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共和国反腐“第一”案

今马场道54号小洋楼,是解放初天津地委和行署高级干部居所。刘青山、张子善曾在这里生活并走向堕落。

1953年前的2月10日,河北省会保定。天空飘着小雪,上午9时刚过,人们就从四面八方不断涌向市体育场,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公审大会即将在这里举行。作为共和国“反腐第一案”的两名反面主角,被牢牢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今天津市马场道54号小洋楼,就是当年刘青山、张子善曾生活工作过的地方,两人走向堕落的步履,有许多就是在这里迈出的。

刘青山的革命经历

刘青山是河北省安国县人,幼年在博野县南白沙村当长工。1931年,经徐去甫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8月,出任河北省大城县县委组织部长,以青塔书店掌柜身份作掩护,常到乡间贩卖书籍,借机宣传抗日救亡,壮大党的组织。刘青山等人曾创办民运训练班,培训出很多优秀干部。他还和县委其他同志一起,创建了县大队和八个区分队的抗日武装,日伪曾悬赏1500块大洋来捉拿他。

1941年“五一”扫荡后,抗日斗争环境十分恶劣,党内出现一批叛徒。刘青山领导大城县委及时开展了镇压反革命运动,沉重打击了敌特汉奸的嚣张气焰,并开辟了文安洼抗日根据地,使全县抗日形势趋于好转。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时期,刘青山曾舍生忘死,有过出色表现。1932年秋,16岁的刘青山参加了高蠡暴动。暴动失败后,敌人逮捕了刘青山等19名游击队员,并押到操场上进行屠杀。轮到刘青山时,一个敌团副看他太小,怀疑抓错了人,就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并招呼手下“解捆”。就这样刘青山拣回了一条命。

1942年5月1日,日本侵略军在汉奸和叛徒带领下,向晋察冀边区进行残酷的夏季大扫荡。时任大城、河间两县县委书记的刘青山刚刚26岁,他日夜跟鬼子周旋,白天在河间县的后北曹村隐蔽,夜里再回大城、河间县城开展工作。后北曹村在大城、河间的交界处,村里只有党支部书记赵明利一个人知道。刘青山住在赵明利家,对外称是赵明利的表弟。刘青山当时饮食十分清苦,每天就三个粮糠掺半的干饼子,有白开水还是凉的,连咸菜都没有。1944年10月,刘青山离开后北曹村。

刘青山的腐化堕落

刘青山的腐化堕落是逐渐发生的。根据后来调查,我们现在可知如下一些细节。

抗战胜利后,任军分区政委的刘青山,曾回后北曹村去看望老战友赵明利等,赵明利赶忙凑了一些钱,跑了十几里地,打酒买菜招待他。敬酒的时候,刘青山用筷子指着盘里的烧鸡,说颜色不正,是隔夜的,硬是不肯吃。赵明利只好托人骑驴,重新买来一只烧鸡,把那只“隔夜烧鸡”撤下来。

刘青山任天津地委书记时,大冬天非要吃韭菜馅饺子,可又嫌韭菜烧心,逼得厨子手足无措。最后打发专人,到北京郊区四季青暖房买来韭菜,包饺子时每个馅里放进一整棵,捏边的时候把韭菜根露在外边,等煮熟后再趁热把韭菜抽出来。这样饺子就既有韭菜的鲜味,又吃不着韭菜了。随着环境地位的变化,刘青山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蜕变着。

在刘青山伙同张子善贪污和挪用公款前后,时任天津行署副专员的李克才屡次规劝和抵制未果,最后毅然对刘张二人进行了检举揭发。

1949年7月26日,冀东第十五行署专员李克才调任天津行署副专员,成了天津专区党委书记刘青山、天津行署专员张子善的副手。1949年底,《人民日报》一则消息揭露,天津地区违反政策从东北贩运木材被扣。李克才非常吃惊,就去问张子善和刘青山。张子善装糊涂说不知道,刘青山则说这事是和大家商量了的,出事了也犯不着装熊,更没有你“胆小鬼”李克才的事。

1950年9月,刘青山、张子善要挪用地方粮款10亿元(旧币)搞机关生产,李克才不同意,刘张未听规劝,一意孤行。1951年1月,李克才责成天津地区合作社做好河工供应准备,并要求他们只加运费,不许赚钱。刘青山、张子善瞒着李克才单独组织“供应站”,大赚昧心钱30亿元(旧币)。

