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9年,央视“名嘴”白岩松到美国公干,公费赴美国拍摄专题片《岩松看美国》,此番赴美,对白岩松来说,最得意的恐怕不是例行公事的做节目,而是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到耶鲁大学做了一次演讲,演讲的标题叫“我的故事以及背后的中国梦”。

看了官方网站正式的“节本”或者其它媒体的“全本”,草民没完全搞清楚白岩松云山雾罩的“中国梦”为何物,因为白岩松以自身为样本的滔滔不绝,仅仅能够表明白岩松自己如何“发迹”成为精英的,换言之,白岩松的“中国梦”不代表大多数国人。

比如:在一个以“拼爹”为标志语言的时代,白岩松神侃“中国经历了这三十年,有无数个这样的家庭。他们的爷爷和奶奶依然在农村,依然守候在土地上,依然去拥有很微薄的收入,千辛万苦。…他们的父亲母亲,已经离开了农村,通过考大学,现在在中国很多大的城市里头拥有了很好的工作,而这个家庭的孙子孙女也许此刻就在美国留学,三代人,像经历了三个时代。但是在目前的中国,你随时能找到这样的家庭。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现场就会有很多的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他们的家庭构成就是这样。”

草民仿佛又听到晋惠帝的那句“何不食肉糜”,白岩松嘴里的“许许多多”精英吃香喝辣,香车宝马,游历五洲,似乎13亿人都“沾光”,与白岩松一样实现“梦想”了。

白岩松一贯的滔滔不绝也有致命的缺陷,就是舌头和牙齿跟脑子不商量,一张嘴就乱来。

白岩松说:“第一要讲的年份是1968年。那一年我出生了。(众笑)但是那一年世界非常乱,在法国有它的这个,巨大的街头的骚乱……在美国也有,然后美国的总统肯尼迪遇刺了……但是的确这一切的原因都与我无关。(哄堂大笑)”

媒体在传播此番话的时候特意标出了这个“哄堂大笑”,为什么“哄堂大笑”呢?看过网上视频,白岩松用汉语进行的演讲,有一个女声在翻译,不知道这位翻译好不好意思把这段话翻出来“然后美国的总统肯尼迪遇刺了”。如果翻译照翻不误,简直是在抽翻译自个儿的耳光,地球人都知道,美国总统肯尼迪1963年11月22日下午被刺杀。白岩松把自己1968年出生与肯尼迪总统遇刺用“然后美国的总统肯尼迪遇刺了”关联起来,难怪底下的听众要“哄堂大笑”了,难道耶鲁大学的高材生们连自己国家的肯尼迪总统何时被刺都“不知道”,要白岩松用自己的生日提醒人家?

草民以为,或许底下的听众已经意识到,台上的这个家伙用中国话说就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主,到美国的地盘上玩“穿越”意识。

在白岩松的演讲中,1978年以前,对于白岩松来说,是“绝望”的,而且,白岩松一生下来就“绝望”了,为什呢?

白岩松说:“但是当时很遗憾,不仅仅是我,几乎很多的中国人并不知道这个梦想,因为当时中国人,每一个个人很难说拥有自己的梦想。因为梦想变成了一个国家的梦想甚至是领袖的一个梦想。中国与美国的距离非常遥远,不亚于月亮与地球之间的距离。但是我并不关心这一切,我只关心我是否可以吃饱。因为我刚出生两个月之后就跟随父母被关进了文化大革命特有的一种牛棚。因此我的爷爷为了给我送进牛奶吃要跟看守进行非常激烈的搏斗。(众笑)”

白岩松此处不无轻浮地揶揄了一把“一个国家”和“领袖”,但“刚出生两个月”就被“关进文化大革命特有的一种牛棚”的白岩松却懂得有没有“梦想”,最奇特的是,“刚出生两个月”的白岩松就能够“只关心我是否可以吃饱”。

“因为”被关进“牛棚”,“因为”爷爷送牛奶之不易,所以两个月的白岩松“只关心我是否可以吃饱”了,多么奇妙的逻辑。

但婴儿饿了肯定会哭,但并非是其有“关心”的能力,“关心”是一种思维状态,刚生下来两个月的白岩松饿了会嚎哭,但肯定不是因为“关心”而是因为本能嚎哭,这点常识大家都应该懂,包括耶鲁听白岩松演讲的各位精英。

白岩松还揶揄了一句“我的爷爷为了给我送进牛奶吃要跟看守进行非常激烈的搏斗。”,所谓“文化大革命特有的一种牛棚”被白岩松用一个“关”字和一个“看守”描述得阴森可怖,连爷爷要送牛奶进去给会“关心我是否可以吃饱”的两个月大的白岩松都要经过与“看守激烈的搏斗”。

草民怀疑白岩松把历史上被蒋介石特务在撤退前残杀的渣滓洞中关押的小萝卜头的悲惨“穿越”到自个儿身上,可惜小萝卜头一生下来就当了名副其实的囚犯,哪里有什么“爷爷”敢同渣滓洞的国民党特务看守“激烈搏斗”去送牛奶。

白岩松以滔滔不绝著称,但滔滔不绝中的逻辑和事实就被无视了,到耶鲁这样精英荟萃的地方演讲,居然把美国前总统肯尼迪被刺的时间“搞错”,恐怕只有生下来才两个月就“只关心我是否可以吃饱”的神人才有如此的功力。

还有一点值得白岩松探讨的是,当年爷爷送的牛奶里有没有三聚氰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