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2年01月09日 10:13

来源:凤凰网历史

核心提示:就在蒋氏父子想方设法因应美国一连串军援缩减的时刻,1971年的10月25号,联合国召开大会,一通横越太平洋的电话,撼动了蒋氏政权。

凤凰卫视2012年1月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赵少康:欢迎收看《凤凰大视野》。国民政府退守台湾后,蒋介石念兹在兹的就是反攻大陆。经过15年的努力,他将1965年定为反攻决战年,还在北台湾新建的中山楼,设置了兵棋推演室,但他的反攻决战梦,却在当年的一场八六海战,两军对垒后濒临瓦解。此时国府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美国,企图以联中制苏,巩固霸主地位,诡谲的国际情势更让蒋介石的国光计划彻底幻灭,直到他走完人生的旅程,依旧无法如愿踏上归乡路。

解说:1965年8月5号深夜,台湾军方派遣了十多名特种作战队员,到福建汕头外海的东山岛,进行侦察行动。当时担任海军训练组长的叶昌桐接获命令出海,却在最后一刻被迫放弃任务。

叶昌桐(时任太康舰舰长):因为八六海战之行,是非常机密的计划,是在作战组,作战组的少数人在做这个东西,我在训练组,我是派太康(舰),但是很不幸我到了船上,因为某个装备,在我上一任舰长的时候,已经损坏了,美国顾问不准我这个船再运用再出海,免得加深它的伤害,伤害的程度,所以那个时候的这个执行这个任务的指挥官,临时从马公调了一条船来,我就没去。

解说:章江舰和剑门舰,从高雄左营军港出发后,为了防止共军雷达侦测,刻意关闭船上的通讯系统,并绕道香港外海,再转往东山岛。

雷学明(时任海军中将):两个船,都不能发任何无线电波出来,不但是电话不行,甚至于所有发出无线电波的都不行。人家就可以收得到,也不能跟“国内”联络。所以你们看,这两个人等于是孤儿一样。

解说:但大陆情报人员早已掌握国府军队的侦察行动,于是解放军的军舰和船队,在广东汕头海域守株待兔。

雷学明:章江先被人家打沉,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无线电不禁止了,那么这个指挥官,我的队长姓胡,胡嘉恒,带着这个剑门赶快赶去救人。军舰最怕鱼雷,因为炸弹炸上面,炮弹打舱面,鱼雷是打舱底,打底下,一打了底下就漏水,就沉没了,到了8月6号,就八六海战,这个两条船都沉没了,中共也沉没了5条。

解说:两艘军舰相继沉没,仅仅一晚就造成了国府海军200多人伤亡,不过空军却仍按兵不动,消息传到蒋介石耳里,怒不可遏。

雷学明:蒋“总统”召集这些高级将领,在“国防部”作战会报,在会报上面,他一言不发,一言不发,面色沉重,会报完了之后调头就走。然后下午就召开,在这个官邸,就在草山,阳明山,就把各军总司令找来。各军总司令找来,空军跟海军总司令还在吵架。你为什么不支援我,空军说我怎么知道,你又没通知我。“蒋公”不晓得怎么听到了以后,“蒋公”更生气。

解说:国府军队,不仅在战场上失利,连情报战和三军调度都出了问题,一场八六海战,再度惊动美方高层,也让国光计划意外曝光。面对美方决定中止军援的压力,蒋经国衔命赴美,试图缓和美台紧绷的关系,并寻求援助。

张淑雅(专研美台关系学者):那本来如果照共同防御条约的那个约定的话,你本来要很多那个,部队调动的时候,你本来就要跟美国讲。所以事实上,反攻是必须要它讲说,我们准备好了这样,那边情势怎么样怎么样,那我们现在可不可以做这样子。蒋经国两次亲自去说服,都没用。那克莱恩也带了讯息去,回来也是说,好像没有办法。

解说:美台关系陷入僵局,但就在八六海战后3个月,金门乌坵西南海面上,两艘军舰执行伤患接运任务时,再度被中共鱼雷快艇包围。双方激战一夜后,国府一艘军舰遭鱼雷击沉,另一艘逃至乌坵泊地。

朱元琮(时任国光作业室主任):到这个金门北面有个乌坵补给,晚上被共产党给射下,它那个小艇,看也看不到,就是防御不够,主要是大意了,大意了。老先生生气。

解说:蒋介石勃然大怒,美国更是气愤,对于国府不顾双方约定,一再调动部队,引发台海纷争的行动。美方决定,授权驻台美军全面控管。

张友骅(台海军事评论员):美军最注意的两个单位,一个是陆战队,一个是就是空降部队,经常未经通报,它(美军)进入我们的营区或者乘直升机下来,它(美军)就开始点名说,哪一些人不在,如果你超过一定人数不在营的话,他们就合理地怀疑,他们合理地怀疑,这些人是不是被派大中国大陆去了。