由于刘青山、张子善对李克才的告诫一句也听不进去,李克才挽救刘、张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1951年11月21日,中共河北省第三次代表大会在省会保定召开。这次会议实际上是一次布置“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工作的会议。中共河北省委副书记马国瑞传达了毛泽东关于增产节约的号召和中共中央华北局的有关指示后,会议开始进行讨论。李克才第一个站了出来,面对824名与会代表,公开揭发了刘青山、张子善的贪污腐败行为。李克才的发言长达一个小时,天津地区的其他代表也纷纷发言,揭发刘青山、张子善。

11月29日,张子善在会议期间被依法逮捕。12月2日,在维也纳参加世界青年和平友好联谊会后考察归国的刘青山途经天津,在火车站时也被依法逮捕。

毛泽东决心处决刘张

1951年11月29日,华北局向毛泽东、党中央作了关于天津地委严重贪污浪费情况的书面报告。30日,毛泽东在为中央起草的转发这一报告的批语中指出:“华北天津地委前书记刘青山及现书记张子善均是大贪污犯,已经华北局发现,并着手处理。我们认为华北局的方针是正确的。”

1951年12月4日,河北省委通过经华北局批准的《关于开除刘青山、张子善党籍的决议》。

1952年2月10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在保定举行公审大会。中午12点整,省法院宋志毅审判长出现在主席台上,他庄严地在麦克风前站定,高声宣布:“奉中央人民政府最高法院电令,对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进行公审!”

公审大会有两万人参加。河北省副省长薛迅代表省政府宣布了刘、张的罪行。据查,刘张利用职权,总计盗用飞机场建筑款、救济水灾区造船贷款、河工款、干部家属救济粮,总计达171.627多亿元(旧币),用于经营二犯秘密掌握的“机关生产”。他们勾结奸商,从事非法经营活动,使国家损失达21亿元。1950年到1951年春,在兴修潮白、永定、大清、海河等工程时,他们将国家发给民工的好粮出卖,换成坏粮,抬高民工食品价,先后剥削及窃取折旧费共22亿元,使民工因食品恶劣、劳动过度病残或死亡多人。此外,不到半年时间,两人贪污挥霍3.78多亿元,其中刘青山为1.83余亿元,张子善1.94余亿元。公审大会最后宣判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判处刘青山、张子善死刑,立即执行。

执行死刑前,刘青山、张子善面前摆了两口醒目的紫红棺材。一位省委干部向他们宣布中央指示:一、子弹不打脑袋,打后心;二、枪决后妥善安葬,棺木公费购置;三、家属不按反革命家属对待;四、子女由国家抚养。

临刑前,张子善感觉到记者的照相机在对准自己,他呜咽着说:“唉,照吧,照个相吧,最后一张了,让后人受受教育……”刘青山则长出一口气,眼圈发红,将脸扭向一边。

共和国反腐“第一”案

公审刘青山

刘青山的后人情况

据刘青山的胞弟刘恒山近年回忆,刘青山共有三个儿子。1952年刘青山被处决时,长子刘铁骑7岁、次子刘铁甲4岁、三子刘铁兵仅几个月。三兄弟先后跟叔叔刘恒山在老家安国县南章村生活。

刘青山被处决后,河北省委派石家庄市人事部门向其发妻范勇传达了省委电话决定:“中央、华北局、省委三级领导研究决定并联合通知,刘青山长子和次子从即日起由国家供给每人每月15元生活费,老三由范勇抚养。”这些钱,当时基本上能满足一个普通百姓的生活费用。

1962年刘铁骑上高中后开支增多,范勇去省委要求增补生活费,省委决定给刘铁骑每月20元,铁甲、铁兵每人每月15元,一直到1970年刘铁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1965年,刘铁骑报考了北京石油学院。当时石油学院招生办设在天津的南开大学,招生办的老师拿着刘铁骑的成绩单觉得很纳闷,这是考清华的成绩,怎么报考石油学院?再看家庭情况大吃一惊:“父亲刘青山,原天津地委书记,1952年被政府处决。”招生老师顿觉事情严重,连夜返回北京向校领导汇报了此事。学校党委经过研究决定,同意接收刘铁骑入学。“文革”初期,范勇的家被红卫兵查抄,在校读书的刘铁骑基本上没有受到冲击。1970年刘铁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抚顺石油一厂,现在廊坊市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供应处工作。

刘铁甲“文革”前上高中二年级,“文革”后期在老家务农。1976年,廊坊市石油天然气管道局在内部招工,刘铁骑给刘铁甲报上名,刘铁甲由此成为一名石油管道工人。刘铁甲现在华北油田二连输油公司维修处工作。

刘铁兵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曾想入伍参军,因父亲的事被刷下来。不久县里给了他一个指标去曲阳煤矿下煤窑,才得以农转非,后调回安国工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