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李自成进京后的重大策略失误及正确策略分析

上一个帖子“过早进京是李自成的战略失误,当时采用什么战略更好”说了李自成过早进京从战略上来讲是失误,但即使是进京如何采用的具体策略措施合理,李自成依然有机会的天下。然而,李自成在具体措施方面依然连续犯了很大的错误。下面来谈谈这些错误以及如何避免。

1,军事部署方面的重大错误

既然决定进京了,那么必须要讲京畿周边的投降明军彻底掌控在自己嫡系大顺政权将领手里,同时必须快速换上自己的嫡系彻底控制扼守京畿的几个要道——如山西大同(防止北方势力绕道山海关从西边打过来,并且连接和西安的自己老本营)、山海关(防止北方势力南下)等几处。然而李自成犯了及其重大的错误:

1),山西大同投降明军依然在原明军将领姜瓖的掌握下,并没有掌握在自己嫡系大顺军将领的手里,在后来山海关大战失败后,李自成西撤,结果清军一追击到山西,姜瓖马上杀了驻守山西的原大顺军将领,马上投靠清军,进而成为清军追击李自成的力量之一。

2),进京后没有派嫡系大将率领重兵去山海关接管。李自成刚进京时,正值吴三桂奉崇祯进京勤王带着关外的军队往北京的路上(此时明廷已经彻底放弃关外之地了),走到半途的时候吴三桂知道大顺已经灭了大明。李自成给吴三桂等原关外明朝官员将领写信劝降,其实在此之前清方很早就多次招降吴三桂,如让已投降清方的吴三桂舅舅祖大寿多次给吴三桂写劝降信,但吴三桂一方面由于手下将士和后金八旗多次血战仇怨太大而且这些将士大多是辽东汉人和清方有着血海深仇(许多人的家属就因为努尔哈赤在辽东的杀富杀贫而死),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还有关外几个城池和山海这个雄关,而崇祯又不得不重用自己,所以回旋余地大,故而不投降。而此时明廷被大顺灭了,吴三桂就不得不在大顺和大清两方做出选择,经过对比,吴三桂选择了李自成的大顺政权——毕竟除了极少数人,大部分人不愿意主动当汉奸。按照双方协议,吴三桂父子被封侯,而原山海关之外的将领将率兵到四川等西南去上任,上任前先进京拜见,山海关由李自成派人过去接手。随后,李自成派投降的原明总兵唐通率领原部8000投降明军接管山海关防务,这个可以说是李自成军事上最大败笔。吴三桂等人走到距离北京很近的河北玉田时就改变主意反大顺了(原因有很多,最大原因应该是吴三桂知道了李自成大顺军的追缴制度和打击大地主阶级,认为是李自成要把自己骗到京城去杀了,所以就反了),吴三桂迅速杀到山海关,从背后对唐通部发起突然袭击,吴三桂约5万人,而唐通只有8千战斗力低下的关内原明军,再加上没有防备,马上失守,唐通率残部撤往离山海关附近的“一片石”。

3),完全忽视关外的八旗军

按说,李自成多次和明军交手,而明军有几次在明明能彻底灭了自己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撤兵。这一点李自成后来通过各方了解应该知道,这是因为明廷自从毛文龙死后,后金/清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多次入关抢劫,明为了抵抗不得不多次从三边抽调兵将,尽管这些兵将正在剿灭李自成等起义军的关键时刻。李自成既然进京了,就应该考虑到关外八旗可能会趁着关内打乱而来抢夺财富乃至土地,当然了当时情况下谁也没想到关外清廷会有入主中原争天下的野心,但之手从之前其多次入关抢劫来看,应该考虑对方入关趁火打劫的可能性,然而李自成去似乎忘记了八旗军。

4),分散兵力

李自成既然决定进京了,那么在当时京畿周边各省依然没有完全稳定局面的情况下,就应该集中兵力维护好京畿要地而不是分散兵力。虽然当时李自成采用的是“两京制度”——西安和北京同时作为京都,也可以说是西安作为陪都,李自成的妻子高皇后和一部分大顺文官依然留在西安就是证明。所以李自成在西安陕北等地依然有不少客观的部队,这也说明了李自成带到北京的军队数量非常有限,最多也就是10万人,根本没有某些人说的40万。这种情况下,那就更不该将京城附近的大顺军分散,而是积极将西北的军队带到京城来,加强这边的防守。然而,李自成却多处分兵去攻打河南山东地盘,如果说攻下京畿附近的地盘也就算了,却将陕西的袁宗第部派到湖广去协助白旺打败来进攻的左良玉部(据说当时是因为,左良玉在湖北攻克了几个城池,在加上河南刘洪起等地主武装也呼应起来反大顺,李自成本意是让袁宗第带兵去先协助白旺打败左良玉后再北上平定刘洪起),这其实完全没必要,当时李自成在湖广荆襄部署由白旺率领的兵有约7万人,完全可以扼守住荆州等扼要之地,丢失几个湖广的关系不大的城池没有关系,而河南等地的刘洪起不过是乌合之众,更不足为据,派一支人数不多的大顺军将领率领的大顺和明投降军混合军就可以灭了。