解说:海战节节失利,又受到美国的制肘,蒋介石的信心受到重创,但尚未绝望。蒋介石计划派兵滇缅边区,往大陆云南分进合击,然而情报战,再次让蒋介石栽了跟斗。

孔令晟(时任蒋介石侍卫长):这个计划被毛泽对同那个周恩来晓得了,毛泽东就派周恩来,派了很大的部队,到滇缅边区,因为缅甸的部队,没有部队的力量,他(毛泽东)用军队,用大量的军队。周恩来到景东,就是我讲的那个景东,原来那个是个情报交流的地方,结果把我们封锁起来。

解说:这一次美方直接缩减供应台湾的军援物资。

帅化民(台湾军事专家):第七舰队不但是不协防,而且等于是看住我们,不让我们反攻大陆。到这个时候,再加上章江舰,剑门舰两条船,其实那两条船是无关大局,第三个因素就是我们的情报有问题,经常我们派出去的特种部队,蛙人部队,到了大陆被人家抓起来,情报外泄。

解说:即使战事连连挫败,蒋介石仍不放弃,在沿海的反攻计划。位于阳明山的中山楼,拥有中国宫廷风格的建筑,进出皆是党政军高层,但鲜有人知道,中山楼的二楼别有洞天。

邱玲慧(中山楼文史工作者):二楼主要的规划,就是蒋先生跟夫人的起居室,蒋先生跟夫人起居室的西侧,设计了一间兵棋推演室,里面于西元1970年的时候,现地制作了四座大的兵棋模型,以及两面大型的地图墙。当年只有重要的将领才可以进入到兵棋推演室,跟蒋先生去做军事的报告。

翁元(蒋介石贴身侍卫):这个兵棋室是“国防部”它参谋本部的一个简报室,所以每个礼拜,礼拜四是作战会谈,礼拜六才是军事会谈。那这个因为夏天(蒋先生)搬到阳明山以后,为了方便他的作息时间,所以减缩了他回台北的路程,所以在这里(中山楼)做为他夏季的这个办公场所,所以这两个会谈是,大部分都是在这里举行的。

解说:蒋介石深知传统武力已经无法和解放军相抗衡,他不时模拟作战计划,准备伺机而动,但谁都没有想到,最后重挫蒋介石反攻大计的致命一击,居然是诡谲多变的国际情势。

解说:1969年1月20号,尼克松就任美国总统,中国和苏联的关系,也在此刻急速恶化,为了拉拢中国,美国的外交策略,转变为联中制苏。

张友骅:尼克松上台以后,它局势它马上它就变了,那这个中间的变化快不快,它非常快,我算过了,到了1965年,一直到了1965年,八六海战完了以后,那我们现在可以陆陆续续看到很多的档案,美国对于台湾的一些要求,还有美国对于台湾一些作为,已经非常不耐烦了。

解说:国府的对外关系,在短短的几年间,急转直下。两年后的2月,尼克松抵达北京,在与毛泽东会晤后,与中共国务院周总理周恩来签署了上海公报,这份公报彻底扭转了美国、大陆和台湾三方的局势。美国希望透过这份公报的签订拉拢中共,削弱苏联对美的威胁,美国更允诺大陆,将陆续撤离在台的军事布局。

扶台兴(昔台湾陆军少将):那时候其实美国准备跟我们断交的,前几年的时候,它顾问团的那个编组人数,已经减到最低限了。因为它要考虑到预算的问题,它减了很低,所以真正并不是像刚开始的时候这样,每个师啊,都有分配这个顾问,它后来就几乎都没有了,都集中在总部。连军团可能都没有,只有在总部,有几个顾问,他们是不定期的到部队去看,部队的这个重大演训,然后做指导。

解说:但美国基于自身的利益,在拉拢中共的同时,仍私心期望,能维持台海分裂状况,因此表面对中共承诺,暗地里仍持续对台军援。虽然蒋氏父子心中百般不满,但也只能在美台关系,完全断绝前,尽力争取援助。美国陆续把二次大战末期服役的两艘老旧远航潜舰海狮号及海豹号转售给台湾,但不搭售鱼雷。因此两艘潜舰,并没有作战能力,只能执行布雷,或载运部队等工作。

郑继文:特别1971年开始,(美国)它供应了大量这个二战汰除这种,二战时代封存这种,这个驱逐舰,也就是后来这个我们海军里面相当有名的阳字号系列的驱逐舰,当时整个1970年代,要到1980年代初,总共供应大概二十几艘,相对比较现代化的军舰。

