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有一名叫王烨的科员,2011年7月从山西省中医学院本科毕业、当年10月第一次到省疾控中心上班,却从5年前入读大学时,就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5年的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王烨被指连续五年“吃空饷”累计10余万元。(千龙网1月7日)


“吃空饷”一说源于旧军队,一个师,一个团,编制是实际只有一半,或者更少,可照样领全额军饷,多余的就进了当官的腰包,于是乎,“吃空饷”就成了当官的一条发财之道。近些年来,不知从何时起,此种现象却经常见诸新社会报端,成为人们深恶痛绝的一大“顽疾”。


其实,早在2005年,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就曾下文,要求全面清理各省、市、自治区机关事业单位在编不在岗的吃“空饷”者。为强化清理吃“空饷”活动的针对性,该文还明确了“在编不在岗、死亡不注销、调出不下编、冒领虚报工资”四类吃“空饷”的形态。然而,此番清理并未斩草除根,一些地方“空饷”的现象依然是“野火烧不尽”。


“吃空饷”的形式各有不同,有七、八岁的未成年人上假编“吃空饷”的,也有死去的干部继续“吃空饷”的,这些大多是官员利用职权暗中进行或是一些工作人员失误所致。然而,更多的“吃空饷”的现象却是一些财政供养单位和人员为谋取小集体利益和私人利益,对本单位调离、死亡、留职停薪等人员变动隐瞒不报,利用人员数额差异,虚报冒领工资和挤占财政资金。说到底,这些人实际上吃的是“权力饷”,即利用手中所掌握的权力“吃空饷”,这类“空饷”的实质是滥用权力牟取私利。


据媒体报道,山西省纪委已与山西省委组织部、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组成调查组正在调查此事。相信这起“吃空饷”之事不久就会划一个令公众满意的句号。但为何“吃空饷”如“浮云”一般挥之不去呢?在笔者看来,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吃空饷”现象的背后往往离不开权力的左右,要么权力直接为“吃空饷”者撑腰壮胆,要么权力不闻不问,把一个本当属于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异化为所谓的“公地悲剧”。“涉嫌”“吃空饷”的王烨的父亲不就是县委书记吗?


“吃空饷”的直接获益者既然和权力在握者有关。因此,要治理“吃空饷”现象,当务之急不再是制定什么措施和制度,最关键的就是有关部门需要认真贯彻和执行现有的规章和制度,管住那些滥用权力领导们,否则,制度不执行或执行不力,再好的制度也是摆设,“吃空饷”仍然会“春风春又生”的。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