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陈明仁当排长的时候去嫖娼,得了杨梅大疮,他说这是某些嫉妒他的人暗算他。


第一次当师长时(80师师长),统共两个旅,就被工农红军吃掉一个。蒋鼎文上报他作战不力外带克扣军饷,结果陈明仁被从师长降为低于旅长的第2师参谋长,他解放后写回忆录说是蒋鼎文陷害他。


第二次当师长时(预2师师长),克扣军饷,倒卖军需物资,当时就他的预2师穿的破破烂烂,又被撤去师长职务。他解放后写回忆录把自己说成是反蒋的勇士。


去陆大读书,吃喝赌舞,就是不爱去上课学习,三年下来总共也没上过几天课,连毕业论文都是“戴坚”捉刀。解放后写回忆录他把此事说成是他不愿打内战的光辉事例。


二打四平,前线都交上火了,他的71军一个师被击溃,而这位军长还在沈阳搂着女人跳舞。


三打四平,守到了援军赶到,这位立马趁机虚报军粮损耗,倒卖军粮大发其财,又被撤职。


长沙起义,这位后来的陈上将创造了“自己班底大部跑光,带着别人的班底光荣起义”的“奇迹”。


总结:陈明仁三次因为克扣军饷,倒卖军需物资被撤职,都是别人在迫害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