解说:另外在空军方面,美方首次授权美国航空公司技术转移和国府签署合作协议,在台生产装配F5E型战机。

施孝玮(台湾军事专家):断交之前,那美国也透过了那个合作生产,让台湾开始生产F5E的这个战斗机,但是我们知道F5E、F5F这个,那个俗称中正号这个战机,它虽然说轻巧然后刁钻,但它完全是一种所谓防御性质的战机,它的航程不长,它的载弹量也非常的有限,它虽然说在空战中它非常的灵活,然后但是它整体来讲,它是属于一种防御性的战机。

解说:造价低,拥有比较高的灵活性,及近距离缠斗能力强等特性,使得F5E型战机,成为国府空军的主力战机。但在此同时,美国开始撤离原本部署在台南空军基地的核子武器。

根据这份美国驻台大使安克志,在1974年发出的电报显示,当时他曾与蒋经国秘密协商后,才在7月,全面撤除部属在台南空军基地的核武设备,移往菲律宾的克拉克空军基地。此时的蒋介石,面对美军顾问团的裁减,以及台湾只有防御性军备的困境,使他不得不找寻新的军备出路,透过伯格曼的居中牵线,以色列同意贩售天使导弹给台湾。天使导弹,总重430公斤,弹头重100公斤,可以装载于各式舰艇上,攻击半径20公里内的敌方船只,是当时蒋介石在面临美援军备减少,急需的攻击性武器。当时担任航海学校校长徐学海,全力推动这项军备改革。

徐学海(时任航海学校校长):我们后来我带了16个军官,其中3个上校,到以色列去操控它,一个专门做这个飞弹作战的一个系统。我们是用两本护照去的,为什么呢?途径这些中东的国家,飞机上要检查护照的话,你要有以色列给我们的签证的话,那可倒楣了,我讲,所以那个时候,很苦的这个样子。

解说:蒋介石并下令中科院仿制天使导弹,转制成雄风导弹,让台湾终于拥有自制的反舰导弹。

中科院的副院长,当年的副院长执行官夏新,后来终于在加州洛杉矶一个地方,叫West Columbia那个地方,找一个公司叫HONEYWELL,找到它,来给我们做这个系统。但这个系统并不是一个公司,一家公司可以做得出来,它们好几个公司,然后来终于为我们造成这个,造成这个一个系统,叫H930(作战)系统。

解说:就在蒋氏父子想方设法因应美国一连串军援缩减的时刻,1971年的10月25号,联合国召开大会,一通横越太平洋的电话,撼动了蒋氏政权。

应舜仁(时任蒋介石侍卫):老先生刚在大溪宾馆最外面散步,坐亭子底下,坐亭子底下散步,那副官就来报了,报告了。他说,这个联合国,我们退出了,那老先生那个帽子戴起来的,他帽子他头上一摸,帽子就摔到地上去了,摔到地上去了,那么我们旁边的一个副官,就在他旁边,他坐这里,我们距离稍微远一点,来不及接(帽子)了,那么副官就在他旁边,给他帽子捡起来,这是一个。第二,过了几秒钟,这个副官走到我旁边来,他跟我讲,他说老先生流眼泪。

解说:联合国大会的决议,让83岁的蒋介石,认清国际社会的现实,此时的蒋介石,运势不断下滑,不但国际地位,面临空前危机,身体状况也开始走下坡。

解说:1969年9月16号的午后,蒋介石和宋美龄的车队,准备前往阳明山的草山行馆,在上山的途中,一向控管严格的安全警卫工作,居然发生了失误。

何占斌(时任蒋介石侍卫):有个师长的吉普车下来,速度很快,很快大概是前导车开得好像,快要好像碰上了吗,前导车一个紧急刹车,一个紧急刹车了以后,我们跟先生夫人的车子,就是撞上去。当时蒋介石座车,受到严重冲撞,车队里的侍卫何占斌,是第一个打开车门的人。

何占斌:夫人因为已经是整个身体已经躺在下面了,躺下来了嘛,躺下来,那我要给她扶起来,扶到座位来,那这个时候夫人是比较好像比较痛啦叫痛,但是老先生还是一样,还是一样这个,很严肃地坐在那里,但是我就看到他,鼻子有点血,老先生鼻子有血。

