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春运归乡路,想说爱你真不容易!

春节返乡难,到底有多难?有人感叹道是:春运之难,难于上青天也、、、

提到“春运归乡”这个令人激动又痛苦不堪的话题,似乎每个人都有很多的话要说,特别是曾亲身经历了一次或数次漫漫归乡征程的人们,更是有一肚子的苦水和怨言想对别人发泄一番。

今天,时间进入到2012年的春运归乡、探亲高峰期。在此,谨祝大家旅途顺利、平平安安,早日与家人欢喜团圆!

多年的商旅历练,习惯于走南闯北的老海已经总结出并严格遵循着一套春节以及其他长假期间的个人外出准则,那就是:尽量不安排此段时间的商旅计划!在实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而非出行不可的,也是一定要制定好出行和返程的时间表,不落实往返车票或机票的,绝不出门踏上旅途。

当然,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的工作一直以来都比较随意自由,有很大的个人自由支配时间和空间,所以,也才可以轻松且不负责任地说上几句不嫌腰疼的随意话。

其实,对于临近春节的急迫返乡感受,我也是有很多亲身经历和戏剧性故事的。下面,先说一段携妻带女乘火车由深圳艰难返乡的难忘经历:

2005年夏季,老海的女儿如愿考上了市属的一所重点初中。

2006年寒假之际,为表彰女儿在此半年中的“优异”表现,老海突发奇想,决定携妻带女、全家一行三人前往开业不久的香港迪斯尼乐园去游历一番。

因为距离春节还有十几天的时间,所以,从合肥前往广州的机票还是比较宽裕的。在满怀新奇和快乐之中,第一次乘坐飞机的女儿便与我和我们家的“最高首长”一道。在空中画了一道完美的弧线、一路欢喜地来到了美丽又很混乱的羊城——广州。

在由广州出发前往香港旅游之前,有一件事情一直是我耿耿于心而不能小觑的,那就是:我们三人由广东(广州或深圳)返回家乡的返程车票。

负责在广东接待我们一家三口的好朋友兼生意伙伴雄哥,虽说在很多方面都显示出其卓越的社会活动能力,但唯独在为我们购买回程火车卧铺票一事上,却明显地显现出了他的“软肋”。那就是,连续忙碌了二天的他纵然施展尽全身的解数,最终也没能购买到我们所需的三张软卧、硬卧甚至是硬座车票。

考虑到一旦滞留广东、此事非同小可,于是乎,万般无奈的我便厚着脸皮打通了一位在上海铁路局担任不大不小领导职务的一个久未联系的朋友电话。

结果,肯定是令人欣喜和满意的。电话打出仅一个小时,这位工作在上海铁路局的朋友便告诉我,2月7号下午14点50分(年29)从深圳开往泰州的K93次列车已经为我们一家三口预留好了同在一个包厢里的三个软卧。届时,只需要我在预定时间里直接登车找到该车的列车长刘XX办票即可。

解决了心里压着的一件大事,自然是令人感到无限欣慰的。于是,我们一家三口便高高兴兴地坐上了“广之旅”的豪华旅游大巴,开始了前往东方巴黎——香港的迪斯尼旅游和休闲购物游。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小朋友的一片欢歌笑语和太太的愉快购物欣喜声中,2月5号,我们结束了本次的香港之游,携带大包小行李地犹如凯旋的将士一般通过罗湖口岸,回到了改革开放的前哨站——深圳、我们伟大祖国的怀抱(对了,香港也是我们神圣不可侵犯的一部分领土!)。

考虑到春运期间的行走、乘车和住宿方便,在前往香港之前,我就通过“携程旅行网”预定了一套位于深圳火车站(亦是罗湖口岸)不远处的四星级酒店住房,以期届时能够圆满完成从深圳上车回家的“宏大”计划。

在酒店住下,把她们母女二人安顿好之后,我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因为,虽然回乡的卧铺车票已经搞定,但如何进入深圳站顺利登车还是一件非常严肃且心中一点都没有底的事情,以往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搞不好,就极可能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环节上功亏一篑。

