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史可法与阎应元,一个是大官渺小、一个是小吏伟大

作为当时明清双方对立的政权,身为吃着朝代俸禄的南明各个官吏,抗清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当然了,当时很多南明官吏见到清军就投降。这里仅仅讲最后誓死不降的明官吏,根据其所居位置和抗清贡献及效果来讲,有两个人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就是史可法和阎应元。

先说说史可法,本人第一次知道史可法的名字是在小时候看的一部电影,主要讲的是扬州抗击清军的事迹,名字忘记了,不过里面的史可法给人的印象是忧国忧民,坚决抗清,最后保持气节而誓死不降,总之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看的一些连环画等,史可法也是绝对一副高大伟岸的形象。然而随着年龄增长,看了一些史书后,发现史可法相对于其在南明的地位而言,表现非常渺小,史可法最后保持气节当然令人可敬,但作为当时明廷的大佬(相对于现在至少是部级干部,甚至是副总理级别的干部),仅仅是气节是远远不够的,在这面临灭国边缘的时刻,更重要应该是制定正确的方针政策,再不济也要积极抗击,抵抗对方的进攻。然后我们来看看史可法的表现,是在让人太失望了。

1,积极赞同愚蠢的“联虏平寇”方针

当时李自成在山海关被吴三桂、清八旗联军打败后,显然形式发生了变化,这个时候进京的清廷(包括吴三桂等明军投降军)已经称为南明最大的敌人了。因为无论是李自成还是南明哪一方,单方都不是清方对手,只有两者联合才有可能抵抗清军。然后他们居然愚蠢的说什么唐朝有借助回鹘、沙陀人的情况,要借满清八旗兵对付李自成。他们完全没有认识到当年的回鹘、沙陀人对唐王朝的土地不感兴趣,不过是想着抢劫一把而已,而且当时唐王朝的相对实力也远远大于南明;清廷可不仅仅是想着抢劫一把,虽然大部分八旗贵胄觉得以黄河为界和南明南北分治甚至是抢劫一把回关外,但是由于多尔衮等一些有眼观和见识的八旗上层野心膨胀,再加上洪承畴等汉奸从各方面出发一定要灭掉南明(经济上粮食依赖南方是一个原因,而投降官员急于摆脱汉奸骂名是一个原因——南明灭了,那么清廷就是正统了,自己就不是汉奸了)。结果南明这班人毫无积极搞什么“联虏平寇”,不仅不及时进兵北方扩大战略生存空间,而且还派人去谈判,不仅丢脸,而且还让清廷看出了南明的孱弱,进而坚定了清廷灭南明的决心。

2,督师四镇浪费大量时间和钱粮,却毫无进展

如果说,制定“联虏平寇”方针还可以推说为,不知道当时吴三桂和清方的关系,以为吴三桂依然是明这边,而清廷不过是暂时居住在京城索要报酬的话。那么在与清廷议和的北使团被清廷扣留和羞辱之后,南明应该明白,清廷灭南明是势在必行的,那么就该积极整顿军备了。结果呢,史可法是去督师江北四镇了,而且南明朝廷给了很多军饷(据历史记载为每镇以兵三万计算,每年供应米二十万石、银四十万两——当时一石米约值银一两),当时南方尤其是南明朝廷掌控下的东南一带基本没有经历战火波及,所以比较富庶能拿出足够军饷。然而四镇将领还不知足居然大肆搜括地方、荼毒百姓,而史可法是明知道这些的,居然不加阻止。不仅如此,史可法自己怕死北上(当时议和失败被清廷羞辱之后,明廷有识之士强烈要求北上占领以及驻守一些城池,以便将战略安全地域扩大),反而极力说什么粮饷不够之类的。结果浪费了大量时间和钱粮,后来清兵南下时四镇的表现就知道了——除了黄得功部抵抗外而战死外,其他三部投降反过来打明军。

