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齐泯王末期,燕、秦、楚三国联合,各派精锐部队讨伐齐国,在济西打败了齐军,攻城七十余座。在这种情况下,泯王四处躲藏疲于奔命,却还是被当时已做了齐相国的大将军淖齿给杀了。之后,淖齿又与燕国共同分享了齐国的土地、财宝及所有贵重物品。


泯王被杀后,他的儿子法章唯恐淖齿斩草除根,于是乔装改扮,更名换姓,逃到了莒地(齐国被攻占后仅剩下的两座城市之一)。并偷偷地跑到莒城太史敫(jiao三声)家里当了佣人,隐藏下来。


太史家有个女儿,长得漂亮,也极其伶俐懂得事理。这进进出出的,法章就与太史的女儿混了个脸儿熟。姑娘看法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那可真叫气宇非凡呀!她感到很惊奇:佣人之中尚有这般气质之人?此人绝非等闲之辈,可惜啊,他怎么能在这儿当佣人呢?


这究竟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呢,还是一见钟情,恐怕只有小姐才知道吧。反正史家小姐是既欣赏法章的高贵气质,又怜悯他。她心里总惦记着他,经常在暗地里给这个小伙子送衣服、食物之类的东西。


本来国家就已经名存实亡了,莒地就和一座孤岛差不多。太史心烦意乱,整天为自己的前途和命运担忧,哪还顾得上儿女们的事呢?再说了,太史敫家大业大的,日常的一些琐事由总管和下人操持就够了,女儿的事他更不必过问,只要她是安全的,一切都妥了。


要不有句话叫做“灯下黑”呢,越是自己身边的事,越容易忽略。何况敫家小姐聪明颖悟,非一般人等,那可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有胆有略,巾帼不让须眉的未来的女政治家呀!她做事一向缜密,自然不会被她的父亲发现。这一来二往的,小姐对落魄公子又是眉目传情的,又呵护有加,小伙子是满心欢喜,爱上了眼前这个奇女子。况且自己又没啥条件,遇到这样好的事儿,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后来,二人在难舍难分的情况下,便私定了终身。


再说淖齿把人也给杀了,财产、土地也瓜分到手了,呵呵,就差胡牌了,他料理完自己的事儿,就美滋滋地离开了莒城。莒城的人看“阎王爷”淖齿走了,也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就像没娘的孩儿一样,受尽了屈辱。他们自发的与齐国逃亡的臣、民汇聚在一起,商量并到处寻找泯王下落不明的儿子,齐心想立他为齐国的国君。


法章就在莒人的眼皮子底下,当然早就听说了人们正在找他这件事。可是时下这种动荡不安的局面,他不敢相信任何人。他担心万一证明自己身份的话,极可能被杀掉,那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因此,他打定主意继续隐藏下去,反正有吃有喝的,还不耽误谈恋爱,静观其变吧。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观察那些寻找他下落的人,急得团团转,确实对他家忠心不二,想救国家于危难之中,他才敢站出来承认自己是泯王的儿子。大家一致拥立法章做齐王,这就是史上的齐襄王。然后,齐国人向各地发出公告宣布:“齐王已经在莒城登位”了。


齐襄王登基以后,他没有忘记太史女儿对他的恩情,以及他们笃深的恋情。襄王立她为王后,即历史上闻名的君王后。君王后生了一个儿子建。但是,太史对这桩婚事却一百二十分的不满意。即使女婿是万人之上的一国之君,他也仍顽固地坚持自己的看法:“女子不经媒人提亲说合,成何体统?咳,真是家门不幸啊!她背地里与人私定终身,玷污了我的家风,我权当没有这个女儿,永远不要让我看见她!”


父亲放下的狠话使得君王后十分难过,她想,老父亲您哪能因为我自由恋爱就不认您的女儿呢?我有什么错,当初,虽然不晓得他就是未来的齐君,但起码认为他是个能干大事业的优秀青年。那个时候也多亏了我在王身边鼓励他,帮他度过难关。于国,我也算是有贡献的人;于家,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儿呀;于己,我自己选的老公,年龄相仿,互相爱慕,有利于家庭和谐。您老人家怎么就死心眼儿呢?而且事实也证明,君王登位以后,他也没有忘记我,做为一介女流我何所求呢?


太史可不这么想,他既传统,脾气又挺倔,并且说到做到,执意终身不见君王后。王后尽管心里不是滋味儿,但她非常贤惠,并不因为老父亲拒绝见她,就耿耿于怀,埋怨责怪长辈,甚至没有因此而丢失做子女的礼节。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恪守自己做女儿的那份孝道。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今天的孩子们身上,又会如何对待这样的父亲呢?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