安顿好二位大熊猫级的“重点保护对象”,我便乘着夜色来到了深圳火车站的站前广场。在游荡的旅客和“嫌疑人”之间,我开始寻找着以前曾经多如牛毛的倒票“黄牛”,以图花上几个小钱来解决我们一家三口在二日后的进站上车问题。

但是,结果是让原本信心满满的我十分失望的。因为,我在偌大一个站前广场的上下、里外游荡了近二个小时的时间,不要说走上前来同我主动搭讪的“黄牛”不曾看见一只,就连饮料零售摊点上那些兼作倒票勾当的老板也都对倒票和领客进站一事避而不谈、假装正直。


春运归乡路,想说爱你真不容易!


这深圳火车站、这些“黄牛”同志到底是怎么啦?难道说,这些昔日的“坏蛋”今天都突然都变得正直了、已经洗心革面不再做那些赚钱的营生了!这、、这怎么可能呢。

在购买了二瓶香港产高价饮料之后,饮料零售摊点上那位面庞黑瘦的老板才悄悄地告诉我:“前几天,深圳火车站因旅客拥挤而致一名旅客被挤下站台,结果,这名旅客被疾驰进站的列车给活活轧死了。现在,上级来了调查组,全面调查此事。如今,不仅是严格进站管理,连春节倒票的‘黄牛’们也被株连了。”

该老板还告诉我:“就连那些平日里牛逼哄哄、横冲直闯检票口和通勤门的各车次的乘务员和列车员们,在此特殊阶段,也都不准随便进出深圳站!”

听完此老板的这番话,我顿时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乖乖,这特殊情况怎么就偏偏在这关键当口让我老海给摊上了呢?不行,此事不解决,不光是回不了家这件要事,另一个方面,要在深圳过年这个结果让了解我的朋友和生意伙伴们知晓了,我老海这面子也放不下呀!

凝望着广场上三三两两的旅客我思考了半天,突然想到,可以购买同车次短途车票先进站再说呀。这短途的总不会也那么紧张吧?

于是,我告别了正在和一位旅店女销售暧昧调侃的饮料摊老板,匆匆赶到车站售票大厅,计划买上后天这趟K93次列车从深圳到东莞或惠州的三张车票。

踏进车站空荡荡的售票大厅,我心头就是一凉,因为,在一号厅的几十个售票窗口前我居然没看见一个正在购票的旅客。难道说,这里的车票一点也不紧张吗?(我有所不知,车票的销售全部改在深圳体育馆进行了。据说,高峰时间的购票者多达二十万之众!!!)

驻足观望之下,终于看明白了:头顶上的车票信息显示牌上都是红一片地显示着无票。而且,问询之后更让人郁闷了,这趟列车,人家深圳站根本就不卖短途的车票、、、

顶着夜静之后渐起的微微寒风,满怀心思的我闷闷地向酒店所在的方向步行赶回。路灯通明的一路上,还在想着如何解决进站上车这个天大难题的最佳方案。

突然,我看到距我前方几米远处,一个小偷正尾随在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身后,企图从她背负着的双肩包的后袋中盗取财物。让我更为吃惊的是,这名窃贼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身旁不断经过的路人关注的目光。

TMD!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看到这种情况,我一肚子的斜火一下子便向头部涌了上来。当即,我向前快走几步,一把抓住这名窃贼的肩头,趁他吃惊回身观望之际,一脚跺在他侧面的腰肋处,紧接着,我抓住已然弯下腰身的这小偷的左肩和头部,抬膝连续几下掼在他的面门上。最后,抬臂顺势用力搂肘,狠狠地打在他的左耳处、、、

完成了以上这业已生疏的连续三下击打之后,我丢开已然哀嚎着躺在地上面部流血的窃贼不顾,拔脚向前方一个商场的大门跑去。

打完人的我心里明白:这些窃贼都是三、五成群在车站这一带协同作案的,纵然是有一些搏击的功底,我也切切不可在此恋战,否则,自己恐怕会有扯不完的麻烦。

果不其然,在我利落地打人完毕、发足狂奔而出几步之后,身后面就传来了几个人的高喊和叫骂之声、、、

莫名地打了一名窃贼、出了一口心中的闷气、伸张了一把“正义”之后,在短暂的快乐和刺激之余,我躺在房间的休闲沙发之上,望着正在看着电视剧的妻女,还在闷闷地考虑着如何进入深圳站登上列车这件当务“要事”!