3,扬州之战

扬州之战,被很多人大肆鼓吹,用来说明史可法如何气节高、誓死不降之类的,还居然鼓吹什么给清军以重创之类的。然而实际情况是,史可法在1645年初被迫和高杰北上,而后高杰被诱杀,史可法居然在不了解当时清军根本无力南下(主力都去打李自成了),不仅没有及时在河南稳定局面建立防线,反而如惊弓之鸟,一路南下逃窜,在逃到扬州时候。由于不知道当时原本受自己节制的刘良佐和原高杰手下将领已经不战而降了,结果来不及逃走清军先锋就已经兵临城下了。当时明扬州总兵刘肇基建议乘敌人少且立脚未稳,出城一战。史可法却不敢出战,史可法对如何坚守城池也没有做任何准备,就是整天在哀伤叹气和害怕。封建文人说什么史可法“坚守扬州达10天之久、大量杀伤清军”,然而现实是清军仅仅用了1天就攻克了偌大的、城墙高大的扬州城,这一点可以从史可法的遗书(写于4月21号)可知,里面说:“清军于十八日进抵城下,至今尚未攻打,然人心已去,收拾不来”,史料记载清军24号攻城,25号城破,城破后多铎以史可法不接受投降为由,下令屠城。有的时候在想,与其想史可法这样既不积极准备反抗,而限于面子又不愿意投降,最后依然被屠城,还不如史可法自己自杀为明廷尽忠而扬州城里的人自己决定是积极抵抗还是投降来得好。

纵观身居南明高位的史可法的表现,首先,在在策立新君上犯了致命的错误,导致武将以自己维护新君登基功大自居而变得**跋扈,大权旁落,崇祯之前一直能掌握武将的局面变得完全颠倒,不是说武将地位高不好,而是说不懂管理的武将如果不积极执行朝廷既定方针乃至干预朝代既定方针那就是悲剧了;接着,积极主张愚蠢的“联虏平寇”丧失大量的良机;再接着,以督师阁部经营江北将近1年,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却毫无作为;史可法驭部下将领能力极其差劲(清军主力南下,所节制的将领绝大多数倒戈投降,变成清朝征服南明的劲旅);最后,以被吹嘘的扬州战役来讲,史可法没有组织有效的抵抗。

再来看看阎应元,说到阎应元,本人是在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通过读连环画首次知道此人,当时出以为阎应元应该是个像岳飞那样的大官,长大后才发现阎应元不过是当时江阴县城一个小小的典吏(大概相当于现在县公安局局长的样子吧)。在江阴县里的老百姓本来觉得明清朝代更替已经投降,结果地方官接到清廷要求剃发易服政策,使得老百姓觉得这是在断自己文化的根和对自己先祖的不尊重(当时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抛弃”),所以纷纷不满而反了,阎应元是在积极响应老百姓的情况下,奋起反抗的。关于阎应元,由于是个不入流的小吏,再加上之前也没有参加过什么重要的政治活动,所以封建文人对其事迹记载较少。然而江阴抗清这一件事情足够让阎应元载入史籍了,一个小小的县城在阎应元的指挥下(好像阎应元本人也并非军人出身),居然在满清数万人的攻击之下,守城达81天之久,而且清廷当时运来大量红衣大炮,在清廷付出巨大伤亡后,靠着红衣大炮轰塌城墙东北角后,才蜂拥而入攻克江阴,然而在攻入县城后,在巷战中清军依然损失不小。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没有红衣大炮,如果仅仅是出于完全冷兵器时代,清军要攻克江阴需要多大代价,很难想象其能否承受的起巨大伤亡代价。

虽然江阴战役没有野史吹嘘的那样,打死满清多少个王爷,但是参加攻城的确有后来晋封为亲王的博洛(端重亲王)和尼堪(敬谨亲王)、恭顺王孔有德。而且以一个小小的县城,抗击清军主力几万人+大量红衣大炮这么久,还打死打伤大量清军,相比扬州守城之役,这个更加应该值得大书特书。这也说明了阎应元的守城能力之强。有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让阎应元守那个扬州城(里面可是有大量的军事物资之类的),那么清廷的付出多大代价呢?

对比阎应元和史可法,可知,史可法是官大、权重,然而作为非常渺小;而阎应元是连芝麻大的官(7品芝麻官)都没有的不入流的吏,然而起作用却光辉和高大无比。也许正应了那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仗义每多屠狗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