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生涯—山上最后的日子

当初夏的太阳冉冉升起,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白灰色的云朵,呈现出谈红色的朝霞,火红色的云彩让人感到无比的温馨和迷人,路旁遮荫的绿叶在火红色的太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妖娆,田野里的一望无根的葡萄架,在各色野花的存托下,显着格外的芬芳, 就像秀在大地上一块绿色绚丽的毯子,成群的蜜蜂犹如恋人围绕在花丛飞来又飞去,只有那有心人才能记下此刻风景。

我怀着坎坷的心情来到山下(连队部),也许这次真的是玩疯了,我害怕他(连长)的瑞光,透过我的眼神穿透我的一切,我深知他的脾气,我不想将这“波澜”用在我的身上,我使劲地低着头,我想如果地下有地洞我立马钻进去,不管我怎么躲避,灾难还是来临了,我知道新的一轮“芒果汁”开始了(我们挨批叫芒果汁),不一会儿,连长粗大的男高音再次从空中传到我耳朵里,说:“你,你红毛了,枪是随便乱射的嘛……”,我端在手里的半碗粥一颤不小心撒在地上,白白的粥很显眼,我傻傻地站在那里翻着白眼珠,不知所措,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上帝的保佑,让我躲过这“灾难”,我不想听到“婆婆”般的唠叨,我不想这高压是的声音,总在我的头顶上盘旋,我希望有一彩霞把我划为彩云,将我带到无忧无虑的世界,也许众多的命运总是要人扛的,也许他真的累了,声音不在那么的高大了,这是气呼呼说:“熊屁孩,将你的包裹打好滚回营里去”,难道要我离开这“鬼地方”吗?我是喜悦还是……,忽然,我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顿时一股酸水拥上心来我奋力地挣扎,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嘛,我的心一下热了起来,一路小跑回到了营里,当我拿到命令我的心一下掉进冰窟里。

我坐在吉普车上打开后面二扇门,看着那车轮压出的落叶在风的吹拂下,随风不停地摇摆着,我无心观赏周边的风景,我不知道《士兵突击》里的徐三多,是怎样度过他坎坷一生的,但这样的人生之路真让我感到厌倦了,我不想在这么不停地奔跑,我累了,需要一个安静地方息会,可是你越想总是找不到终点站,目标离你想象的就越来越远, 我想这样的人生只有“上帝”知道, 但“上帝”又不会眷念任何人不会顾及你的感受,给人的总是痛苦与迷茫,我想尽一切往上爬可就是抓不到救命的稻草,我拼命地寻找着,属于我的稻草,我不想被“蚊虫”咬伤,不想下一个痛苦者是我,我尽力寻求着自我寻找着那份属于我的快乐,我只能随着车轮的声音将自己的心灵的伤痕抹去,等待着明天的来临时的点点灯火。

在那改革初期的年代里,部队为了响应中央军委的号召,部队首先要让利与民,要大力开展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己自足的精神,让地方有一个大的优越发展的空间和环境,各营区根据自身的力量,根据自身发展的优点,大力开展基地建设,培养出军事以外的专业人才,我在这个大的背景下怀着首长的重托,怀着另一个“大学梦”走进到了《武昌科研养殖基地》,清晨,当人们还在梦香中这里的船就在河上荡漾,微微的风拍打着河面河水生出一段段波澜,当打鱼的小船划过一道道圈就像呼啦圈一样,这时划着船的人们已将撒下,一条条鲜活的鱼在网里活蹦乱跳着,犹如无人般游龙戏凤,我使劲地摆弄着渔网让鱼儿乱跳,悠然自得地享受着鱼儿给我带来的快乐,这种收获感就会悠然而生,我不敢想象中的明天,我渴望着大城市里的繁华与热闹,我不想酷似《世外桃源》在我这发生,我游荡在人生与游戏之间,极力寻找着属于我的梦。

