空谈误国,我决定选择一个浅显而愉悦的话题——过年。


M县是个劳动力输出地,每年都有大量成人外出打工,学生们多数处身留守家庭。过年是亲人们回来团聚的日子,他们有充分的理由高兴。而且我自己孩提时代就喜欢年节,它单纯意味着走亲串友花炮美食还有压岁钱,推己及人,学生们也不会例外。


然而结果出乎意料。全班竟有四分之三的学生表示不喜欢过年。另外的四分之一里的一部分喜欢的只是不用上课,对年节的感觉颇为迟钝。

更令人惊讶的是,有些学生根本就排斥父母回家。因我不是班主任,平时也算平易近人,他们愿意告诉我实情——有的说父母回来就不能随意泡网吧玩游戏,也有自知平时表现有不尽人意、不服爷奶管束之事,怕父母回来算总账。但是其中一个女孩子谈到这个话题时,竟然泪盈于睫,叙述时泣不成声——她父母双双回来的目的,是正式办理离婚手续。


这应该算是留守家庭特有的现象。有些家庭夫妻双双离家打工,但并非在同一所城市。聚少离多,生活上情感上衍生出一些问题,加上意志不坚定抗击打能力弱,他们通常的解决方式是。。。解散。


她的悲情倾诉,却招来一些学生的嘲笑。他们说离婚就离婚呗,又不是活不下去——数数看,班里父母外出的,有几对父母还没离?有个会说话的学生安慰她道:“某老师(指我)也离婚啦,她都没觉得丢人,你哭什么呀。”这话招来班级里一片嘘声和窃笑。我努力端住,强撑笑脸继续主持这场座谈会,引导着不要过于跑偏。熬到放学,感觉脸上的肌肉都酸了。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想到那么多离家在外的人,为着眼前这一张张年轻稚嫩的脸而归心似箭,只感到伤感、寒心。可是,孩子们有什么错?又是谁,造成了当前这讥讽尴尬的局面?


回到办公室,见几个同事正一脸愤慨交谈着:却原来小郑老师新从会计那儿得来的消息,今年过年的福利卑微的可怜,一百元钱一大关。这还不算,因为种种原因,用于浮动的百分之三十绩效工资要到年后开学才结算。这对教师们来说,可是个意外的打击,虽只是区区几千元,却是很多人预备拿来应付过年的闲余。


小郭气愤起来就赤红了脸,两只胳膊摆来摆去,像个急着找窝下蛋的母鸡:“咋办?我家年前年后庆寿结婚的好几出,都是近亲,都就指望着绩效工资,现在,这钱哪儿出呐?”她说话时直看着我,我就随大流附和道:“是啊是啊,这钱要是不发,我就不能和儿子一起过年了。”小郭啪拍了一下手说:“你别装,你跟我们可不一样,你有奥七大老板撑腰,几千块钱小意思啦!”我没想到她会这样口不择言,一时搭不上话来。脸上就挂不住了,又不好跟她翻脸。其余几个同事假装没听见,溜溜藏藏走了。


只剩下我们俩,我正色对小郭说:“那人不管他奥七奥八,跟我不过普通朋友,当时也是为帮你才找他来。人家帮忙,我有面子你得方便,咱们都该感恩。至于他有钱没钱,跟我可没关系,请你以后别跟到处跟人胡说,我还要嫁人呢!”话说到这份儿上,小郭肯定要白话一顿的:“真不是我说什么来的,那天学校好几个人都看到他拉你上车——怪你自己,明知道在咱学校,还跟他那么亲昵。”我辩解道:“他要走呢,要回B市呢,路堵着走不掉,他在这人生地不熟,当然要找我这唯一的熟人了------车在学校停着,一圈子人,我们能做什么亲昵的事儿来?”


小郭显然并不信。她换了一副诚挚的口吻继续套我:“其实你也别撇清了,找他,也不委屈你。他人长得不错嘛,年龄跟你也配,还有钱。虽然你还算年轻,但别忘了‘好花不常开’,再挑挑拣拣,过几年,人老珠黄了,只有被挑拣的份儿。”

我尽量小心谨慎应对她:“你的意思,是鼓励我给人家做小三?那种破坏别人家庭的事儿,我才不干呢!”——其实心里想说,我倒是有心情搞破坏,也得有破坏的条件不是?我和他,只是彼此的一点业余罗曼史,每一次都可能是最后一次,又不是什么稳固的关系。

小郭几乎是难以察觉的点头,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又掉进了她挖好的坑里:关于我和他,私下里早已被小郭们一审二审并终审判决,无论我说什么,都是欲盖弥彰、越描越黑,他们既认定了我和章小云有猫腻,即便把章小云阉了也没法翻案。他们拿不准的只是我当下扮演的角色位置,现在倒好,我等于承认自己和一个有妇之夫不清白——小郭真是OL的典型,一个不动声色的政治家!


