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南京大撤退: 长官先逃命 唐生智财宝装四大箱

大撤退,最高长官率先逃命


激战江阴、激战汤山、激战淳化、激战牛首山、激战中华门,人数虽多但综合军力却较日军远逊的国民党军队打得可歌可泣,但基层官兵的浴血英勇,最终换来的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耻辱溃败!


1937年12月13日清晨,屡遭重创、发誓再拿不下南京就剖腹自杀的日军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接到哨兵的一个紧急报告:昨天还不计伤亡寸土不让的国民党军队,一夜之间竟从杀红了眼的日军官兵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跑到哪儿去了?


突然空无一人的中华门静得诡秘,静得令人窒息。而在此时,南京下关码头挹江门外却是人山人海,沸声如雷,“当官的都跑光了,凭什么让我们在南京白送性命?'与首都共存亡'的口号都是喊给我们听的,前线一吃紧,他们就开溜,垫背的都是我们这些小兵!”恼怒、悲凉、绝望与惊恐如恶性传染病般在被长官抛弃失魂落魄的国民党官兵群体中蔓延。昨日的慷慨赴死,转眼间沦为今日的狼奔豕突,十几万国民党官兵扔掉武器、抛掉军装、撕下徽章,将从民间借来或抢来的各色服装胡乱披在身上,混杂在同样夺路逃生的南京百姓中,汇聚成一道悲怆凄凉的汹涌人潮!




蒋介石最先逃离南京战场


时隔多年,军史专家总结南京之战的败因,点了几位逃跑将军的名: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负责防守雨花台、中华门一线的72军军长孙元良……但最先逃离南京战场的却不是别人,正是最高统帅蒋介石!


1937年12月7日清晨,正值南京外围战中日双方打得难解难分之际,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乘“美龄号”专机飞离战火纷飞的南京,7天后,国民党军放弃抵抗,南京城陷。


蒋介石的临别留言是这样说的:“我为了指挥全局,不得不暂时离开,将来我会回来的!诸位,南京是首都,为国际观瞻所系,又是总理之陵墓所在地,我希望各位在唐将军的指挥下,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誓死保卫南京,做到人在南京在,与城共存亡! ”


其实,蒋介石只说了一半真心话。


此前,白崇禧、王耀武等深通韬略的国民党高官不止一次劝谏过蒋介石,死守南京徒劳无益,这块绝地在军事上毫无价值。蒋介石并非不懂此理,他之所以坚持要打这一仗,打的是一场“政治仗”。因为只有打这一仗,才能向全国百姓证明自己的抗战决心;只有在南京死扛,才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关注与支援。


但是没过几天,蒋介石就开始后悔了。日军借淞沪之战之余威,长途奔袭兵锋甚锐。国民党军队虽奋勇抵抗却节节败退,尸积如山,自己下血本打造的数个德械师眼见就要打光……而他望眼欲穿的国际救援却依旧慢吞吞地徘徊在“口头谴责”阶段。危难时刻,只有爱因斯坦、罗素等几位国际大科学家、大哲学家发来声援电函,无论蒋介石如何呼吁求援,欧美列强依旧事不关己、隔岸观火。


如此干耗,结局对蒋介石只有一个:家底拼光!而一旦拼光家底,就算如愿驱逐日军出中国,自己枉担个国家领袖的虚名又有何用?在“人多就称王,枪多就称霸”的大背景下,国内山头林立的实力派军阀谁肯听他这个光杆司令的话?


蒋介石有这种顾虑并非杞人忧天。在随后进行的旨在打通国际交通线的滇缅会战中,美国要求退守四川的蒋介石派兵入缅出击日军,蒋介石想保存实力迟疑不决,美国立刻发话,谁出兵就给谁援助。话音未落,云南的龙云、四川的刘文辉等地方军阀纷纷请缨,表示只要美国能给自己的部队提供美式装备,他们立刻就可派出至少5个师的兵力出击缅北日军……内外夹攻下,蒋介石的嫡系中央军被迫出兵。


南京保卫战前,四川一带的军阀请求由十万川军守南京,誓与首都共存亡,条件是不受节制,不与中央军混编,蒋介石当即拒绝!


中央军与地方军的派系纷争,黄埔系与军阀实力派间的明争暗斗,始终是蒋介石一块挥之不去的心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