、、、

第二天,我早早地便醒来了。想来就令自己都感到生气,因为:盘算了大半夜的时间,我还是没有想到一点解决此问题的好办法。

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我又联系了几个在深圳都还混得不错的朋友。可他们对我的回答:不是已经提前返乡了,再就是也没有任何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

唉,兄弟们,想你们在深圳卧底也不短时间了,怎么就没有一点建树呢?真是太辜负组织上对你们的厚望啦!

匆匆吃完没有一点胃口和食欲的中饭,一路晃悠着,我又来到了与罗湖海关相邻的深圳火车站站前广场。心有不甘地继续找寻着“可亲可爱”的“黄牛”们的身影。

可是,纵然是望眼欲穿、双腿跑细,这些平日里张扬得不得了的“黄牛党”们居然还是踪影全无。看来,这帮家伙都是“识时务”的“英明”之辈呀。

满带着无奈和沮丧,我在不知不觉中便来到了与一号售票大厅相邻的二号售票厅。

这时候,我看见,几个售票窗口正在很有秩序地销售着由深圳至广州的城际快速列车客票。看来,这每40分钟一班的短线城际快车,并未受到春运高峰人流的任何影响。

看着熙熙攘攘、往来不惊、穿戴都很整齐的人流,我脑海间突然闪过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对呀,就从这里入手,购买城际快车的客票,借此混入车站不就可以了吗!

想到这里,我真是由衷地开始佩服起自己来了。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一招,被我老海玩得真是太漂亮啦!

虽则如此,我并没有被自己这小小的绝佳谋略完全给冲昏头脑,因为,我深深地知道:就算是进了车站,还有站内站台间分道管理对我们所造成的困难和阻碍。高墙广庭之内的车站站台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进了车站就可以顺利登车了?不会这么简单的吧、、、

带着这些疑问,心思缜密的我决定先行购买一张城际快速列车的车票,进站实地探察一下车站内部的虚实和下一步自己将要采取的行动计划和路线。而且,这张车票最好就是下午我们将要乘坐的这趟K93次列车之前不久的车次。

于是,我高高兴兴地购买了一张14:35分由深圳起至广州始的城际快速列车的车票,假装漫不经心地加入了排队检票的人流。为了节省一点无谓的花费,我特意购买了一张仅到达深圳驶出的第一站——樟木头(东莞市辖的一个镇,据称是有名的二奶镇)的车票。而这张探路的车票花就费了我三十多大元。

通过自动闸机、检票进入车站,顺着电动滚梯我升高来到了位于车站道轨上方的横跨天桥。在慢慢走向城际快速列车所在的四号站台过程中,密切关注站内情况的我注意到,位于一号站台上的K93次列车的各车门前,正在人群拥挤、异常喧闹地进行着旅客上车及开车前的准备工作。

满带着胜利者的喜悦,我哼着小曲通过了这列城际快速列车,从站台的北侧一端走下了出站地道。

在途径一号站台、也就是K93次列车所在的地道口之时,一丝坏笑浮现在我的脸上:你深圳站纵然是天罗地网,也难免其百密一疏呀。这不,最终还是让我老海寻到了上车的法门和攻略啦、、、

出了检票口,我高高兴兴地回到二号售票厅,购买了第二天(即:2月7号、年29)下午14:35分的三张城际快速列车的车票。考虑到没必要无谓地消耗过多金钱,此时,我购买的当然还是三张只到达樟木头的城际快速列车车票。

