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男子穿女装在公厕偷拍并实施盗窃(组图)

张某用来男扮女装的物品

男子穿女装在公厕偷拍并实施盗窃(组图)

张某用来偷窥的无线摄像头


去年9月20日傍晚,家住东新路某小区的梅大姐上厕所时,在自家卫生间的纱窗上,发现了一个又圆又黑的小物体,取下来一看,竟然是一只无线摄像头。


梅大姐家住一楼,厕所窗户刚好正对着楼外,这个摄像头,梅大姐说,应该是刚装上去不久。


“究竟什么人要在自家厕所装摄像头?目的又是什么?”想来想去,梅大姐心里一惊,想到了自己23岁的女儿,该不会有人故意在她家安个摄像头进行偷窥吧?


梅大姐报了警。


去年12月31日晚上,这个在梅大姐家厕所装摄像头的人,被东新派出所的民警抓获。这个装摄像头的男人和梅大姐住同一个小区,被民警抓获时,他正男扮女装,在德胜再行路的一间公共女厕用摄像头偷拍。


男子被民警带回派出所后,朝民警翘了翘兰花指,又把手指贴在自己的嘴唇上,故意装女人声音,眨着涂了睫毛膏的眼睛说,“人家是女生呀,在女厕所里很正常的嘛……”


“你男扮女装,还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民警哭笑不得。眼看无法瞒过去,他一把掀开套在头上的假发,恢复正常声音说:“好,我全交代,我是个男的。”


男人姓张,1977年生,未婚,杭州人,身高1米7左右,大眼睛,高鼻梁,有一对酒窝,长得比较秀气。张家里条件一般,一直和父母住在东新路的一个老小区里,和哥哥挤在一个小房间里。以前他曾谈过几次对象,因为种种原因最后都分手了,然后一直单身。


高中毕业后,张开始工作,但每次做不了多久就会换地方,他跟民警说,最近一份工作,是在西湖边的一家饭店做财务。


张说,去年夏天,他在解放路闲逛,在路边看见一个兜售高清针孔摄像头的小广告,他按照广告上的电话打了过去,对方告诉他,最近有批新产品,可以用一个带屏幕的收发器无线遥控一个针孔摄像头,摄像头摄录的内容,可以通过收发器上的彩色屏幕实时观看,也可以存储到电脑上。他动了心,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花1800元买了两套无线摄像头。


2011年9月,张嫌工作累,工资少,辞掉了饭店的工作。没了经济来源,他把买来的无线摄像头放在一只女式拎包里随身带着,每天在外面溜达闲逛。


民警问,摄像头是用来做什么的?


男子说,用来偷拍,还能帮助自己在女厕所里偷别人的包。


他交代,去年9月的一天,他在德胜再行路(乐购超市对面)一个公共厕所方便时,隐约听到隔壁女厕所两个女人对话,其中一个女人说,她在上厕所的时候,没留心,挂在边上的包被人偷走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张说,当时自己就想,女人上厕所时,肯定都要把拎包挂在边上,这时下手去偷很容易。但他又想到,一个大男人这样做动静太大,必须要精心准备一番,于是他买来了女人穿的丝袜、靴子、蕾丝外套、围巾,还有一顶金色长波浪的假发,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女人。


“这些东西穿在身上,就可以扮成女人,我本来就对女人的东西很感兴趣,收藏女人的丝袜内衣也是我的兴趣爱好之一。”


把自己打扮成女人后,张悄悄溜进女厕所,蹲在一个蹲位里,用手把摄像头通过蹲位下的缝隙慢慢移到了另一个蹲位,然后打开收发器,就能看到边上蹲位的情况。


张说,通过摄像头观察,如果对方没有任何警觉,他就可以大胆地把女人挂在边上的包拎走。


之后一段时间,一有空,张就会跑进女厕所练习。


他对民警说,自己第一次作案是在去年11月。有一天晚上11点多,他穿上自己买的女人行头,戴上假发,背着女式拎包悄悄走进了德胜再行路的公共厕所,找了一个蹲位,关上门,静静地开始等候。不一会儿,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身边蹲位的门被打开,一个女子进来,随手把拎包就挂在了边上。


“当时我很兴奋,很紧张。”张说,他把摄像头通过缝隙移了过去,又把摄像头四下移动,果然看见一个包挂在墙壁上。确定女子低着头没有注意,他起身从上方把手伸过去,拎走了挂着的包,然后悄悄离开了公厕。


走出公厕,张打开包,发现里面有几百元钱,还有一些银行卡和身份证,他收起钱和包,扔了其他东西。回到家,张还把刚才拍摄的视频拷贝到了电脑上。


“我突然觉得这个摄像头很管用,反正我也没工作,就只好这样了……”张交代,过了一个星期,他又用同样的手段,拎走了另一个女子的包。


12月31日晚上11点,陈姑娘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吃了夜宵,回家路上,陈姑娘想去上厕所,于是三个朋友就在公共厕所外面等她。


陈姑娘走进一个蹲位,并随手把拎包挂在了边上。张其实早就等在厕所里,见有女人来上厕所,他又故伎重施,就在他拿了陈姑娘的包开门准备溜走时,脚底一滑,摔了一跤。


陈姑娘后来对民警说,听到动静,她警觉起来,发现包不见了,大叫。门外的三个朋友冲了进来,因为没看到有人出去,因此认定偷包的人还在厕所里。她和朋友们开始一个个蹲位找,当敲到隔壁蹲位的门时,里面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有人啦。”她和朋友很尴尬,赶紧道歉,准备离开。刚走出门一想不对,这个声音好奇怪,不像女人的声音。


陈姑娘和朋友折返,踢开门,发现里面有个头戴黑色绒线帽,留披肩金色卷发,围着红白相间的丝巾,穿着红棉袄和黑丝袜的“女人”,但再仔细一看,又好像是个男人。


陈姑娘和朋友报警。


民警说,张交代,他前后利用这种手段作案4次,共窃得财物价值1万余元。


随后,民警在张家的电脑里,发现了大量用摄像头偷拍的视频,拍的几乎都是女性上厕所的视频。张还交代,他不仅偷拍厕所里的女人,也曾对自己小区里的邻居下过手。


去年9月,男子在小区闲逛时,发现一幢住户一楼的窗户正好是厕所,隐约看到厕所内有一个年轻女孩,于是萌生了偷窥别人的想法。9月20日傍晚,张用手把邻居家的纱窗捅破一个洞,环顾四周没人,悄悄地把摄像头固定在窗上,自己在附近拿着收发器等待,可没想到被房主梅大姐发现,报了警。


目前,张因涉嫌盗窃罪,已被警方刑拘,至于他偷窥的行为,民警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一旦全部查实,将会一并处罚。


民警提醒:女性朋友不管在公共场合还是家中,一旦发现类似针孔摄像头的东西,要提高警惕,这时很可能已经被人偷窥了。另外,在公共场所方便时,方便前最好环顾一下四周,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要及时注意,可以大声呼喊,真的遇到变态时,要及时报警,但不要独自和对方硬碰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