解说:坐在蒋介石旁边的宋美龄,颈部撞伤,由于伤势不轻,立刻由医疗小组进行抢救。当时似乎只有轻伤的蒋介石,却在车祸之后,出现了气喘腿肿等,心脏病的征兆。

朱长泰(时任蒋介石侍卫):车祸以后,他自己给(严家淦)“副总统”讲,他说我这个丹田的气啊,现在咽不上来,再过一个年,就发现心脏扩大,后来就有心脏病。

解说:车祸后,侍卫长被调职处分,但蒋介石已元气大伤,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坊间也出现了许多耳语,为什么滴水不漏的维安,会出现重大意外。正在兴建的中兴宾馆风水问题,就成了众人捕风捉影的目标。在中兴宾馆的正对面,是蒋介石最赏识的将领胡宗南的坟墓。后依的七星山,则比五星上将蒋介石多了两颗星,这些都抵触蒋介石的风水要求。虽然耳语不断,但是蒋介石仍在车祸隔年,从士林官邸搬到中兴宾馆居住。就在两年后的仲夏7月,蒋介石的心脏问题越来越严重,最终禁不过病魔的摧残,倒了下来。

翁元:22号那天,我正好我当班,(蒋介石)中午就在二楼吃饭的时候,他吃一半,吃一半就吐,吐以后就开始气喘,所以他马上,我们就赶快清理完以后,(蒋介石)就吃不下了嘛,那就扶了他上床休息,没想到在休息的没有多久,大概一点多的时候,感到气就呼吸不顺,不能睡觉了嘛,就马上扶到对面,对面的卧榻上面,扶了去开始就昏迷。

解说:心脏科医师姜必宁,是医疗小组的一员,回想起当时危急的状况,最后还是来自美国的医师,救了蒋介石一命。

姜必宁(时任蒋介石医疗小组成员):蒋公在得到心肌梗塞跟脑中风的疾病的时候,陷入昏迷,那个时候,当然我们医疗小组请了美国的这个余南庚教授来紧急会诊,用最新的药挽回他的生命,让他寿命延长了三年。

解说: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从此之后,他再也无法离开病床和轮椅,而宋美龄也不得不同意让蒋介石住进医院的专属病房。

姜必宁:他得了急性心肌梗塞,跟脑中风的这个疾病,他已经是半身不遂,已经是这个每天离不开病床和轮椅了,像吃饭啦、洗澡啦,大小便啦,都要人家来侍候,要副官来帮助,但是可能啊,他的心理上,是比较有安慰跟寄托的,六病房整个一个病房,只住了“总统”一个人,那么蒋夫人,孔二小姐,经国先生,还有这个侍卫长,秘书啦,医师啦,都住在病房里面,整天的24小时的侍候。

解说:此时的蒋介石被病痛拖累,对于挂心的反攻大计,已使不上力。隔年7月20号,已有10年历史的国光作业室,正式宣告裁撤。心力交瘁的蒋介石,在医院住了3年,直到1974年圣诞节前夕,在宋美龄坚持下,搬回士林官邸疗养。1975年4月5号的夜里,士林官邸内的脚步声,没有停过。

姜必宁:先“总统”蒋公他就睡眠,他已经睡着了,在睡眠之中啊,他的心跳啊,在那监视器里面,突然停下来,当时我也在病床的边上,所以我们赶快就人工呼吸啦,这个心跳按摩啦,急救啦,注射药品啦等等,那夫人啊蒋夫人啊,他们都来了,那要我们再努力再试,我们试了差不多,急救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以上,才宣告死亡。

解说:油尽灯枯的蒋介石,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应舜仁:那时候9点多钟,这个哇这样一声叫起来,这个是夫人哭,夫人的声音了,那是夫人哭了,我们呢都发抖啊好像是,好可怕的样子,她发抖。

解说:这一夜,突然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下,怀抱反攻大梦的蒋介石,骤然病逝。1975年的春天,蒋介石还没看见核子计划的成果,也尚未实现率领国府军队返乡的心愿,就走完他人生的旅程。

朱元琮:哎,真的是遗憾,没有让他顺利完成,他说我把你们一群人带出来,就想把你们带回去。

解说:父死子继,蒋经国延续反攻计划,核武发展眼见快要成功,没想到就在1988年元月,中科院核研所副所长张宪义向美国全盘托出台湾研制核武的内幕后,美国立刻派员抵台,进行摧毁行动,并强制拆除重水反应炉等设施,导致整个核武计划冻结。蒋氏父子超过20年的核武研制,全都化为幻影。蒋介石念兹在兹的反攻大梦,也彻底幻灭。

歌词:反攻、反攻,反攻大陆去,反攻、反攻,反攻大陆去。

1950年代,国府迁台初期,这首歌是每个台湾人,必须学唱的歌。

但随着时光流逝,当初跟着蒋介石赴台的国府军,经过战火与岁月的洗礼,皆已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不再流血,没有厮杀,在他们的有生之年,是想和平的返回故乡。只有蒋介石独自沉睡在台湾的慈湖,遥望着海峡,另一端的故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