偏偏这时手机响了,偏偏正巧是章小云的号码。这家伙已经消失将近半月了,这时打来真他妈应景。我看了小郭一眼,这娘们平时下班就着急忙慌回家,今天却能沉住气,慢条斯理拾掇办公桌上的东西。我犹豫了一下,如果在她面前不接,好像我做贼心虚似的——今儿我就正大光明接了,她又能怎么着!怕了她?……关键她也不知道谁打来的不是?


接通后喂一声,没听到人声回应,却有轻微的擦刮之声。我没好气的挂断了,对小郭说:“可能打错了。”手机收进包里打算离开,又响了,接听后仍然是那声音,更大了,像是抓挠声夹杂着沉重的喘息,又像什么东西在咬啮着什么,神秘,又有些诡异吓人。我忽然一凛:莫不是章小云遇到什么危险?电光火花的瞬间,我想到两个场景:一是《简爱》里罗切斯特阁楼上的疯女人,正掐着章小云的脖子咬他的肉;二是章小云此时是电视剧里心脏病突发又找不到药物的病人,如一条砧板上抠了腮的活鱼,扑腾着苟延残喘呢。


一着急我也顾不上旁观的小郭了,对着手机叫:“章小云你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说话别吓我!”

忽听话筒里传来他的笑声:“看不出来,你还没完全丧尽天良,知道关心我一点,放心,我……”这可恶的家伙!我一口气松下来,就没心情听他哇啦些什么了,赶紧扭头看小郭。我的神情一定像个被当场捉住的贼,小郭满脸大慈大悲的无所谓。然而她的眼珠子转来转去,颇似学生背诵英语单词……我知道,她回头一定又会到处学舌……我几乎麻木的再次把手机放在耳边,眼睛斜瞥着勤学善记的小郭从我身边走过,一路哼唱着:“欢喜欢喜中国年,五谷丰登笑开颜……”


我:“刚才什么声音那么恐怖?还以为你他妈的要挂了。”

章小云吃吃笑:“老师也说粗话——是宝贝呀,一条沙皮狗。”

我:“哪来的沙皮狗?”

章小云说:“废话,我再大本事,也生不出一个满脸褶子的怪物,当然它是狗娘养的啦!”

他这样说话,自然心情不错。我却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你个王八蛋,干嘛又删我号?”

“我没有呀!删了号还能给你打电话?”

“我说QQ啦,你动不动删掉我什么意思?”

“啧啧,难得你居然发现到这一点。我是觉得,列表里挂着你,没意思。从来你不主动跟我说一句话,他妈的还从来不隐身装死,就那么明晃晃挂着不理人,存心给我难看。明目张胆眼里没我,要你这女人干嘛?”

真是出乎意料,我从没想过,**跋扈的章小云会有自卑的一面。

……心里竟然有一丝得意。

“既然不要我,干嘛还打我电话?”我尽量装出冷淡的口吻。

“还说电话呢!你看看自己的通话记录,从来,可曾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可有一个短信?睡了几次爽了几次,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哇!”

——居然有这样声讨淫妇的奸夫,我且!

“你有老婆呀?万一我打过去被她发现,不是给你惹事吗?”

“我在B市她在S市,发现个屁呀。”

“那,万一被你豢养的小三小四发现了也不好呀!”忽然感觉到章小云其实是在乎我的,这个意外发现颇能令人窃喜一把。

“很爽是吧?”他好像能看出我心思,所以丫来了个蹩脚的反扑:“你个妖女,上次陷害我不算,还偷我钱,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大笑:“省省吧老大,我已经手下留情啦。下次再犯我手里,一定给你洗劫一空——连内裤都不给你留一条,让你光着打电话向老婆求助。”

他也笑:“我的钱虽然没数,不过也知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没多拿。还把我洗劫一空呢,看我……”(儿童不宜,省略。)

……

因着他的电话,我一下午心情都分外好。一面心里又诧异着,为这么点事儿高兴算什么呢?他算不得我的什么人,充其量就一男人,小小给了我一个好脸,怎么就跟条狗似的,摇头摆尾起来?


