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趣闻(原创)

下乡趣闻 (原创)



下 乡




上世纪的1994年,4月下旬,我被单位安排下乡,到昌宁县漭水参加夏收夏种工作。那基本上是算我困在办公室干收发近10年后的首次出差,所以颇感新鲜。当时,上级指令单位里必须抽一人下去,时间两个月。本来,单位已安排过一位年龄长我10岁左右的科长,但那位老同事提出自己有心脏病等理由,要求领导另做安排,所以这名额才落到我头上。在刚到单位的新领导眼里,我这也是给他解了难。


漭水,有个不起眼的小坝子,一条水流(漭水河)从高处山岭奔来,穿坝而过,水利条件也算不错。漭水距昌宁县城不过10多公里,风土人文却显出了特殊性。我下到河尾一个社与社员开会,竟然发觉语言不通,原因是当地比较闭塞,人们乡音太重,也不习惯听外地人说话。虽然大家都用汉语,但我说的社员们听不懂,社员们说的我也不明白,所幸有乡干部陪同,每一句话,都靠他们认真翻译,才能沟通。两个月下来,工作还算顺利!


刚到漭水时,逢春末夏初,雨水未到,天特旱,小春成熟,老鼠猖厥。听村人说,小麦还站地里,老鼠就尝鲜,居然懂得顺麦杆迅疾爬升,从高处压弯下来,麦穗便“软着陆”,立即从颈处咬下,从容啃吃。由于山区地广,村人防不过来,成熟的小春实收难半,有的地块,等于白为鼠们耕种。刚下地的包谷种,老鼠也会刨出吃光!人们痛下鼠药,反而把老鼠教的极狡猾,久而久之,竟少有憨鼠问津,反而是鼠的天敌被“二次中毒”整的越来越稀少。鼠患,成了群众的心病。


人们对老鼠深恶痛绝,自然把老鼠的天敌们当成了朋友。


在我三十多年前的坝区田园生活体验里,提起老鼠的天敌,自然先想起猫、蛇和鹰类。记忆中的鼠“杀手”们,应该都比老鼠的个头大。


那天,我在昌宁山区一户农家廊檐下乘凉喝茶,忽然发现一只首尾近一尺长的大鼠步履蹒跚,行动缓慢地从众人面前爬过。我见它那健硕无比却又六神无主,连“人人喊打”都顾不上警觉的反常情形,便自以为是地抢着告诉大家:


“看!那老鼠,准是吃着药了。”


主人却否定:“不是吃着药。”


“难道……,”我大惑不解。


主人却胸有成竹,一锤定音:“是被鼠虎尾上了”


“鼠虎”!我闻所未闻,十分诧异。


在座的当地人并不笑我无知,还争先恐地为我介绍:“鼠虎专爱咬老鼠,却不象猫那样撕吃鼠肉,它只啃鼠脑,吮饮鼠血,而且个头比成年大鼠小许多。由于生得小巧,灵便,追鼠比猫还厉害,能循踪钻进鼠洞咬杀,往往把老鼠一窝老、小全部灭绝。哪只老鼠一被盯上,绝无生路。所以刚才这只大老鼠,虽然还没被追上,就害怕得魂不守舍,骨酥腿软了。”


我半信半疑间,只见那只大笨鼠在空地上如无头苍蝇一般晃游了几圈,终于失魂落魄地向墙脚一个小土洞遁去。又过了几分钟光景,才见一只松鼠模样的小动物展着扫帚尾巴,闪着水灵灵的,犹如花椒核一般的亮眼睛,迅捷灵敏地臭着老鼠来路寻觅追踪,忽地一下也进了鼠洞。洞里立即传出老鼠绝望凄厉的惨叫。叫声由大到小,足足持续了一两分钟。一会,果见“鼠虎”拖着死鼠凯旋出洞。


当地人还告诉我,“鼠虎”不能家养,却爱在住家房舍田园周围活动。“鼠虎”来家,鼠便敛迹。“鼠虎”平时以觅食活鼠为主。鼠尽饿极之时,也会偶然袭击家养小鸡果腹。但人们念在它有“治”鼠的大功上,对它这点在“特殊情况下”才犯的小过也就高抬贵手。不仅没把它一棍子打死,还把它视为有益的朋友。只是平时注意管护好鸡雏。放心让这小精灵尽展所长、多立新功、少犯错误。


漭水街虽不大,也不繁华,却是四村八寨小青年们的向往之地,常有小青年不顾一天劳累,晚饭后还从远处赶来,三五成伙,披星戴月,从街头逛到街尾,可以反复数十次,深夜两三点,还意犹未尽。我们住在街边的木板房里,一夜都是听着那几个人的声音,喧闹之声,甚是扰梦!


雨季后的一天,我在街上走着,不意间发现有人尾随,我警觉地放慢脚步,想让随者朝前。不想,那人近了,却有搭讪之意,只是他的方言难懂。我仔细观察,见搭讪者不到二十岁,发乱、衣单且脏,脸露木讷疲惫,好象还没吃饭,再看细些,见他的一只手揣兜里,兜鼓,似乎还有活物蠕动。他见我注视衣兜,徐徐抽出手掌,原来手中攥着一条活蛇的寸。那蛇头在他手中左顾右盼,我连猜带悟,终于明白他在兜售菜蛇。他一路尾我,估计是看我象外地人,可能有钱,买得起蛇。不想,我竟让他失望而去!


有一次到明华村,女支书接待,她态度热情,说话爽利。认认真真谈完工作,便征求我们下午饭想吃点啥,我们见村公所不富裕,便说:


“随便,简单些,不要太麻烦了”。


她问:“敢吃蛇肉吗?”。


我们表示都没吃过。


她只好作罢,改成杀鸡招待。后来我明白,如果吃蛇,支书只要喊人去野外掏抓,杀鸡招待,却得用钱买。我们强人所难,实在是让村里无端破费,这迟到的过意不去,竟成我十多年的思想包袱!


本文内容于 2012/1/10 21:38:59 被小河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