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阿根廷《文摘报》1月2日文章]题:“中国模式”作为西方模式的替代选择赢得拥护者

西方正因债务危机、无力创造就业和低经济增长率而悲观失望,对未来忧心忡忡。与此同时,中国昂首挺胸,为所取得的成就和对全球危机的免疫感到自豪,保持10% 左右的经济增长率所赋予的地位增强了中国的自信心。北京政府到海外投资,借钱给我们,给我们上管理课,要求我们“戒掉负债瘾”。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开始提议将中国模式作为西方模式的替代选择也只是时间问题。

虽然一段时间以来,这种想法已经羞羞答答地露出头角,但其支持者现在的热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高涨。几个月来已经有数十篇文章和多部著作提出了不同程度的效仿中国模式的建议。在旅居中国的西方人中间,这已经成为茶余饭后必不可少的话题。有些人只是建议我们仿效一些做法,例如加强对市场的监管,实行战略部门国有化和赋予政府在与私人部门打交道时的权力等。也有人认为,中国共产党政府的整个思想纲领都比自由主义民主更高级,也更有效。这样的声音仍然是少数,但反映出的热忱是多年以前在谈到替代模式时不可能感受到的。

实际上,“引进中国模式”在其他地区已经是讨论了多年的话题,在亚洲和非洲,这是经常出现的议题,一些政治家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偏爱。尼曰利亚前总统奥卢塞贡·奥巴桑乔曾表示愿意看到一个“中国领导的世界”。他说,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愿意追随其后”。马达加斯加前总统马克·拉瓦卢马纳纳说:“中国是变革的典范,我们非洲应该学习你们的经验。”拉美对这一观念的热情没有这么高,但是也有一些重量级的支持者,包括右翼和激进左翼人士。旅居拉美的德国社会学家海因茨· 迪特里希曾经说过:“中国以孙子的智慧避免了动荡,在争取地缘政治地位中凭借战略坚定性和战术灵活性辩证地前进,为拉美的进步政府树立了扩张性对外政策的榜样。”

一些享有一定声誉的欧美分析家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他们一般是倾向于左派的,但也不全是左派。常常发表一些挑衅性言论的意大利经济学家洛蕾塔·纳波莱奥尼在最新著作《毛式经济学》中阐述了中国制度的优越性。在宣传活动中,纳波莱奥尼极力论证自己的观点。虽然没有通读全书,但给人的印象是,作者展现的是一个片面的视角,只呈现出中国制度可爱的一面,甚至比共产党本身还要激动。纳波莱奥尼认为,中国式的“国家资本主义” 有能力比西方民主更好地分配财富,而这与中国近年来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有些矛盾。

还有一些学者甚至直接认输。赞比亚经济学家丹比萨·莫约在《西方是怎么输的?》一文中指出,美国只能通过采取极端措施来自救,例如停止还债。她说:“除非发生不可预见的意外事件,否则中国会赢。” (作者安赫尔·比利亚里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