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下一场可能的波斯湾战争会怎么打?(上篇)一美国VS伊朗


笔行天下工作室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engbohairun“一个人的环球评论”原创首发)


1991年冷战后的首场波斯湾战争成为萨达姆政权一直以来地区性战略进攻态势发生逆转的重要节点,十年后,类似的情节会不会在伊朗发生?

这将是美国相关军事行动计划瞄准的核心,也是伊朗相应对策措施力求规避的关键。

下一场波斯湾战争如果“成真”,将同样是一次政治“搭台”、军事“唱戏”、经济“伴舞”、社会“诱变”的混搭式大演出。此文中,笔者仅重点臆测双方军事战略指导层面的博弈。

在对伊朗动武上,于掌控全球总体已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美国有两个基本点。

一是不愿打,能不打就不打。虽然实力占据绝对优势,但对手毕竟非等闲之国,战争全局上难以绝对保证得心应手,“RQ170无人机被俘”这样高级别、专业性“意外事件”完全可能在战争爆发后不断出现。此外,伊朗地处全球经济敏感地带,打一处而天下震、打一时而天下躁,届时美国将四面应对,压力很大,且很可能会严重干扰、迟滞其国内正初露良好苗头的经济恢复进程,并再度不得不分散“精力”,“坐视”新型经济体的蓬勃崛起。因此,根本上而言,美国希望尽可能以威慑、施压、演变等非军事方式,实现遏制伊朗发展甚至消除伊朗“威胁性”角色的战略目标。

二是必须打,“需要”打就得打。何谓“需要”?伊朗“核武力”是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反伊群体过不了的“坎”。假如像美以所声称的那样,伊朗在不远的将来发展出军事核能力,则意味着美国将不再具有通过“硬”手段来颠覆、扭转、改变伊朗现行对美独立自主,不妥协、不服从之基本国策的可能,从而根本上失去如今VS之局中的优先态势和主导地位。

研究美国的历史可以看到,在长痛与短苦的抉择面前,美国敢面难局、能下决心的果毅风格一向鲜明,虽有“轻易”、“偏好”以至“过滥”之嫌,然或可作为绝对型、静止型“韬光养晦”对面之鉴。

回到本题。如果“必须”要打,则会怎么打?

大体不出“大”、“中”、“小”三种模式。

定点“清除”。此为“小模式”,即以外科手术式精确打击,高强度、彻底性摧毁伊朗核体系及其直接相关设施(包括兵力兵器作战路径上与打击目标处的伊朗防空体系)。在具体操作上,防区外超视距精确打击部分可能主要由美军潜基、海基、空基平台实施,近距离精确打击部分则可能主要由以色列空军负责,美军主要提供包括电子作战在内的作战信息保障支援。在这种模式中,战斧巡航导弹、联合攻击弹药、先进钻地弹药、无人攻击机、空地攻击导弹、反辐射导弹、电子战飞机等将担负行动主要角色。

重点“清理”。此为“中模式”,即以“武力去核”为由,兵锋所向,大棒所扫,将伊朗自***革命胜利后多年经营积累并至少在地区内已渐具重要影响的军事力量精华,包括中短程弹道导弹体系、预警防空体系、空军作战体系,以及扼控霍尔姆斯海峡的水面、岸防与水下多样化作战体系予以重点摧毁,至少要使伊朗军队这些现代化的支柱性体系失效、失能,从而使伊朗在开战后很快就无法对美以等形成重大、实质和可持续的军事威胁。该模式中可能还包括在军事专业“必要”时和战争“氛围”可行时,选择性扩展打击伊朗的能源、电力、交通、水利等重要国家基础设施,进一步增强促其变、逼其屈的压力。此外,也不排除为应对国际社会确保霍尔姆斯海峡这一世界骨干性能源通道安全畅通的强大呼吁,美国划定并武力确立“安全通航区”,甚至派遣海军陆战队或特种部队夺占伊朗海峡沿岸关键区点并划定相应“陆上禁区”以作安全隔离的可能。

全面“入境”。此为“大模式”,即刚刚从伊拉克返乡的美国陆军要准备重返战场,依然在战争前段完成部署展开并在中后段担任主角,在伊朗重演“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以军事手段全面摧毁现政权体系及其基础,扶植亲美政权,彻底“拔除”使美国多年“阵发性剧痛”的“眼中钉”。在具体操作上,组织起包括北约体系,以及澳大利亚、日本等主要盟国甚至部分阿拉伯国家军队在内的联合力量并完成大规模临战准备是主要前提,也是观察美国是否首选此模式的重要指标。总体上,此模式对伊朗而言意味着全面的国家危机和坚决的政权捍卫,对美国而言意味着颇高的不确定性风险和非常复杂的战略延伸性意外后果。

必须强调,以上三种模式只是美国对伊朗动武可能的基本模式、初始模式,将其视为这场正乌云翻腾、雷电聚集中战争的三条观察主线索可能更有意义一些。假如战争实际打响,随着行动效果的持续评估以及伊朗相应反击行动的展开,起步模式很可能为新的模式所代替或演进为新的模式,交替出现、更迭变化。世界战争史告诉我们,从来没有一场战争是按照预定计划演进的。

必须指出,从“发动”的角度看,三个模式出现的可能性并不相同。笔者以为,“中模式”可能性最大,美国既能全面达成行动的直接目标,也能最大程度“触发”伊朗内部演变,从而很有可能根本上解决伊朗由“敌”转“友”问题;“小模式”次之,伤指虽痛,躯干无碍,实力犹在,潜力犹存,“威胁”延缓几年而起的短期效果难与敌意更加深固的长远后果相提并论;“大模式”最小,即使“弱小”如塔利班、“顺手”如阿富汗,美军也有泥潭之感而不得不与对手展开和平谈判,何况要面对潜心建军多年且实战经验丰富的伊朗武装力量?再加之俄罗斯等外部力量届时将如何强烈反应,美国现在或许并无绝对把握。

下一场波斯湾战争如果发生,究竟会怎么打?相关计划相信已在美军专业层面完成而只待白宫政治决断。困扰奥巴马团队拍板的决策变量很多,其中之一可能主要是俄罗斯等地缘或利益重大相关国家在这次战争中的底线立场和可能行动,它们会不会象战火起于科索沃、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地时那样,仍是示人言词激烈而实际选择袖手旁观?

另外一个主要变量就是伊朗的反击了。历史表明,一个军事上处于全面劣势甚至巨大代差而“应该”打不赢的对手,却完全可能成为战争中的不败者。亲身经历过二战后几次局部战争的美国对此应有切肤之感。

大战当前,伊朗可能如何策划应对方案?下篇重点,敬请等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