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和下西洋促进中国与东南亚贸易繁荣

郑和下西洋促进中国与东南亚贸易繁荣


“郑和下西洋是‘海上丝路’的延续,庞大的船队给东南亚各国带去的是‘丝和瓷'而不是‘剑和火'。”



这是前来福州参加“郑和下西洋与华侨华人论坛”的台湾“中华郑和学会”理事长刘达材的论点之一,并得到了与会大部分专家学者的赞同。




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以及香港、澳门、台湾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位嘉宾参加了旨在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的这个活动。




与会专家用大量的史实资料证明:郑和下西洋恢复和扩大了中国与东南亚的海上交通网,促进了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经贸交往,促进了东南亚经济的繁荣。




菲律宾菲华专栏作家协会秘书长江桦指出,《通贡传》等明代资料表明,郑和下西洋并非一些人所说是“耀兵异邦”,其目的主要是推行永乐皇帝的“颁赐贸易”政策,这是当时一种与“通贡”差不多性质的官方“货易货”贸易;其次是扫除阻挠明朝与海外贸易通道上的海盗。永乐年间,海外国家与明朝的“通贡”由洪武年间的几国增加到了30多国,这种增加就是郑和下西洋促成的。




云南社科院东南所副所长刘稚认为,处于东西海路交通要道上的东南亚地区,其经济发展离不开海上贸易,尤其是海上中转贸易。明初中国实行严厉的禁海政策,严重阻碍了中国与包括东南亚在内的海外各国的商贸往来。郑和下西洋打破了洪武年间的海禁政策,打通了中国和东南亚的海上贸易之路,双方贸易得到迅速发展,为东南亚地区和明朝带来了双赢的结果。东南亚各国人民从与郑和船队的贸易中获利丰厚,并最终促成联系欧、亚洲的东南亚地区贸易圈。




统计相关史料,郑和下西洋期间从东南亚输入中国的货物多达185种。众多的海外货物输入中国,不仅丰富了物质生活,而且为中国动物植物学、医药学和瓷器、玻璃等制造业的发展,增添了新的外来成分。




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介南和海外学者有共同的看法:“在发展南洋经济贸易和改善生活方面,郑和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各地都信仰的钱币、中国的度量衡制度等,都是郑和下西洋期间从中国带出来而在南洋流通的。”他认为:“通过官方和民间两种贸易途径,郑和成功地构建起一个中国东南亚经济贸易网。凭着智慧和勇气,东南亚华侨为中国东南亚贸易的繁荣和东南亚社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中国侨联华侨华人历史研究所博士陈永升表示,600年前,郑和下西洋的任务和目的,就是在中国已知的范围内重建以中国为中心的朝贡贸易体系,从而创造一个以“礼”为核心的和平的国际政治和贸易秩序。它扩大了朝贡贸易的范围,推动了朝贡贸易的空前发展、乃至整个亚洲贸易网络的形成;在马六甲设立据点,扩大了与各国商人的贸易往来,并促使马六甲从荒僻的小渔村发展成为国际贸易中心;同时还调解了各国之间的纠纷,创造了和平的外交和贸易环境。




“虽然,郑和的船队在七下西洋之后即嘎然而止了。但是,对于明代中后期的政治、海外移民和海外商业网络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此基础上,东南亚华侨紧抓住机遇,通过自我调适,将自己纳入体系,找到了与中国进行合法贸易的途径,从而推动中国与东南亚的贸易进一步走向繁荣。以至于欧洲殖民者进入东南亚地区时,就发现中国人在当地的贸易中居于优势地位,有一位西方神甫曾这样描述:西班牙人在吕宋屠杀华侨之后,自觉恐慌。因为他们日用的衣服饮食,仰赖华而运售,今因惨案而交通告断,贸易停顿,虽出高价,以求生活上日用品亦不可得。” (完)文章来源:新华网




附:郑和七下西洋促进东南亚各国繁荣稳定




马来半岛上的马六甲,地处南洋与印度洋要冲,是东西洋水陆交通的枢纽,也东南亚的一个商业中心。记者踏上神奇的马六甲,但见港口昌盛,城市繁华,商贸兴旺,夜景迷人。




当地的民间郑和研究者汤在民告诉记者,马六甲在郑和下西洋时刚立国不久,万物待兴。郑和船队到达后,在此设立“官厂”,使这里很快成为贸易集散地,经济得以迅速发展。




汤在民考证,郑和船队曾在占城(今越南中南部)设立大本营,聘用海外华裔、占城国官员彭德庆帮助制订和实施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贸易和经济计划。在印尼苏门答腊也设立“官厂”,中国的丝绸和瓷器在这里频繁交易。地处阿拉伯半岛和波斯湾一带的忽鲁谟斯(今伊朗格什姆岛),位于亚欧非三洲的中央地带,又是海上要冲,是郑和下西洋航线西部的贸易基地,处于东西方贸易福地的古里(今印度卡里卡特),是郑和实施东西方贸易的另一大本营,上述这些贸易基地在郑和下西洋期间呈现一片繁荣。




海内外学者认为,郑和下西洋符合东西方交通转向海洋的历史性转变,把中国和东南亚各国的政治经济交往推向了高峰,为东南亚地区的繁荣稳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处于东西海路交通要道上的东南亚地区,其经济发展离不开海上贸易,尤其是海上中转贸易。由于明初中国实行严厉的禁海政策,严重阻碍了中国包括东南亚在内的海外各国的商贸往来。郑和下西洋前夕,明朝已出现了“诸番国使臣,客旅不通”的状况,当时中国对海外的交通濒临断绝,引起了三佛齐国和南海不少国家的强烈不满。




郑和下西洋打破了洪武年间的明室海禁政策,实行了开放政策,打通了中国和东南亚的海上贸易之路,不仅促进了东西方的交往,也为东南亚地区的繁荣稳定铺平了海上通道。郑和船队满载中国的丝绸、瓷器和大批精美物品源源不断运往东南亚各国,同时,当地盛产的香药也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开拓了中国的香料市场。当时进入中国的货物有一百六十多种,其中胡椒的进口量最大。印尼爪哇、旧港等地就是在这种影响下“变成向东方香料群岛扩展的经常基地”。




郑和在下西洋期间,沉重打击了东南亚地区的海盗活动,维护了南海交通要道的安定的畅通;擒杀了图谋篡夺苏门答腊王位的苏干刺,稳固了王权,维护了东南亚地区的稳定;调解和缓和了东南亚各国之间的矛盾,如出色地调解了马六甲和邻国之间的尖锐矛盾和冲突,使之发展壮大,成为东南亚地区贸易繁荣、经济发达的强国。




海内外学者评价说,通过郑和七下西洋,把中国和东南亚各国的政治往来和经济交往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对东南亚地区的繁荣和稳定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国新闻网韩胜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