完成了一件大事,我饶有兴致地在深圳站对面、罗湖关口外的小商品市场闲逛了一大圈、看了几家售卖仿真玩具枪(那时。对仿真枪的管理还不是太严)的档口之后,回到酒店已经是晚饭时分了。我高兴地叫上妻子和女儿,出了酒店来到一家海鲜酒店,海海地吃了一顿海鲜大餐。

、、、

第二天中午退房之后,携带着大包小行李的我们便提前赶到了深圳火车战。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需要把各种不可预见的因素全部考虑和把握在自己可掌控之中。

下午14:20分,携带着二只拉杆箱、二个双肩包和四个大塑料袋的我们便随着车站播音员那亲切的通知声,一脸平淡但内心又无比激动和忐忑地跟随在其它旅客之后沿着城际快速列车的专用检票通道走进了检票闸机。

登上自动滚梯、通过空中通道的一路上,我还在向一脸笑意的妻子自吹自擂着自己的种种高明之举。哎呀,受人夸赞和自己有牛皮可吹真的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呀。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有秩序地走下空中通道,我们继续沿着已在站台上稳稳停靠的城际快速列车向北、也就是出站地道口的方向步行。

眼见着出站地道口就在我们三人前方的不远处,纵然是身为老江湖的我,心中禁不住也“砰砰”地乱跳个不停。要知道,眼前的这个出站地道口,那就是一个希望之门,一个通向温暖家乡的金光大道呀!

但是,眼见着十分顺利的事情,却往往都没有想象般的那么乐观!

就在我们三人各自拎着行李艰难走下地道口的时候,突然,我发现正前方的地道口底部通道处出现了二位腰扎武装带武警战士那挺拔的身影!

怎么回事?今天怎么突然加岗了啦!不会吧,这可是让我始料不及的意外情况呀。这也太不给我老海机会了吧!不行,我得迅速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应付这突发的情况和随后将要发生的种种变故。

我们默不作声地继续沿着台阶向着地道的底部走去,距离二位武警战士也越来越近。这时候,装作若无其事地帮着妻子拎拉杆箱的我还听到一名佩带着中士军衔的武警战士好似正在用山东口音向着另一名上等兵说着什么、、、

他说得是山东哪里的口音?济南?不确定;青岛?不很像;烟台?肯定不是、、、

就在我们即将到达地道底部、出站通道接口处的时候,只见,这二名原本依墙站立正在说笑的武警战士突然停止了说笑,并且分别从二侧的墙边向我们三人围拢过来:“旅客你好!这里不准通行!”

“嘿嘿、、、战友你好,我们要去一号站台,乘坐K93次列车。”我赶紧满脸堆笑地向着这位对我开口发问的班长模样、长相仿若“16年老兵”的武警中士说道。

“请出示你的车票,如果你们没有车票,按规定不允许通行。对不起!”

“我们有车票呀!只是,车票都在我们的一个亲戚手里,他现在已经提前到达一号站台上了。等到了站台上我就能拿到我们的车票。帮帮忙,武警兄弟,二位战友,我也是退伍老兵,这大过年的,给行个方便吧、、、”

看见这位武警中士在沉默与犹豫间似乎在态度上有些松动,于是,我便赶紧又进一步说道:“听口音,战友是山东人吧?我们是老乡,我也是山东人。你是——山东什么地方的?贵姓呀、、、”

“我——我是青岛崂山的,我姓魏。”

“哎呀!你是青岛崂山的,真是太巧了,我是青岛海航二机校的呀,我是‘石建烈士’的战友呀!你看看,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认、、、”

石建烈士,的确是我的战友,他是在崂山的洪水肆虐时,为了抢救落水群众而牺牲了自己的宝贵生命。可以说,只要是地道的青岛人,就一定会知道石建烈士这个名字,更何况这位中士就是石建牺牲之地的崂山本地人,他对石建这个名字想必更加地不会陌生。(关于石建烈士的事迹,请参阅拙作《好男当兵》,铁血网址链接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7766/)

