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大个子新兵的“麻烦事”


特别报道:大个子新兵的“麻烦事”


倪清鹏的特制铁床比其它床长出一截


新兵倪清鹏入伍到江苏边防总队新兵团,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原因就是他的个子太高了,2.01米的个头,这给新兵团的后勤保障和训练工作带来许多难题。


倪清鹏刚到军营的第一天晚上,麻烦就找上门来。原来,宿舍里的铁床长度一米九,小倪就是半躺着,双脚也早已顶到了床头。“总不能让倪清鹏翘着双腿睡觉吧?”班长邹小龙看着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倪清鹏,右手不知不觉地挠起了头皮。最后没办法,只好让小倪睡在地板上将就一晚上。为了防止地上太凉,邹班长特意给小倪增加了两床垫被。不料,当小倪脱了衣服盖上被子时,因为被子不够长,两只脚全都露在了被子外面。邹班长一看,乐了:“赵本山在小品里说范伟是‘两头堵’,你倒好,两头露!”随即,邹班长又找来了一床被子加盖在倪清鹏的身上。看着班长为自己忙来忙去,倪清鹏有点过意不去了,对班长说道:“班长,我给你添麻烦了!”“没事,”邹班长爽快地回答说,“要知道,你可是我们新兵团的‘姚明’啊,有了你,我们班一定会成为全团的焦点!”听到这话,倪清鹏开心地笑了。


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倪清鹏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在担心:今后总不能天天睡地板吧?让倪清鹏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倪清鹏的铁床就被搬了出去。几个小时后,铁床又被搬了进来,只是铁床被焊接加长到了两米四,床板也随着加长了。兴奋的倪清鹏还没等铺上垫被,连忙躺到了床板上。嘿,太合适了,再也不嫌铁床短了。


倪清鹏是新兵团最高的新兵。入伍前,小倪的父母对儿子训练吃苦并不担心,他们清楚,儿子在体校学的是篮球专业,还获得过第17届江苏省运动会第6名,训练中的那点苦头应该不在话下。但有一样他们却一直放心不下――小倪这么高的身材,到了部队后能穿得好、睡得好吗?要知道,小倪在家时,穿的衣服、睡的大床都是定制的,可到了军营怎么办哪,部队总不会为了一个新兵而去市场上定做这些吧?


小倪父母的担心不无道理。这不,小倪人还未到军营,麻烦就来了。眼看旁边的新战友们都穿上了比较合身的迷彩军装,自己的军装却小了好几号。调整了大半天,最终衣服还是短了一截。衣服嫌短能凑合,可没有48码的军鞋就没法凑合了,用小倪的话说,那真是“穿小鞋的滋味可不好受啊!”最后连接兵干部也没辙了,只好让小倪穿着自己的篮球鞋到部队报到。


江苏边防总队后勤部夏军部长得知新兵团来了个大个子新兵后,特意安排军需部门做好倪清鹏的相关保障工作。为了给倪清鹏找到合适的衣服和鞋子,后勤工作人员亲赴后勤基地,花费了半天时间,翻遍了整个仓库,也未能找到满意的衣服和鞋子,军需卫生处副处长周天直叹息:“唉,真是‘鞋’到用时方恨少啊!”怎么办?他们随后又拨打了十多个电话,向兄弟单位求助。功夫不负有心人,驻地另一家部队传来喜讯,帮忙找到了48码的作训鞋和保暖皮鞋。“太好了!”接到电话,周天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他们立即安排专车,将鞋子送到了倪清鹏的手中。同时,他们又找到了驻地一家服装厂,邀请专人来到部队,为倪清鹏量体裁衣,定做了特大号军装,让他穿上满意的服装。


衣服问题解决了,倪清鹏又在训练场上闹出了不少笑话。队列训练中,因为身材高、步子大,不管是起步、正步,还是跑步,倪清鹏总是冲在了最前面,身旁的战友总是跟不上他。战友开玩笑说:“倪清鹏,你这是想脱离组织啊?”倪清鹏委屈地说道:“我也不想往前冲,只是这两条腿刹不住车啊!”班长一听也乐了,接过话茬说:“你这腿啊,虽然有组织,但拙劣纪律约束!”听到这话,倪清鹏害羞地笑了。班长找来了一根细木棍,放在倪清鹏的脚前,帮助倪清鹏压步子。时间一长,嘿,还真有效果,小倪不再做“急先锋”了。刚训练敬礼时,每个新兵的动作都不标准,不是手臂弯曲,就是手型不对,或者是手指距离帽檐的位置不对,倪清鹏也犯这毛病。为了给倪清鹏纠正敬礼动作,矮个班长够不着,干脆拿来凳子,站在凳子上纠正小倪的手形。这成了训练场上一道有趣的风景,引来了其他班战友的瞩目。听说倪清鹏入伍之前学的是篮球专业,许多新兵都想和他比试比试。在操课间隙,或者是开展文体活动时,战友们都想同大个子倪清鹏过过招,结果每当他接到球,小个子战友要想从他手上抢球,都要跳得很高才有可能抢到。


几天后,江苏边防总队总队长姚鲁少将前去新兵团指导工作,听说新兵倪清鹏因为个子大,生活上有时不太方便时,特意走进了倪清鹏所在的四连十班。看到门旁边一张加长的床铺,姚总队长微笑着说道:“不用猜,这一定是小倪的床吧?”一听这话,倪清鹏和战友都放松地笑了。姚总队长弯下腰来,双手用力地按了按床板后,说道:“嗯,还比较结实,小倪应该不会将床板睡断吧?”宿舍内又响起了一阵欢快的笑声。随后,总队长伸手握住小倪的手,亲切地询问小倪生活上还有什么困难。小倪把胸部一挺,大声地回答道:“首长,没有困难。”站在一旁的新兵团团长告诉总队长说:“我们经过与多家兄弟单位协调,目前小倪的训练服基本上比较合体,但冬季常服无法调剂到位。我们已经向厂家定做了,做好后立即送过来。”听完这话,总队长满意地点了点头。


总队长离开后,倪清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悄悄地对班长说道:“班长,真没想到首长会主动跟我握手!”班长笑着答道:“你这是因‘高’得福啊!”


从最初的担心,到处处遇窘,再到特殊待遇,如今的倪清鹏心里乐滋滋的。“我发现我是整个新兵团里最幸福的新兵,不知有多少战友在羡慕我呢!”说完这话,憨厚的倪清鹏咧开嘴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开心地笑了。


“妈,你放心,我在军营里真的挺好的。听我们连长说,再过几天,服装厂为我定做的另外几件衣服就要到啦。”1月5日,江苏边防总队新兵团新兵倪清鹏在给母亲打电话时,脸上溢满了幸福。

特别报道:大个子新兵的“麻烦事”


特别报道:大个子新兵的“麻烦事”


特别报道:大个子新兵的“麻烦事”


特别报道:大个子新兵的“麻烦事”


特别报道:大个子新兵的“麻烦事”



中国军事图片中心 黄金衔、费伯俊 摄影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