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赤裸裸剑指中国,我们怎样应对

最近几日,关于从伊拉克与阿富汗撤军的美国,正将军事力量转身亚洲的报道,扑天盖地而来。面对这个“庞然大物”,似乎压得中国有些喘不上气来。7日的环球网引述美国《外交政策》题为“大国较量”的文章称,现在到了美国勇敢面对中国的时刻。奥巴马爱篮球,欣赏背后传球和空中接力,对这样一个总统来说,国务卿希拉里用“Pivot(转向,亦可译做篮球术语“转身”)”一词描述他战略重心回归亚洲的政策再合适不过了。未来在西太平洋,美国队会利用转身向篮筐进攻,而中国必将采用区域防守来守护自己的战略地盘,绝不会让步。


文章还预测,2012有可能是中国的反攻之年,北京有可能对东盟、日本更强硬,对印度接近东亚更抗拒,对金正恩更支持,对发动网络战更卖力。作为回应,美国需要扩大与中国的共同议程,也需要将军舰数量从现在的284艘增加到346艘作为补充,虽然经济相互依赖决定了21世纪美中不会发生冷战,但只要美国还想在自由世界做领袖,就不能让中国任何试图影响美国权力的企图得逞。


伊拉克与阿富汗零星的炮火硝烟还在弥漫,美国大兵却转身离开了那里。美国总统奥巴马说,他们以后不再同时打两战争,言外之言是不是已经透露给中国这样的信号,美国正在做着另一场战争的准备。有可能这个目标就是中国。话虽然没有明说,但他们却正在集中兵力向亚洲进发,离中国越来越近了。虽说中国这块骨头并不好啃,但喜欢“冒险”的美国人,会不会对中国动手,或者已经找到对中国下手的缺口,我们暂且不论。但随着美国军队大量的在中国周围驻扎,稍有摩擦,“爱民如子”的美国是不是就像1937年7月7日,日本人对中国发动“芦沟桥事变”一样,确实难料。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却不得不防。


虽然在这种时候,人们的普遍意识还是因为欧债危机持续发酵、美国经济疲软短期难改、发展中国家发展增速回落、世界经济不仅一时难以摆脱2008年金融危机的衍生灾害,而且可能有各国政治、社会及发展模式方面的更多连锁反应。就权力格局而言,由于美国经济前景不明,美元地位日益衰微,政策感召能力下降,承担全球公责力不从心,“美国衰落”越来越成为各国媒体热议的话题。美国“一超”地位虽短期无碍,但“美国衰落论”的兴起足以说明其地位的微妙与脆弱。“后美国时代”不会很快成为现实,却将始终是人们观察世界的视角和心理基础。凡此显示,当今世界正处于旧秩序将退未退、新秩序将出未出的转型过渡期。正是在此意义上,基辛格称,当今形势乃“400年未有之大变局”;保罗•肯尼迪也认为,我们正处于深刻巨变而不自知的“分水岭时代”。


但也分析人士指出,从2010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情咨文及其奥巴马的诸多公开讲话中,奥及其国安团队多次高呼“美国决不当老二”,时不我待的紧迫意识溢于言表;纵观奥巴马近期的言与行,其对全球战略的重塑也可谓紧锣密鼓。随时局变化脉络日趋清晰,奥巴马政府改变以“反恐怖”和“防扩散”为核心的全球战略目标,明确将“反衰退”和“防衰落”作为全球战略的首要任务。着眼于目前正在形成的多重时代特征和多种矛盾并发的新现实,美国正逐步形成以“经济为首要”、“以亚太为关键”、“以多边为舞台”、“以同盟为基础”的全球战略新架构,具体而言,经济方面力推国内体制改革和对外出口,将战略重心移至亚太,确保21世纪美国全球领导地位;更注重多数意见和多边手段,在节约成本的同时抢占权力和舆论的制高点及规则修改的主导权,并谋求各种外力推动夯实和扩大现有的同盟体系,力争在多重变局中化危为安、转危为机。