果不其然,听到我说出的以上这番话之后,面前的这名武警中士脸上顿时呈现出一片肃穆的神情。他原本还很随意的站姿也变得规范有型起来。转瞬,只听他大声叮嘱面前的那名武警上等兵道:“XX,你帮助这位首长一下,把他们送到一号站台上。”

据此,眼前的形势突然因为我是石建烈士的战友,而出现了180度的一个大转弯。

看见武警上等兵在魏班长的指示下伸手过来要接我手中的拉杆箱,我赶紧客气地婉拒道:“谢谢、谢谢你们!不用了,你们还有执勤任务,就不要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行李不算重,到一号站台就这么几步路,不碍事的。”

“魏班长、这位小战友,再见、再见啦!大过年的,你们辛苦了,祝春节快乐!再见、再见、、、”说完这番话,我便同二位武警战士匆匆握手告别。然后,领着妻女向一号站台所在的方向阔步走去。

、、、

到达一号站台所在的上行地道的左右岔道口时,我略为犹豫了一下。随即,便果断地召唤着妻子和女儿跟随我向南侧的楼梯口攀登。

这时的我心中想:武警把守,这最难的一道关口已经被我们闯过了,大不了就是在站台上多走几步路吗。目前,还是先上到站台上、混入旅客的人流中是正事。寻思间,我抬腕看了看自己的手表——14点39分,距离K93次列车开车还有11分钟,真是急迫万分呀。

就是因为在这左右岔道口这么随意地选择了一个上去楼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步之差,差一点就让自己又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在我的连声催促之下,我们三个人直累得是满头大汗,最后,总算踏上了一号站台那开阔而上车旅客已略见稀少的地面。

可就在我们站在地道口的边缘上正要喘上一口气准备寻找列车长之时,我猛然看见:距离我们所在位置十几米远的地方,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二个穿着铁路制服、左臂带着红袖章的站台安全检查员正嚎叫着向我们几人奔跑而来。

看到这种突发的情形,我当时脑袋就大了。TMD,今天真是太倒霉啦,这麻烦怎么一件连着一件呢?

同时,我也深深地知道:这二个带着红袖章伙计可不是像地下通道里的二个武警战士那么好说话。只要是被他们纠缠上,这已在咫尺的K93次列车肯定就上不了啦!

一时间,我的怒火一下子就升腾了起来。与此同时,脑门上也快速沁出了颗颗汗珠,在生气准备发火之际,头脑开始高速地运转和考虑着应急的对策。

“老海,我们还是先下去再从另一头上去吧。也许,该再去找那位武警班长想想办法、、、”这时候,看到我脸上不善表情的妻子在我耳畔悄悄地说出了几句话。

对!暂时还不能不顾一切地发火。也不能让这二个站台安全检查员给纠缠住,现在,还是先下到地道口才是首选呀。

想到这里,我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接过妻子手中的另一只拉杆箱提把,吆喝一声,便转身向地道的下方冲去。这时候,我心中十分清楚:我们必须争分夺秒赶时间,因为,这么上下一耽搁,又是三、四分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当我们脚步慌乱地从站台而下即将冲到了地道口的最下端之时,我发现,从我们对面的北地道口已经冲下了一个肩膀上挂着上等兵军衔的武警战士,他伸手拦在我们的面前,严严地把我们给堵在了通道的正中间。

原来,正在站台上北侧地道出口处执勤的这名武警战士是听到了南侧一端的铁路安全检查员的呼唤和看见了他们要求堵截我们的手势,才冲下地道来围堵我们的。

而在我们的身后,站台上那二个铁路安全检查员之中的那名中年男士,也正三步变作二步地快速从地道口跑下,正在向我们身后进行包抄、、、

在这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严峻情形之下,原本气愤异常的我猛然间反倒冷静了下来。于是,我转身开口向着站在地下通道另一端的魏班长高声叫喊道:“魏班长,跟你的这位兄弟说一下,帮我上站台!”