我提醒自己,一定要低调,得瑟就会出糗。然而在办公室,在小郭假装漫不经心的偷窥下,才怎么表现都是不对的。高兴自然要藏起来的,但是也不能表现出沮丧,不然她又该猜想到什么精彩的剧情了。


忽然发现了什么叫江湖险恶——人与人之间,种种莫名其妙的敌意和设防。


比较之下,还是和学生在一起安全。

人在心情好的时候,做事自然轻松,上课也比平时有趣味,我简直是妙语连珠,惹得同学们笑声不断。

高大的学生A欺负另一弱小学生B,我恐吓A说,下次他再敢对B动手,他打B一下,我还打他十下。

说这话时,并无任何幽默的因素。可仍然有很多学生发笑,我诧异起来,怀疑自己脸上沾了粉笔灰,就用手背去擦。擦来擦去,果真擦了个大花脸。

我绷起脸儿——还不知自己是花脸,这就更加可笑——问学生到底笑什么,一个学生站来,掰着手指跟我计算:“老师,你说如果A敢打B一下,你就打B十下,那么B就要挨十一下啦。”学生们哄堂大笑。

我放心了,说:“原来这样。不过说错一句话而已,你们这么笑,我还以为脸上染了粉笔。”

学生们笑的更欢了,七嘴八舌说:“先前没有,不知为什么,后来你老往脸上抹呀抹呀……”

……


晚上上网,打开QQ就接到章小云的好友请求,刚加上,他立刻发来视频请求。

看到他的脸,我吓一跳。没想到,他会伤这么重。过了这么多天,脸上还有一些淤痕。

可是,也难说会影响大局,却令他看起来,增添了一些沧桑之感,那是更其成熟的风韵——男人的脸真经得起折腾,女人有这些宛然伤痕,一定是毁容的感觉。

不过呢,冬天天冷,伤破的皮肤自然复原很慢。

正在替他宽慰,他发来一个字:“脱!”

回复:“有本事你脱”——大冷的天,又不是疯了!

他把镜头下移,依次看到他的脖颈,喉结,胸毛……靠,丫居然裸着!


我:果真欲火中烧了你,也不怕感冒

他:有空调呀,笨笨

我:可我没开空调呀

他:我想看你

我:我不想兜售冻肉

他居然发来这么一句话:

“我给你买空调。”


——我是说没开空调,而非没有空调。这小子不识字?

当然我不会给他指正。


我:(色表情)好啊,最喜欢人家给我买东西了

他:真的,过几天我看你去,给你钱买台空调。上网没空调怎么行


我把镜头调整一下,因为我的视频正对着装了空调的那面墙。

奇怪,他真没看见?

他来过我家,难道没发现我有空调?

这人装傻呢还是故意试探我?还是上次的一顿胖揍,脑子被格式化啦?


相关阅读:[原创]纵情狂欢一夜之后 把我丢公寓他走了[原创]网恋日记2 离婚女人就像破产公司

[原创]网恋日记3

[原创]网恋日记4 我被情人强暴

[原创]网恋日记5 初会网友说他有艾滋

[原创]网恋日记6血色拥吻

[原创]网恋日记7和色男吃饭竟被逼买单

[原创]网恋日记8深夜坐守被胖揍的情人

[原创]网恋日记9情人试图染指我闺蜜

[原创]A罩杯的女人伤不起--网恋日记10

[原创]女博士色情相亲记(上)--网恋日记11

本文内容于 2012/1/11 9:39:34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很多遐想空间嘛~~耶~顶~~期待后续~~

有没有用心阅读呀,充其量才2.5,没到3呢~

 以下是引用浪子虚名 在第19楼的发言:
感觉是一个乡村女教师当小三后的幸福体验。


 以下是引用在路上11 在第18楼的发言:
网友的意见很重要,是要把故事和生活好好揉一揉了,就像你们北方揉面、包饺子样,不能馅是馅、皮是皮,水一煮就散了。。。

 以下是引用在路上11 在第18楼的发言:
网友的意见很重要,是要把故事和生活好好揉一揉了,就像你们北方揉面、包饺子样,不能馅是馅、皮是皮,水一煮就散了。。。

正话和反话都给打赏了,二位打一架得了~


“我提醒自己,一定要低调,得瑟就会出糗。然而在办公室,在小郭假装漫不经心的偷窥下,才怎么表现都是不对的。高兴自然要藏起来的,但是也不能表现出沮丧,不然她又该猜想到什么精彩的剧情了”——请注意运用墨菲定律来计划自己的生活,^_^

看来花木兰真的不是传说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