该分析人士指出,在2008-2009年的“反衰退”初期阶段,中美尚可“同舟共济”、共克时艰;但在救助措施成效褪色、两国回旋空间受压、美国内改革又举步维艰的情况下,奥巴马政府的“反衰退”思路有所变向,指责别人甚至是嫁祸于人、损人利己的冲动有所抬头,中国再次成为靶子。此时,中国经济规模已成为世界第二、越来越多的单项指标逐步赶超或逼近美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几十年来所奉行的对华接触和将中国拉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的战略基调也在经历越来越多的反思和拷问。这说明,美国对中国的思想认识也在变。随美重返亚太抢夺地区主导权、中美对第三世界出口市场的争夺日益激烈、两国在朝核、伊核等问题上的合作陷入停滞,中美关系中合作与竞争的比例也在变。


这一系列变化都在逐步改变着中美关系的结构,并削弱了中美关系稳定的原有基础。2009年高开高走、2010年激烈博弈、2011年暗中角力的这一剧烈波动的轨迹表明,中美之间已然进入新一轮调整与磨合,未来的何去何从却难以预料。伴随着美国重塑全球战略的进程推向深入,伴随着美国国内大选刺激各项政策的重新审议,美国新一轮对华政策大辩论即将在美国战略界展开。而这一辩论的结果,无疑将对美国大选和中国18大之后的中美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就是在这个一个难以决择的时刻,又有一个狗日的“汪学者”站了出来,学着当年“汪精卫”的口气说:“可出钱买回南海开发参与权,而非动武。”确切地说,这位学者不姓“汪”,他是广东海洋大学海洋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海洋政治战略研究室主任——张建刚。其大概想法是,排除武力解决争端,让中国人好好的学“围棋”,用“金钱+技术+攻势”的方法从越、菲、马等国手中,尽可能买回南海油气田的开发权与参与权。


此时石川不知道这位貌似姓“汪”的张学者,脑子是进了水还是原本里面就是装的豆腐,事实上的情况并非他所愿,一个最大的背景,是因为这些国家正在向美国靠拢,一个美国意欲主导亚洲的时代即将来临。它对于中国来说并不是好事,事实上美国人也是避开了“中国锋芒”而来的,是把中国养肥了而来的。毛泽东时代,中国虽然十分的贫穷,但那个时候,中国人的凝聚力超乎美国人的想象,毛泽东把美国人比作了“纸老虎”,对这个国家不屑一顾,那时虽然中国没有超强兵器,但那种精气神,无论是民族主义也好,是爱国主义也好,却非常旺盛,超乎想象的强。


现在已非彼时,现在中国有更多的“汪精卫”,有更多的人“饱思淫,富思二奶”,缺少的是凝聚力。君不见,有些曾经掌权的达官贵人,已经悄然将自己不管用什么手段聚敛的财富及家人移居到了国外,就连一些靠“黑白猫”理论投机取巧而发家的所谓富豪,也在跟风。对于这种情况,中国并没有很好的对策,有的省份捂着耳朵偷铃铛,说什么“裸官”不能担任党政正职,更有的省份已查明了“裸官”的数目,却不敢对外公布。我们看到这样的结果,会不是会感觉到很可笑,“裸官”不能担党政正职,难道副职就不会贪脏枉法,败坏国家法律?更何况这些做了“裸官”的人,刚好是打发走了黄脸婆,正好贪污俩钱,包养二奶、小四与小五、小六、小七呢!


这些问题,可圈可点,不查都是包青天,一查都他妈是王宝森。在这种时候,如何面对强敌,更何况美国鬼子的飞机大炮外加航空母舰已经在我们的家门口游戈,他们来势汹汹,是带着家伙什来的。他们来的目的,是在实施他们的战略,实施他们很多年前都设计的一个“阴谋”,他们无时不在等着这一个时刻。他们干掉了与其为敌的萨达姆,他们发动了“阿拉伯之春”,干掉了卡扎菲,他们做掉了本.拉登,他们运用计谋给戈尔巴乔夫洗了脑,解体了前苏联,他们将米洛舍维奇送上了由他们说了掌管的国际法庭……


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美国人做不出来。这种时候,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政府该怎么办,我们军队该怎么办,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否则,美国与中国的战争一旦打响,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就可想而知了。面对这样的问题,虽然石川也殷切地期盼,美国人这一轮所谓“重返亚洲”,只是为了他们的大选,仅仅是虚张声势,还没有足够的勇气这么做,抑或怕是篮球没有投进篮,就先摔了个狗吃屎,为此而闪了腰,但对于中国来说,也许要思考的问题,要比石川所说所想的要多的多。(文/梁石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