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大计,如何使中国的沙漠尽快变绿

编号:建议16512号

建议主题:如何让沙漠变绿

建议类别:时政类

建议人: 济南大润丰 政治面貌:群众

提交时间:2012-01-04 21:07:11


内容:拿什么来圆沙漠变绿洲的梦

作者: 周润泽 周济泽 周青泽

让沙漠变绿的愿望、魂牵梦绕已为时多年。因为,这梦想如果实现,就能从根本上解决四个困扰国计民生的问题。

一、土地沙漠化问题。从上世纪50——70年代、我国沙漠土地平均每年以一千五百六十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大。到了80年代、沙漠化土地以平均每年两千四百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90年代末以每年三千四百三十六平方公里的步伐挺近。根据中国林业局2005年发布的公告,截止两千年底,中国荒漠化土地已达二百六十三点六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46%,沙漠化面积一百七十三点九七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18.12%。日益严重的土地沙漠化,不断地加快侵占我们生存空间的步伐。严重地影响国家经济健康的发展。

二、粮食问题。由于“沙魔”不断的吞噬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粮食问题浮出水面。我国是人口大国,粮食问题是稳定国家的大问题。我国现有存耕地不足十九亿亩,固守十八亿亩耕地的防线,已是相当的艰难。因为自然灾害与建设用地每年都在冲击这条防线。即便守住十八亿亩的防线,这些耕地也还是满足不了我国人民的需要。中央党校周天勇教授发表文章分析到“从2009年进口的大豆、豆油、油籽等折算,实际上已经净进口了5.78964亿亩种植面积的粮食”。由此不难预知,随着我国人口的增加和受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我国用地缺口将越来越大,粮食的供给面临挑战。更令人忧心的是,现在世界粮食市场已经为中国发出了“红灯”信号,中国人前脚刚进入世界粮市的门槛,迎接我们的便是涨停价,如此下去,粮食问题将变得愈来愈加严峻。

三、人口过于密集产生的问题。由于西北地区受“沙魔”的排挤,从而导致东南地区人口过于密集。由此产生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1)生存空间不堪重负。住房紧张、交通拥挤使人备受折磨。许多人的居住条件难以达到基本要求;许多人的宝贵时间耗费在堵车的路上。为此国家只得耗巨资来解决居住与交通问题。(2)环境污染日趋严重。空气被严重污染,各类废气所产生的污染,对人的视力、呼吸道、心血管等系统所产生的危害、甚至超过了吸烟对人类健康造成的危害;水资源被严重污染,由于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的大量排放,使得有些地区的自然水体的自净能力丧失,在这些区域,无论是地上还是地下,已经很难找到适用洁净的水了。(3)社会秩序存在隐患。人口过于密集,生活与生存各方面的差异,在强烈对比中凸现出来,这种对比易使人们心理产生不公平感,也是许多社会问题的根源所在。

四、沙尘暴问题。这种恶劣天气的出现,对“沙魔”吞噬土地起到助纣为孽的作用。如今,沙尘暴已不再是西北地区的“专利”了。它不仅闯过张家口,袭击了北京城,并且越境出国了,涉足了朝韩和日本。它所到之处或是浮尘弥漫,或是裹沙携石。轻者呛鼻迷眼,使人、畜呼吸道及肠胃疾病增加;使植物叶面覆盖厚厚的尘土,影响正常的光合作用;重者会刮走农田沃土、种子或幼苗,使大量的牲畜死亡;更甚者、不仅毁树伤人,还影响交通安全,使飞机不能正常起飞或降落,使汽车、火车的车玻璃破损,造成停运或产生脱轨事故。

既然让沙漠变绿就能根治上述四个问题,那么,沙漠变绿靠什么呢?水!只有水才能让沙漠变绿。可让水在沙漠上出现却非常困难,这是因为,我国是降水量分配与江湖分布极不均匀的国家。从大兴安岭——阴山——贺兰山——巴颜喀拉山——冈底斯山连线的西北区域、是夏季风吹不到的地方。每年降水量很少。而在这条线的东南区域、每年降水量很大,并且多集中在夏秋季节。由于降水量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使大兴安岭——阴山——贺兰山——祁连山——巴颜喀拉山——冈底斯山这条连线造成为划分内流区域与外流区域的分水岭。在它的东南区域为外流区域,占全国面积的三分之二,河水流量占全国河水流量的95%以上。而内流区域虽占全国三分之一的面积,但河水流量还不到全国河水流量的5%。

地处内流区域的沙漠地区,不仅很难得到雨水的润泽,其四周的高山又将外流区域的江河拒之门外。这使缺水地区求水不得,而富水区在雨季则水多为患,灾害频发。世界银行估计,中国每年在洪涝灾害上的损失平均为100亿美元,其中洪灾占三或四成,涝灾占六至七成。如此看来,在富水区域、将其过于富足的水引往沙漠,无疑是一条正确的途径。