听见我的叫喊,正在远处通道中闲聊的魏班长已经意识到了我所面临的窘境,反应机敏的他当即拔脚向我们所在的地方跑过来。一边奔跑着,一边向拦在我们面前的这名武警上等兵叫嚷道:“XXX,你TMD是怎么回事,那是我们的青岛老乡。你、、赶紧帮他们上到站台上去、、、”

堵在我们面前的这位武警战士反应也是超强的迅捷,他只在稍一停滞之后,便已经行动了起来,只见他快速从我的手中抢过一只拉杆箱,二话不说,疾步就向北侧的楼梯口冲去、、、

我顾不上向站在远处的魏班长开口言谢,只是远远地向他招了招手,以示谢意。接着,便尾随在武警战士的身后,抓过妻子手中的另一只拉杆箱提把,快步向着楼梯方向攀登而上。

在我们的身后,只留下停步不前且一脸困惑的那位年约五十来岁的铁路安全员。这戏剧性的变化,确实让他那不太年轻的头脑有点反应不过来。

在武警战士的大力协助下,我们很快便攀登上了北侧通道口。

这时候,由于是又急又累,我的全身都已被汗水所侵透。站在通道口这充满希望的所在,我正准备开口向这名帮助我们的武警战士说上一句:“谢谢!”,却发现该同志已经放下行李转身又跑下了楼梯。

我正在为了这一连串的变故而感慨间,突然感觉妻子猛地拉了拉我的衣襟。

顺着她的示意抬眼望过去,只见,那位仿若一位领导模样的女安全员正在沿着这列K93次列车向着我们所在的方向快步走来。看来,她真准备和我们这一家人耗上了!

这时候,哪里还能有半秒钟的犹豫,我赶紧催促妻子和女儿快步随我来到临近的一节车厢的车门前。我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语气迅速且威严的向着这名站在车门边长相俊俏的女列车员说道:“我是上海路局的,你们刘车长已经为我预留好了包厢,时间紧张,刘车长让我们就近先行上车。”

在女列车员错愕和发呆间,我已经动手将行李和妻女领进了车厢。


在交待妻子:“无论任何情况下,你和女儿坚决不要下车!”之后,我又匆匆走下了车门,在女列车员的殷勤指引下,我用鄙视的目光瞥了一眼正在恶狠狠盯着我看的那位车站领导模样的女安全员,然后,吹着口哨向着正在忙碌的刘车长走去、、、

、、、

随着K93次列车的汽笛声在耳畔悦耳地鸣响,躺卧在卧铺上的我看着妻子满脸的笑意和女儿那“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小模样,一阵自豪和喜悦袭上心头!



想了解真实的部队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好男当兵》http://book.tiexue.net/Book17766/


中华铁血军团热诚欢迎您的加入 http://group.tiexue.net/hai/

春运归乡路,想说爱你真不容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新兵娃 在第34楼的发言:
精彩的故事,难忘的记忆!

巍巍中华 悠久文化 每逢佳节 情丝牵挂 相隔万里 团圆为大 转辗迁徙 苦累不怕 寻根问底 我要回家 温馨港湾 叫爹喊妈

一壶老酒 醉梦乡话 老少爷们 新年皆好 喜泪纵横 祝福大发 平安健康 每天笑话 此福浩大 广连天下 依依惜别 明年返家

本文内容于 2012/1/12 9:37:18 被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编辑

 以下是引用pananjie 在第49楼的发言:
“石建烈士,的确是我的战友,他是在崂山的洪水肆虐时,为了抢救落水群众而牺牲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为有石建烈士这样一个战友感到骄傲,为有石建烈士这样的英雄感到自豪。

谢谢兄弟!

祝愿烈士的英灵永存!

再来学习一下。春运,我来啦。

 以下是引用灭日先遣队 在第51楼的发言:
再来学习一下。春运,我来啦。

春运活动,参与有奖!

奖品是:饥饿+寒冷+郁闷+疯狂!

 以下是引用好兵海东青 在第5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灭日先遣队 在第51楼的发言:
再来学习一下。春运,我来啦。

春运活动,参与有奖!

奖品是:饥饿+寒冷+郁闷+疯狂!

说的有理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