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裕之新月阵

刘裕之新月阵

东晋帝国元帅刘裕发兵北伐,欲图完成由南向北统一中国的伟业,当军队行进到黄河时,遇到了北魏帝国的阻截, 刘裕军在南岸布防,北魏军在北岸步防,每当刘裕军在沿黄河南岸前进,寻找登陆据点时,北魏军就派出数千骑兵跟踪,防止刘裕军登陆黄河北岸,并且把因强风吹断缆绳漂到到北岸的刘裕水军全部杀死,等刘裕军派水师兵攻击时,北魏帝国骑兵又撤走,等刘裕军一离开,北魏军队又回到岸边骚扰,一时间刘裕军束手无策。

刘裕军跟北巍军拓跋嗣的较量,第一回合明显是北魏军占了上风,可刘裕不是等闲之辈,他是一个越挫越勇的家伙,很快他想出了一个新奇的阵法,新月阵,这个阵法跟汉尼拔的缺月阵相反,他的中心思想是以黄河为月弦,以车阵结成环型工事,这点颇有李牧对付匈弩对付骑兵的味道,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布置的,面对数千骑兵雷霆万钧般的冲击,防守的士兵肯定需要过硬的心理素质和坚强的耐打击能力,刘裕出了大血本,派出了自己的最精锐部队,侍卫队,公元四一七年,夏季四月,刘裕为了不惊动敌人,命令侍卫白直队长丁旿率卫士七百人,分乘一百辆战车偷偷在北岸登陆、然后在距离北岸一百步用战车搭建环形工事,每车布置七名勇士,两端紧靠河道,车与车之间用木栅栏连接,布阵结束后,在阵中竖起一面 白色羽大旗。北魏骑兵不知道这个奇怪的阵势有什么用,而且认为区区几百人的简单战阵根本挡不住数千骑兵的第一波攻击,所以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观望,正像孙策所说:“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前线指挥将领的临场指挥往往决定了战役的胜负。北魏骑兵错失了对刘裕先锋布阵士兵毁灭打击的机会,否则再勇猛的七百勇士也挡不住数千骑兵的铁骑,现在轮到刘裕占主动权了,新月阵白色羽毛大旗一竖起来,早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宁塑将军朱超石率领南昌人胡藩等两千人马上从船上飞奔而至,这样每车就多了20个士兵,他们一到新月阵中,马上加固阵形,在木栅栏和车辕前面钉上了防箭木板,并在阵中安置了一百张机械强弩。北魏骑兵指挥娥清,阿薄干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急忙指挥骑兵攻过来,并且以宰相公孙嵩三万骑兵作为后援,向新月阵发起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布置在阵中的一百张强弩精确射击,在远处杀伤北魏的骑兵,而躲藏在战车后面的勇士用长矛和弓箭杀伤冲到近处的敌人,北魏的五千骑兵面对2700的刘裕军根本占不到什么便宜,于是宰相公孙嵩三万骑兵全部压上,黑压压的一片凶猛的攻上来,而朱超石和丁旿军就好象暴风雨中的小船一样,随时都可能被锨翻,一百张强弩发射的间隙,不断有北魏骑兵攻击上来,眼看就要攻破新月阵了,还好朱超石的临战指挥能力很强,马上把丈八长矛折成三四尺的铁矛,把前端敲打锋利,然后装在机械强弩中发射,一矛射出去,可以洞穿三四个士兵,这是可怕的杀伤力,一波就能杀死三四百士兵,北魏军队被这种新式武器杀的魂飞魄散,马上转身狂奔逃命,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溃败的士兵冲破了自己的大本营,宁塑将军朱超石率兵反击,刘裕又及时派出宁远将军刘荣祖配合宁塑将军朱超石扩大战果,在追击过程中,北魏军冀州督导官阿薄干被侍卫白直队长丁旿杀死,后来在朱超石在半城又大破北魏军。

这是一次典型的以少胜多的战例,刘裕用创新战法,依托黄河自己占优势的水军,水陆配合,在陆地只用2700人的精锐部队打败了北魏35000的骑兵部队,真是以一当十的胜利,取的了极大战果,威慑了敌人,自此北魏军不敢跟刘裕再战。新月阵也是世界战争史上最早的水陆两栖战法,是中国古老战术的典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