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娜塔莎》热播 高满堂要让年轻人相信爱

《我的娜塔莎》热播 高满堂要让年轻人相信爱

《我的娜塔莎》正在河南卫视和土豆网热播,中国男人庞天德与苏联姑娘娜塔莎跨越50年的艰难爱情,赚取了无数眼泪。昨天,编剧高满堂接受采访时表示,写这样极致的爱情是希望给现在的年轻人一些提示,让他们继续相信爱情。

谈初衷:给年轻人一些提示

我的娜塔莎》中,高满堂用极致的笔触来描写爱情。这其中除了庞天德与娜塔莎长达50年的艰苦爱恋,还有顺子与满江红、傅景惠与翟丹青超越生死的爱情。高满堂说,写这些或沉重、或热烈、或执着的爱情,是希望给现在的年轻人一些提示,让他们继续相信爱情。

高满堂认为,随着社会进步爱情的内容不断丰富,很多年轻人认为婚姻特别简单,“离婚的也特别多,对此我很忧虑,因为离婚对孩子的伤害非常深。我想把这些已成为过去时的爱情说给年轻人听,重温一下他们的父辈对爱情的态度,给他们一个参考。”

高满堂说,他不想灌输什么,“我只想讲一个有意思的故事给年轻人听,让年轻人愿意接受。”

谈创作:人物故事都有原型

高满堂说,创作这个戏的时候,他就想到跟大连联系起来,“解放大连时出现了一个现象,很多苏联红军和中国妇女结婚;日本战败后遗弃了很多妇女和孩子,这些妇女为了生存很多与当地人结了婚。大连有一个烈士陵园,我曾经去那里考察过,安德烈、瓦洛佳等很多名字都在上面。这么多年轻的生命都献给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了,这些事实和我的创作想法突然贯穿在了一起。”

高满堂表示,《我的娜塔莎》非常接历史的地气,几个主要人物也有原型,“比如朱亚文饰演的抗联战士庞天德跨越雅斯科森林被苏联红军俘虏,经过反复核查确认身份,编入第88国际旅是有历史根据的。”

在写作前,高满堂进行了大量的走访,“三年前一个前苏联老战士代表团访问大连,我参加了他们的联谊会,半个世纪后再见到他们的中国恋人,都是老头老太太了,甚至语言都不相通了,但老人们抱在一起,哭得一塌糊涂,这种场景对我的刺激很大。”

谈结局:为图喜庆改大团圆

《我的娜塔莎》小说中,庞天德和娜塔莎最终还是没能在一起。但在电视剧中,高满堂说改了结局,“郭靖宇导演希望改一下结局,他说咱从元旦播到春节,观众看得涕泪滂沱,得骂咱们呀!过年图个喜庆,让两人在一起也挺好的。”

高满堂在《我的娜塔莎》中把爱情写到极致,同时也营造了他所说的云端的浪漫,比如庞天德和娜塔莎用旗语这种独特的方式来传递爱的信息,“灵感是我们小时候就有旗语课,每个人做一个小红旗、小绿旗,表达一些意思,用在这里面特别有意境。”

有极致的浪漫,就有极致的伤怀,比如顺子与满江红、傅景惠与翟丹青这两对情侣,就让观众痛彻心扉。顺子死在满江红怀里,满江红开枪自杀,践行诺言;傅景惠看着爱人被杀,宁愿带着腹中孩子一起赴死……这些爱情,震撼人心。

演员说话:姜峰演反派很过瘾

《我的娜塔莎》中,除了朱亚文和伊莉莎,反一号“佟知非”的表演也非常出彩。演员姜峰表示,这个角色越被观众讨厌,他的表演越成功。

从《乔家大院》里的崔鸣十到《当铺》中的尤光耀,姜峰饰演的反面角色深入人心。对佟知非这个角色,虽然不讨喜,但姜峰说演得很过瘾。他笑言,在《我的娜塔莎》中他把这辈子能想到的缺德事儿全都干了一遍,坏得淋漓尽致,“这个角色就是招人恨的一个角色,观众的反应越强烈就证明观众越认可!”导演郭靖宇对姜峰的表演也很认可,“姜峰是个特别注重细节的演员,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总能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我想要的东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