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车企借反对美国标准反对“人的标准”

频繁发生的校车事故引起国务院高度关注。去年12月27日,工信部发布公告,征求《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等四项国家标准意见,部分车企提出异议,认为该标准“完全参照美国等发达国家标准”(据1月8日《钱江晚报》报道)。


反对美国标准,很冠冕堂皇的一句话,道理显而易见:中美发展阶段不同,地理条件不同,标准当然要有所不同。可现实问题是,一些企业经常以此为理由,要求降低标准,这就有不负责任之嫌。


发展阶段不同,则人力成本更低,价格更有竞争力;地理条件不同,也完全可以依据我们的道路状况,设计出更安全的校车。为什么一说反对美国标准,就是要降低安全性呢?为什么不能因地制宜,在安全方面超越美国标准?


我们不能走入这样的误区,以为美国标准只是一份讨价还价的尺度,永远要打上几分折扣。因为生命是等值的,在孩子们的安全面前,不应有发展阶段,更不应有国情差别。一个国家如果对孩子们的生命都要打折的话,这又怎么可能赢得别人的尊重?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制造也曾遭遇困境,与今天中国的情况颇有相似之处,但日本并没大谈发展阶段、条件限制、日本国情,而是制定了一系列新的制造业标准,其严格程度大大超过美国标准,今天,全世界都认可“日本质量”,这说明,一个国家的雄心将改变它的命运。


为什么日本企业能脚踏实地,而不是叫苦连天,对标准横加指责呢?因为,日本国企太少,就算有,也是国民公司,有盈利必须分给百姓,企业领导权力有限,既左右不了行业政策,也无法垄断市场,面对公众的监督,他们生怕得罪大家,哪里还敢说些违背良知、推卸责任的话呢?


有出息的人反对美国标准,是为了建立更严格的标准,没出息的人反对美国标准,是为了建立更宽松的标准。不是中国车企天生就没出息,但这么多年来政策扶持、上级关怀,甚至不惜扭曲市场、拔苗助长,如此娇惯,又怎能不培养出无赖?又怎能不拿着反文明当文明?


嘴上说照顾国情,心里想的却是照顾自己,表面上很爱国,把更严格的标准说成是“美国标准”,其实是视孩子们的生命为儿戏,他们已经把国人看成低于“美国标准”的次等公民了,这种借口反对“美国标准”来反对“人的标准”的行为,应引起行业管理部门的高度警觉。


-----------------------------------------------------------------


媒体自作聪明,道貌盎然。现在中国连普通校车数量都不够还要提质减量,我看你们是真心做新闻,无心想问题。现在有很多贫困地区还在解决校车有没有的问题,可妓者编辑们却先考虑起好不好了。人们看着心酸的是那些几十个孩子挤在三轮车甚至牛马车里,但对这些孩子来说能有这样的“校车”就已经很开心了,因为总比没有强。现在搞个高标准校车来个大跃进三级跳,我问你们媒体人不合标准的校车被一刀切了那些学生们怎么办,难道他们连那一点点的便利也被要被抢走。现在中国不是遍地美式校车我们出台条文法规来规范市场,而是普通校车都没普及。在中国美式校车别说保有量就连生产厂家和供应能力都非常有限。你们高标准了,你们一刀切了,你们淘汰大批“不安全校车”安心了,可你让真正需要上学的孩子们坐什么,“没有面包那可以吃蛋糕呀”这种脱离现实的话你们也真说得出口,也是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不用坐校车呀。也不想想之前搞什么并校取替民办幼儿园和打工子弟学校的结果,是让更多的孩子享受到的高质教育还是让更多渴望知识的孩子辍学在家。中国公交车是美国标准吗,经常出事死人吗。不先反思人为因素,反倒先找起校车的麻烦。还有吵吵要美式校车的和说先安国情普及校车的利益集团就不同。要美式校车的是有校车但要更新换好的,要先普及校车的是真心想解决问题的,想新解决有没有在解决好不好。


我知道我发这贴肯定要挨喷,但是请要喷我的人想象这样的一个场景:一边是富裕的地区繁华的城市里的孩子坐着高标准的美式校车,而另一边却是贫困地区农村乡下里的孩子起早在路边零零星星的走路上学。我们现在都感觉社会不公,但要让这样的事发生了社会只会更加的不公平。这是政府的责任,他们应该解决这些难题。但这是需要时间去解决的,不能把长久积累的问题指望着一朝一夕就解决。真心关心孩子关爱孩子不能像经济学家那样只看数据,当人民生活困难时还说在百分之几之下都是合理的。我们要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看看大人们给的是不是孩子们想要的。安全很重要,但是孩子们更渴望的是能先坐上校车。校车本身设计制造安不安全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路上开车的司机们是否足够的尊重校车重视校车,更重要的是开校车的司机把坐在校车里的孩子看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开车时谨慎细心。防范重于挽救,在强调被动安全性时也不应该忽略主动安全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