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半进口石油需途径波斯湾 被迫紧盯美伊较量

新年钟声刚刚敲过,世界就不得不面对日益紧张动荡的中东局势。连日来,伊朗与美国的对抗再度升级,外界关于2012年海湾地区再度开战的猜想也随之升温。

面对美国出台的异常严厉的石油制裁措施,伊朗不惜亮出“王牌”,威胁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作为报复,而美国方面则表示,伊朗封锁海峡将是“不能容忍”的做法,美国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人称“中东油库阀门”的霍尔木兹海峡,是世界能源的供给要道,从这里向世界出口的原油80%以上运往亚洲,其中就包括伊朗原油出口的主要市场——中国。

有石油专家对《世界新闻报》指出,这条狭窄的海湾一旦被封锁,国际油价势必高涨,会带来中国经济发展成本上升等一系列严重后果。

美制裁击中伊朗痛处

2011年12月31日,美伊关系在压制与对抗中完成了跨年。

当天,正在度假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662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法案,其中一项是制裁伊朗的新措施:对那些与伊朗中央银行有交易的金融机构实施制裁,受制裁的金融机构将在美国金融市场被冻结。

路透社报道说,由于伊朗中央银行负责德黑兰绝大多数的石油出口贸易,如果严格执行这项制裁的话,大部分炼油厂都将不可能再从伊朗那里购买原油,“这等于是击中了伊朗的痛处”。

外界注意到,这份看似严厉的法案实则给伊朗预留了缓冲。譬如,法案强调避免国际原油市场的波动和价格飙升的重要性,对涉嫌与伊朗央行有往来的商业或其他国家央行将给出2至6个月的警告期。

法案还规定,如果总统认为相关制裁举措对美国国家安全有害,可以在通知国会后放弃执行这些制裁。

此前,伊朗方面已经发出警告,如果遭受石油出口的制裁,“后果会很严重”,伊朗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作为对西方的报复,“不让一滴油通过海峡”。

为了展示决心,伊朗从去年12月24日起,在霍尔木兹海峡举行了为期10天的代号为“守卫90”的海上军事演习。

演习区域从霍尔木兹海峡以东开始,跨越阿曼海,东至北印度洋公海,西到亚丁湾,覆盖大约2000平方公里的海域,创下了伊朗海军演习规模的纪录。

不过,看似火药味浓烈的霍尔木兹海峡,目前还没有任何动静。据悉,伊朗海军原计划在12月31日进行远程导弹试射,但伊朗海军副司令穆罕默德·穆萨维当天却向媒体透露,导弹试射将改在未来几天内进行。

就在同一天,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贾利利表示,伊朗已向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和德国发出正式邀请,呼吁重启伊核问题谈判。而之前令人揪心的美国航母“闯入”伊朗军演海域事件,也以有惊无险告终。

伊朗不会自封“命门”

尽管中东局势还在小火中煎熬,但国际社会的神经丝毫没有放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2月2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有关提问时表示,希望霍尔木兹海峡地区保持和平稳定。

12月28日至29日,中国外交部副外长翟隽赴伊朗进行例行政治磋商。路透社分析说,中国外交部在不寻常时刻作出的反应,表明了中国与伊朗商业关系的敏感性。

霍尔木兹海峡位于阿拉伯半岛和伊朗南部之间,其最狭窄处仅48.3公里,是沙特等重要产油国海上输出石油的必经之地,也被视为西方国家经济的“战略咽喉”。

据统计,世界上近40%的石油以及数量可观的天然气由此输往全球各地,2011年每天通过这里运往世界各地的原油达到1700万桶,其中80%以上运往亚洲。

伊朗海军司令萨亚里日前曾表示,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输油路线“比喝杯水还容易”。然而,这在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马小军看来,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他在接受《世界新闻报》采访时表示:“从技术上来说,伊朗是没有能力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况且,伊朗封锁海峡,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自己。”

有分析指出,伊朗没有整编舰队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能力,因其舰船吨位较小,无法协同编队在开阔水面停留数日。

不过,若伊朗真想制造麻烦,倒是可以用导弹或鱼雷攻击油轮和西方战舰,或用小船制造自杀性袭击。但伊朗真要下手也不容易,因为驻扎巴林的美国第五舰队就在附近。

“美国势必会不遗余力地保卫海湾国家石油进出的安全,最近几天,美国加紧向海湾国家出售军火,就是一个例证。”马小军说。

马小军告诉记者,霍尔木兹海峡的最大客户其实是伊朗自身。石油是伊朗经济的命门,目前,伊朗是欧盟第五大原油供应国,也是中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主要原油出口国。

一旦伊朗真的封锁霍尔木兹海峡,首先会把伊朗的石油出口之路堵死。

“海峡危机”对中国威胁大

马小军认为,即便伊朗不能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可一旦真打起来,必然会对国际原油市场产生巨大冲击。

实际上,从2011年10月开始,随着伊朗局势吃紧,国际油价已经再度上扬,一度升至每桶100美元左右的水平。11月西方国家决定对伊朗发起新一轮制裁,导致国际原油价格从75.67美元/桶一路震荡上行。

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徐斌告诉《世界新闻报》记者,根据相关机构发布的数据,一旦霍尔木兹海峡被封锁,原油价格飙升到每桶200美元以上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

当前,欧洲正被债务危机搞得焦头烂额,美国也处于经济周期的下降运行中,中国2012年的经济形势同样不容乐观,一旦中东油路被切断,全球经济无疑会面临雪上加霜的威胁。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员雷思海认为,不管伊朗是否会去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只要该地区保持“乱而不战”的态势,市场的心理预期就会推升油价至高位。

而油价一旦飙升,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就会立刻显现。目前,中国70%甚至80%以上的石油都要从海外进口,伊朗的局势会牵动整个世界的油价走势。以目前原油价格为90美元/桶为例,如果油价升至150美元/桶,中国的工业原料成本就会上升一倍。

雷思海认为,中国目前正努力将通货膨胀率压低至4%左右,一旦世界油价大幅上升,很可能会加大中国输入型通胀的压力。这样一来,中国经济以及货币政策的难度也会加大。

中国急需加大战略油储

市场分析师认为,鉴于工业生产的增长和较大的汽车保有量,中国2012年的原油需求将维持稳定增长。而作为中国第三大原油供应国的伊朗,对中国保持稳定原油供应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已经取代欧盟成为伊朗最大的石油贸易伙伴。截至2011年前6个月,伊朗每天向中国运送54万桶石油,超过中国每日石油进口总量的10%。中国有近50%的石油进口要经过霍尔木兹海峡。

面对潜在的地缘政治风险,外界分析认为,中国急需加大战略石油储备,增强抗“外伤”的能力。

英国《金融时报》去年11月的一篇报道称,中国战略石油储备计划的存储目标是5亿桶,大约相当于100天的供应量。

但截至目前,中国石油储备略高于1.1亿桶,仅够维持一个月的供应。中国应当继续推进战略储备基地建设,并适时购入石油,逐步达到相当于90天石油净进口量的水平。

徐斌表示,扩大石油储备既是中国必要的“防身术”,也是中国提升在国际能源市场话语权的战略手段。

目前,美国已将石油储备作为争夺石油定价权的机制,油价走高时就会释放储备,以达到平抑油价的目的。

国际能源署(IEA)也有释放石油储备的机制。IEA要求每一个成员国具备90天的储备量,在原油生产国推高油价的时候,消费国就释放一定的储备石油来平抑价格。

“加入IEA的成员国还可以享受联动机制,即一旦油供出现停滞,成员国就能共享彼此的储备原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