然而,跨越山脉输水工程中存在的弊端、困惑了我们多年。纵观中外跨越山脉输水的方法无非有两种:一种是机械提灌法;另一种是开凿隧道引输法。这两种方法利弊共存。机械提灌具有施工简单,且能够较快的将水送往缺水区域,但它是靠电动或发动机耗费电力或燃料来完成的,存在着输水耗能高用水成本大的弊端,不符合节能的要求。而开凿隧道引输法,虽具有工程完工后,能够达到自流引水的目的。但它也存在着多种缺点:施工难度大,耗费人力、物力多;施工时间长,不能尽快地把水输到缺水区;改变了山体的自然稳定性,留下塌方、滑坡及泥石流等灾害隐患;破坏生态环境,直接或间接地对原生态圈造成毁灭性影响。显而易见,开凿隧道输水法的缺点概括起来,其弊端就是破坏生态及环境。

这两种输水法存在的弊端,如果不消除,直接关系着引水治沙漠决策的实施与成败。这是因为从富水区到沙漠,可谓是关山重重。若采用机械提灌输水法,需经过多次提灌。每次提灌都是靠消耗电力或燃料来实现的。根据黄委会小西线方案计算的提水参数,每一亿立方米每提高10米,平均装机量为0.062万千瓦,用电0.031亿度。

浙江省余姚市委政策研究室的陈肖波曾在文章中提出,一个征服沙漠的远景构想,每年从长江铜陵段提送2000亿立方米,再结合开挖自流渠和局部电力提水,将水分流至内蒙古、新疆、宁夏、甘肃的沙漠地区。该设想需新增装机16616万千瓦,新增发电量8308亿度,这需要相当于秦山核电站(装机30万千瓦)的554倍,相当与三峡电站设计年发电量(847亿度)的9.8倍。

上述数据将机械提灌法高耗能的弊端凸显出来。根据能量守恒定律可以断定,这弊端只能在有限的程度内降低。因此,使用机械提灌法,首先考虑的是这巨额能量耗费后有无效益回报。如果输水成本高于输水换回来的效益,这就说明这项工程因耗能过大,将面临着一个得不偿失的结局。显而易见,机械提灌法难以承担往沙漠引水的重任。

如果采用开凿隧道输水法又将如何呢?从地理位置的高低及江河分布情况等方面分析,在冈底斯山——巴颜喀拉山连线的东南区域,应该是使用开凿隧道法的首选区域、这里不仅海拔高,也是我国江河分布最集中的地方,并且有出境的水可以利用。

但是,在这直线距离超过810公里的区域,正是地球的“脸”,——青藏高原的下半部分。属于青藏高原生态圈的重地,在这里使用开凿隧道的输水法,无异于对地球的“脸”进行毁容。中国有句“打人不打脸的”的古训、其意告诫人们不可在最伤及自尊的部位下手。我们认为:应该禁止将破坏环境的手伸向地球的“脸”部,这当然不只是为了地球的尊容,更重要的是为了我们及后人活的更安稳。

地球的“脸”部属于“多动”地带,在这个“多动”地带使用开凿隧道输水法引水,其后果不仅使地球的“脸”留下近千公里的伤疤,更严峻的是将发生洪水,泥石流及山体滑坡险情的横截面延伸至近千公里,这对下游的生存环境埋下了极深的隐患,其次,地球的“脸”部是中国也是全世界仅有高海拔的高寒植被区。这里的特殊环境造就了特殊的生态圈,这个特殊的生态圈也势必随着地球“脸”部受伤而惨遭破坏,因此,可以说拿破坏青藏高原的生态及环境为代价,来解沙漠的干旱之渴,无异饮鸩止渴。

时到今日,我们已饱食了破坏环境的苦果。可以说,破坏环境的举措是我们输不起的战争。在地球上任何部位森林、草地及其特有生态圈、它们的形成需要经过千百年的时间。它们因遭到人类的破坏可能毁于一旦,而毁灭后,若想重新恢复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况且有些珍奇物种一旦灭绝,无法复生。更严重的是,破坏环境所带来的危害远不止于生态圈,受其危害最重的当属人类。

远了且不说,就以我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为例,部分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粮食生产,农民为了增加收入,林业部门为了创收,以罚代管,当时要求小于25度坡的可以开垦,结果70-80度的坡,只要能站住人的陡岭均开垦为农田,短短几十年,致使青山变成秃岭,每次下雨山上流沙,平地汪洋。使我国的沙漠与沙漠化土地面积超过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深受其害的人数远不止四亿人。为了阻止灾害蔓延,国家不仅耗费了大量的人才、物力营造“三北”防护林,还投入大量的补助资金实行退耕还林,可当年破坏环境造成的危害,仍未扼制住。事实说明,一代人破坏环境带来的危害,往往祸及几代人,因此,我们应吸取教训,决不能再走破坏环境的路了。

