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工作这么长时间,还是那样的幼稚,也许人不管怎样磨练怎样成熟,每个人总有他幼稚的环节,也许别人没有,但我总是有。

士为知己者死,这是中国比较古老传统的思想,我想应该是墨家思想,本人比较喜欢法家和墨家,对此颇有一番别样的感受。

总是被感动,有时尽管可以看出有的个别上级在玩弄权术、御下之术,但还是被感动。

真心假心经过事态沧桑,我敢说已经能够辨明真伪,真正被感动还是动真感情的,对权术已经很不感冒了。

我说的这些是国企,一般在私企不会发生这样的学问,环境不同嘛。如果你没钱、没后台,被提拔还是非常有可能的,毕竟不管什么样体制的事业都需要有能力的人去支撑,大才自然不用去学阿姨奉承,尽管碰壁最最终可成正果,也许这在国企还有市场,在政府部门不知还有没有市场。最可怜的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要说干活还能干点,能够完成任务,但算不上大才,命运的煎熬就时刻缠绕着你了。

看过一个日本鬼子写的书《操纵上司术》,写的很实在,但在中国可能70%不可用。不过那本书里说40岁的上司是青鬼,是蛇,感同身受,中国嘛,感觉50岁以上才是青鬼是蛇。二大爷的一切任人唯贤,公正正义通通通通他三大爷的是挂在嘴边的摸了蜂蜜的桔子片,感受和认同绝对是两回事,亲身感受一次又一次,由于容易被感动,其实是容易相信真理,相信蜂蜜和桔子真甜。诚信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中国普遍在呼唤诚信,智慧和智术如果再配上一个心术不正的心,端的让人耗费太多的精神成本。

绕来绕去,还是开门见山的好,这50岁的上司,感觉私利才是他们的真实内在的东西,评什么提拔你?干的再好没用,满足不了他的私欲,干的再好没用。本人在此共事了8年的一个上司就是这样的人,我的下场还算好的,另一个处室的处长比我还惨,被挤兑的离开了岗位。路漫漫西真长啊,吾将上下而找奶酪,此处不好玩,自有好玩处。于是乎也研究研究良禽择木而栖。

见见从前的老领导,谈话不到20分钟,人家忙啊,就这样,第二天就听说调动的名单上有我,于是非常感动,待人何其差别这么大呼?于是士为知己者死又涌现心头,对这样的一句话又来了一番感慨。

中国的国企讲利益,废话,哪种性质的企业不讲利益,我说的是另一种利益,不是企业效益那个感念,但中国的企业也讲政治,这一点似乎私企也一样。看过孙大午的私企制度改革,老孙美其名曰把西方理念的现代企业制度与中国唐代的三省六部制有机的结合,而且是一种可激活的结合,我看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他那个改革还是讲政治的,什么叫把董事会和职工大会有机的结合?家族制企业走出家族模式的现代企业探索?我看是深受邓公‘不管黑猫白猫’思想的影响,不管什么制度,什么样的组织架构,只要对我有利我就用。孙大午就是孙大午,脑袋端的不简单,有一裤裆水平。

企业经营现在都在强调以人为本,理论说的神啊!深啊!现实点看整那么深有什么用?我舒心了,我感动了,我打算士为知己者死了,这就是最好的以人为本。

余世维说最高明的领导不是自己工作累死的人,而是能够让人为你累死的人,并说能够凡事只下一遍命令的,这样的人就是总经理。凭什么他随便说一句话别人就当做圣旨?凭什么?或者说凭什么让人信服?只靠权威,只靠吆五喝六的指手画脚?执行力一般是自上而下的,不要把手老指着下面。能服众不是一般人都能做好的。你有能力有魄力,雄才大略,但对待员工不行,老子们哪个服你?相反,能够时刻关心下属的人,如果你不思感恩,个人利益至上,小算盘打的山响,谁都不是傻子,那只有我当傻子,我渴望遇到同样的傻子,物以类聚嘛,寻找傻子却要靠智慧。

本文内容于 2012/1/10 21:24:36 被温带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