5),山海关大战,进军缓慢

李自成知道吴三桂反了之后,就率兵去夺回山海关。这个过程进军及其慢,本来用5天就可以到达的路程居然用了8天。这一点被很多人说成是李自成军队进京后堕落而战斗力急剧下降的证据,然而事实是李自成自己大意,以为自己10万大军(对外宣传大概更多,为的是壮大声势)压境,吴三桂(有大约5万军)必然会投降,所以轻信了吴三桂的假投降、真拖延时间等待八旗援兵。在李自成和吴三桂大战前一天晚上,大约8万八旗骑兵急速赶到附近,当时已经有些人困马乏于是休整一夜,第二天在观看李自成和吴三桂大战,在激战将近一天、吴三桂快支持不下的时候,八旗兵突然杀入,生力军加入顿时将已经呈现疲态的李自成军打得大败。

2,政治上的重大失误

这一点从根本上来讲就是李自成进京后没有“堕落”。李自成死后,南明和后来满清的文人大肆贬低抹黑李自成,说李自成进京后如何享乐堕落,大顺军士兵如何抢劫强奸、杀人之类的,尤其以碧血剑等小说为最。然而事实上很多明的官员和很多地方志都证明,当时大顺军将士依然军纪严明,李自成依然把自己当做农民,并没有忘记农民,继续进行打击导致明末社会矛盾突出尖锐的大地主阶级。事实是李自成没有“堕落”,也就是没有“堕落”到和地主阶级为一类的地步,所以在当时封建时代就为这些顽固的地主阶级所不容(封建时代,地主的作用和影响力往往比农民大),从而失去了天下。历来封建社会的农民起义,要不就是最后失败——如陈胜吴广,如果胜利就不得不从农民变成封建地主阶级,如朱元璋。然而,李自成在进京推翻明廷后依然是把自己当做农民,没有及时从农民“堕落”为地主,也就是没有从思想上转变为地主,1643年以前,李自成在自己地盘实行三年免赋以维护贫苦农民利益,然而李自成的大顺政权官兵打战都需要粮饷,于是李自成以没收明朝藩王家产和对官绅追赃助饷来解决经费。而进京后,李自成依然如此,继续采用追缴制度,而且将追缴制度扩大到各个官员和一些中小地主,并且在追缴过程中的过激手段,更是让明官员感到颜面扫地,从而将大量地主推到了对立面,在当时封建情况下,又有外地压境的情况下是非常危险的。


当时李自成的正确策略应该如下:

1,军事方面

1),应该将西安到北京一带连成一片,这就凸显出了山西的重要性,要完全掌握山西的军队。需要将山西原来的明军投降军将领调离别处或者任命新的大顺军嫡系来当主官,并且将投降明军进行甄别和筛选,并且和大顺军将士进行混编。而且应该将西安到北京一带关键城池掌握在自己手里,并修建一些防线。

2),在吴三桂率军队撤入关内时,应该派嫡系将领率重兵去镇守山海关,而不是让唐通率领战斗力低下的8000投降明军去。如果仅仅是唐通的8000明军,即使没有反叛,清军主力来攻恐怕也守不住。而在吴三桂反叛,李自成决定消灭他、夺回山海关时,应该加速行军,早赶到,即使是想招降吴三桂也得加速行军,造成大军兵临城下才能更具威慑力。而且后来李自成和吴三桂打了一天,基本上是差不多要全歼吴三桂了。如果李自成能急行军,4天内赶到,而第5天开始攻击,那么从开始攻击到第8天八旗兵赶到,这期间总共3天时间,完全可以在清兵来之前,夺回山海关,那么八旗军也就没有机会了。

3),应将陕西的袁宗第快速招到京畿来加强京畿力量,袁宗第部是李自成野战主力之一,结果当李自成在山海关打战时,袁宗第部却在湖广。如果李自成能快速行军+增加袁宗第,那么也许很快就全歼了吴三桂军,而在八旗来之前就在山海关构建了完善的防线。

4),加强对清廷的监视。按说李自成在进京后,通过和明廷官员的交流,以及更早时期明军投降军的了解,应该知道清军的战斗力之强,既然当年清军能入关抢劫,那么现在关内大乱,清军应该会趁火打劫。此时李自成应该加强清军的监视,然而李自成却什么也不做。这一点方面比清廷差远了,李自成刚刚包围京城,清廷就通过晋商等探子知道了局势,从而多尔衮就开始下一步部署——虽然当时多尔衮对一统天下没信心、但却做出了乘机割部分土地和入关乘机掠夺更多财富的打算。

2,政治方面

进京后,打击大地主阶级也没错,但是不该扩大化。而是应该将打击面缩小仅限于将追缴对象限于同明王朝关系密切的宗室、国戚、勋贵(明朝开国、靖难以来所封世袭公、侯、伯爵)、高层太监、罪大恶极的大官僚地主,将这些人的钱财拿到后,也就基本上以解决军队和政权的经费了。完全没必要扩大打击面,而且这些少数大地主阶级的土地也足够分给无地农民耕种了。这样一来,李自成大顺政权在政治上就足以赢得绝大多数汉族官绅的支持,结成共同对付满洲贵族的阵线。而李自成也“堕落”为地主阶级,只要这个地主阶级能向当皇帝之后的朱元璋一样了解农民疾苦,同情农民,在当时情况下就可以了。如此一来,清面临的不是原先腐朽没落的明/南明,而是一个新兴的、充满活力的的大顺政权,力量对比将发生很大的变化,一旦大顺政权建立防线而能抵挡住清军的首波进攻,并将清军挡在山海关外,那么随着大顺政权日益巩固和南方统一后,那么清方在兵源数量、物资方面的劣势肯定会越来越明显。大顺政权日益强大后,也必然会开疆扩土,必然也能像明那样重新将东北置于自己管辖之下。


以上是个人见解,大家可以发表相关的看法和见解。也让本人了解了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