究竟采用什么方法能实现节能、环保地让沙漠变绿呢?经过多年的探索与论证,我们决定通过以下三方面就可以使沙漠变成绿洲。

一、使用节能、环保的跨越山脉自流输水机。

这是我们为消除机械提灌法与开凿隧道输水法存在的弊端,而研制的新型机械(已获技术保护部门审定)。所谓跨越山脉自流输水机,是根据液体压强与流动学的原理。通过机身形体的变化得到液体势差。再经过导引使液体的势能转化为动能,从而达到使液体形成自流的机械,由于该机输水时,只在导引过程耗费能量,完成导引过程后,就不再消耗能量,从而达到了真正意义的节能输水;其次,在跨越山脉障碍时,无需开凿隧道,直接用该机的组成部分翻山而过,这不仅消除了开凿隧道对山体及生态环境破坏的弊端,还解决了隧道输水存在的夏季水多了难控、冬季天冷了易冻以及水量蒸发等诸多问题。

二、选择合理的引水路线与输水格局。

什么样的饮水路线才算合理呢?首先,引水源位置水量要多。其次要保证跨越山脉自流输水机运行畅通,这要求引水位置与受水区域有150米的落差。为了达到上述要求,把总引水先规划在一二阶梯分界线的下边缘。由南至北运行,到达六盘山分流,西线经河西走廊再分行至塔里木盆地、罗布泊、准格尔盆地;中线直达巴丹吉林沙漠;东线去内蒙古高原一带。

什么样的输水格局才算合理?其原则就是径流量大的江河引往需水面积大的区域;水位高的江河引往海拔高的需水区域。本着这一原则,把以下各江河富余的水引往各干旱区域:把金沙江海拔1570米左右的水经河西走廊引入塔里木盆地200亿立方米;把澜沧江海拔1570米左右的水引入巴丹吉林沙漠200亿立方米;把怒江海拔1570米左右的水引入内蒙鄂尔多斯高原200亿立方米;把雅鲁藏布江海拔1570米左右的水引入内蒙大青山以东至浑善达克沙地200亿立方米;把金沙江海拔950米左右的水经河西走廊引入罗布泊200亿立方米;把金沙江海拔950米左右的水沿河西走廊引入吐鲁番盆地100亿立方米;把黄河海拔3000米左右的水引入柴达木盆地100亿立方米;把黄河海拔1500米左右的水引入河西走廊200亿立方米;把伊犁河海拔900米左右的水引入准格尔盆地上部55亿立方米;把额尔齐斯河海拔650米左右的水引入准格尔盆地下部45亿立方米;雅鲁藏布江海拔900米左右的水引入西辽河200亿立方米、引入北京的永定河200亿立方米;把雅鲁藏布江海拔450米的水引入黄河小浪底水库200亿立方米;从向家坝水库的水引入吐鲁番的艾丁湖100亿立方米;如此可使上述干旱区域百分之八十的面积成为可控浇灌区。

根据(托里拆利流体定律V= ),计算出用直径4米的钢管每年可输水213亿立方米,在出水口安装发电机,每年可发电约78亿千瓦时。

三、实施“四宜”生态沙漠还绿。

何为“四宜”生态沙漠还绿?就是宜林则林;宜草则草;宜田则田;宜水则水。这就要求根据海拔高度及地表条件,结合治理风沙所需的林、草面积进行规划。适宜造林的或必须造林的地带,一定要植树造林;适宜还草的,要通过种植与改良等手段恢复草地面积,使森林与草地的面积和质量都达到要求;对于罗布泊、艾丁湖、艾比湖等地带,则要根据宜水则水的原则,进行还水。这对提高沙漠空气湿度及开发其周边资源意义重大;对于那些地貌平坦的宜田地带,无论是荒漠的耕地还是草原以及毒草丛生的草地,皆可宜田则田。

通过上述节能、环保的输水机、合理的输水路线及水源搭配、“四宜”生态还绿等措施,占国土面积27.64%的干旱区域由此变得湿润、那了无生机的苍黄将由生机勃勃的翠绿取代。将逐步恢复耕地15亿亩以上,森林、草地及水等面积25亿亩以上。

这些新增加的耕地,如果种植玉米,每亩按500公斤计算,可得7500亿公斤玉米。这些耕地,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对中国的发展和稳定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而这些新增15亿亩耕地和25亿亩以上森林、草原和水的面积,不仅防风固沙,增加当地的降雨量,每年还能吸收二氧化碳约480亿吨, 制造氧气约330亿吨。

这样,不仅从根本上解决困扰国计民生的土地沙漠化、沙尘暴、粮食及人口密集等问题,还对防治洪灾、降低温室效应及国家可持续发展都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毫无疑问,实现沙漠变绿的设想,是功在当代、惠泽千秋的伟业。jnrz@163.com




建议:有必要以最快的速度,采用以上新方法,既可以是国家可持续发展,还可以逆转温室效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xq1390

我还是喜欢那个炸开喜马拉雅山的方案,哈哈!

前几天看了新疆建设兵团在沙漠中坚持绿化几十年,从地窝建成城市,从戈壁重植绿化,取得今天绿化反攻沙漠几十公里的成绩,实在感慨。特意在google earth上看了两天,果然伟大,心里十分敬佩!这些坚持了一辈子的人才是绿化沙漠的功臣!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