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的党报,咋就还卖不过白云大婶的《月子》

堂堂的党报,咋就还卖不过白云大婶的《月子》


赵本山有个还算有点意思的小品《说事儿》,看过的人不少,虽不说家喻户晓,但也差不多。该小品有个情节,说的是白云大婶好不容易弄出了本自传《月子》,却卖不出去,最后不得已都白送给大家糊墙或当手纸来用了。原以为,这只是小品大王在艺术创作上略带调侃似的夸张,生活中虽可能有点影子,但要想真找本象《月子》那样难卖的书,还真不一定好找。毕竟,能写点书的人,其文化程度肯定要比斗大的字不识几个的白云老太太要高得多,那所写书的质量再怎么差,也要比《月子》要诱人些,总会有几个受众要买账的,再怎么销路不畅,也不至于比《月子》更差。一般性的书,都不愁比《月子》好卖,那高居于主流媒体圣殿上的党报、党刊,就更得要热销得让《月子》望尘莫及了。


党报铁定要比《月子》畅销,似已成颠扑不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定论。不料想,向来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的党报,近日竟在陕西渭南这块地方遭到了挑战。谁这么牛啊,竟连送上门的党报都敢不要,谁这么大胆子啊,定睛一瞧,竟是那狗胆包天的渭南联通公司。


党报遭受的此番冷遇,似乎比《月子》还要不如。从表面上看,白云大婶的《月子》和渭南的党报,都遇到了几乎如出一辙的境遇,都是送到人家家门口了,人家却不买他这个帐。可《月子》卖得不好,显然是受客观环境影响所致,这书再怎么卖,限于白云大婶的交际面,也只能在她周围十里八村来卖,所卖的对象也仅限于平时就不怎么看书、更极少为了书花一文血汗钱的农民。这个先天环境的不足,就决定了《月子》不论怎么花哨、精彩,都不大可能卖得掉,除非这是本农村家里不可或缺的皇历,否则想从农民攥得死死的钱袋子里掏一分钱,都相当难得很。由此可见,白云大婶着实不必为《月子》难销而着急上火,非是她写的书不好,实在是她面前的老少爷们儿不成气啊,消受不起她的大作啊。渭南的情形则大相径庭了,好歹也算是个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中等城市,经济和文化条件不知要比白云所呆的农村好上多少倍,所面对的消费者,又是联通公司这样一个腰缠万贯、拨根毫毛都比农民腰都粗的主儿。在渭南这样的沃土上,又对着联通这样的大财主,卖上几份党报,委实是不值一提的小菜一碟,就算是个卖个几十乃至几百份,也绝非什么难事,更何况还有党报这块光彩夺目、威风八面的金字招牌呢,不看报纸这僧面,也得要看党报这佛面啊。即使是白云老太太,拼着自己的老脸,求到渭南联通公司的门前,人家看她偌大年纪的份上,都可能买上几本《月子》。花不了几个钱,又不花自己钱,多大点的事呢,何乐而不为呢。


可渭南公司硬是没给党报这个起码的面子,任凭宣传部门鼓动工作作尽、嘴皮子磨尽,人家就是高挂闭门羹,愣把堂堂的党报拒之于门外,连一片纸都没让进。目睹如此情景,可能还在为《月子》没人捧场而纠结的白云大婶,或许可以释怀了,连那么重要得事关大政方针、非要不可的党报,都有人不予理睬,那自己的《月子》再怎么冷场,也都情有可原了。高高在上的党报都尚且如此,低低在下的《月子》又有啥可抱怨的呢。


本文内容于 2012/1/10 16:15:18 被小编a1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