我迎着清晨朝霞静静地走到河岸边,清清的河水让我感到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我不管有多么的不开心多么的忧虑,我总要迎接这一天的到来,风吹在我的脸上让我感到一些凉意,我喜欢站在河边静静地想着仅仅只属于我那点梦,我陶醉在我梦里不想醒了,忽然,有一个声音将我从梦里惊醒,我拼命往岸边划去,眼前的一切让我惊讶不已,我饱含着热泪如同孤儿见到了曙光,我知道又一次大迁移开始了,我带着夏日的风带着快乐随着车轮离开这偏僻地方,去迎接城市的灯光和窈窕淑女,那怕就是一次穿过,也能洗清我心灵的寂寞和忧伤,通往甘露山的路还是那样的凹凸不平,只有那青砖的瓦房让我感到有家的感觉,我静静地躺在床上脑袋里一片空白,手里却无聊地翻着那本翻烂的书,心里却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我已该到退伍的兵年了吧,我掰着手指……,不知过了多久,蒙隆中我听到门吱一声被打开了,一股清香迎面扑来有一个小女孩站在我面前,我如同梦境般,我使劲地揉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这是真的,也许我这兵当的太久了看得是清一色的绿,现在太需要这种梦境了,我想让自己从梦幻中清醒过来,我使劲地咬着手指想让自己冷静, “乖乖”,这不是梦是真的,一个亭亭玉立的仙女站在我面前“咯咯”地笑着,我一纵身从床上跳起来迅速地扫描着,恨不得从外到内来个大检阅,我可不想让他飞了,心想七仙女串错了门我可不是董卓, 我激动的飘飘然并带着的颤歪歪声音说:“你从哪掉下来了的”,她说:“我从天上掉下的”,她的的声音是那么柔软,那么的疏,让我全身发痒像丢了魂似的,刹时间,我有一种冲动的感觉,我的脸通红,我想一下子……,坏了,坏了,也许我呆在男人堆太久了,发现我的裤子有点潮,她咯咯的笑着说:“你在想什么了”,我红着脸说:“没,没想什么”,心里却砰砰地乱跳,我迅速地弯下腰去捡丢在地上的书,也不知怎么了,当我弯下腰去捡时她也弯下了腰,就听到嘭的一声两个人的头碰到了一起,那个痛!我赶紧用手揉了揉头说:“对不起,对不起”,她看着我慌乱的样子不停地用手捂着嘴笑着,笑着我脸上的汗珠汗往外直冒,她看了看我过了一会儿,揉了揉自己通红通红的脸说:“看你那傻样,你能将羽毛球拍给我玩一下吗?”,借,借,借我人都行何况一个羽毛球拍了,也许这是“上天”给我的缘分,让我在最孤独无助时候认识她,让她的腼腆带着羞涩的样子停留在我的脑海里让我难以忘怀。

这是一个中午时分,我没有像以往一样来到山上,而是来在山下(山下连队部)的吉普车里想着她,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多久,我害怕“连老虎”知道,我怕连长再跟我上山看见她,我无聊地扳着车的档位寻找着自我的安慰,忽然,看见一个穿着空军服装的人走进连部,我心想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人走亲戚,今晚可要加餐了我可好久没喝酒了,没过一会儿炊事员老彭来找我,我可了坏了,彭叔叔(老彭是49年生辰,他长要我们叫他叔叔)要到黄陂买菜去吗?我打开车门做了个让他上的样子,他说:“那是奥,棒棒地(武汉方言)连长要你去趟连部,我疑惑地走出车子,当我的脚要跨进连部时,这个人转过身来对我说:“你现在跟我走”,我?我疑惑地望着连长想从他那找到答案,可他只是笑了笑摆了摆手说:“你现在不归我管了”,我傻傻望着连长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奶奶的!我可只有半年就退伍了,这一下我又成为“孤儿”了。




本文内容于 2012/1/12 21:49:04 被guganmiyu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