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德意志"装甲掷弹兵师可以说是二战德国陆军的"活历史",它从一支小分队发展到团,再到师,最终扩编成军,期间参加了在西欧,南欧以及东线几乎所有的重大战役.它赢得了德国国防军中最显赫的荣誉:总共有84人获得骑士十字勋章.它被德国最高统帅部誉为"东线德军消防队"(Die Ostheer Feuerwehr).然而它也付出最惨重的代价:总共有5万人阵亡,其中包括1500名军官.可以说他们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德国陆军由起步到壮大,然后最终步入毁灭的历史写照.


以特定地区为基础进行区域性征召和组建是二战德军装甲部队诞生的一个模式,但是也有少数精锐的德国装甲部队不是按照这个模式来组建的,其中国防军的头等王牌主力,号称"天下第一师"的"大德意志"装甲掷弹兵师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支部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9年.停战后的德国国内的局面动荡不安,为了抵御来自左翼革M力量以及来自于波兰的右翼组织"自由军团"袭扰,柏林卫戌团这样一支武装力量应运而生,虽然到后来各种威胁已经减弱,但仍然作为仪仗队和保安队被保留至1921年.此后不久,当魏玛德国允许重建军队,一支新的部队"卫戍队"在被解散不久的柏林卫队的基础上重新组建,这个番号一直使用到1934年.


这时候的"卫戍队"主要承担着帝国首都柏林的大量警卫和仪仗工作,拥有7个连,每个连的人员都抽调自当时《凡尔赛和约》允许保留的7个步兵师中的一个,没有偏袒.

1934年,XTL掌权之后,经过几次变名后定为"柏林卫戍队",同时增加一个直属连变为八个连编制,1937年名字再次变更--"柏林卫戌团".时任德国陆军总司令的冯.弗里契上将命令每支陆军部队都要将自己军事训练最优秀的士兵送到柏林卫戍团来服役.1939年,由于该部队的官兵包括来自全德国所有不同地区的人员,XTL决定将该部队冠以"大德意志"的头衔.正式命令由冯.弗里契上将的继任者:陆军上将冯.布劳希奇于6月12日下达,从此以后,该团名称为"大德意志"步兵团,并且为该团官兵配发了独特的荣誉袖标和"GD"字样的肩章徽标.1939年整个夏天,大德意志团都是处于改革和训练状态,而怡怡是这一时期的训练让这支部队在法国战役中受益匪浅.闪击波兰的一周前,元首护卫队在这个团组建,并逐渐发展为一支脱离于大德意志团的营级单位.

在同一时间,98个师的兵力被动员起来,准备着随时突入波兰.在整个六月到八月初部队都在东西线的阵地间悄悄移动,9月1日进攻开始,37个师的兵力直插波兰腹地,只有新组建的大德意志团仍然在改革和训练之中,好像并未作好战斗准备.因而,大德意志团错过了第一阶段战役.然而元首护卫营却加入了29天的战斗.

1939年9月6日,命令到来,让大德意志团为空投波兰作紧急准备,但是这个计划却因为苏军发兵波兰东部而取消.17日部队被调回柏林,这段时期的编制改革也随之结束.其中的一个连被抽调负责首都的警卫工作,剩余的部队于10月21日被运往慕尼黑南部继续他们的训练和改革.在11月初之前大德意志团已经被塑造成了一支纪律严明的精锐部队,并为战斗作好充分准备.

然而偏偏这时候却是欧洲战场的一个暂息,在9月29日华沙投降之后,所有波兰的德军部队都被调往西线,作好了同波兰盟国英、法作战的准备.11月6日至11月间大德意志团被调至第十九装甲军布防的蒙特堡到维斯特堡,这支部队刚刚参加了波兰战役,他们的指挥官就是大名鼎鼎的坦克专家海因茨.古德里安.


不久之后两个摩托车突击工兵营被补充了进来,轻型架桥大队和有三个连编制的第43工兵营,扫雷、破坏、架桥等是他们的特长.1939年来的大德意志团已经变成了拥有4个训练有素的营的加强团,在斯托克豪森上校的指挥下为即将到来的西线战事作好了积极的准备.


经过一个冬季的众所周知的沉寂”静坐战争”,德军部队充分休整补充,装甲部队特点是在波兰战役中损失较大的,以及新的具有毁灭性打击作用的闪击战术还有待改进.一月份的最后一周,大德意志团从蒙特堡阵地转移到西南100公里的摩泽尔地区,这里可以俯视阿登地区.阿登地区多森林和丘陵,位于比利时南部,法国马奇诺防线的北部,被英法认为是”坦克禁区”.该团撤至泽尔以便最后完善这次战役的重要细节,时间在等待中慢慢过去没有什么大事发生.除了四月初大德意志团迎来它的第16个连,新近调来的第640突击炮营,主要装配StuGⅢ型突击炮,早期突击炮型号之一.


在1940年4月9日入侵挪威和丹麦酝酿过程中,该团被作为了预备和警戒部队,但是臃肿的150个师的盟军部队再一次选择沉默,丹麦一天陷落,挪威的抵抗虽然一直坚持到六月,但早在四月中旬德军已控制绝大部分地区,大德意志团的现任指挥官格拉夫.施沃林已经意识那个时刻就要来临.

在1940年5月之前德军再次为设想的攻势作好准备,250万人的部队在西线蓄势待发,XTL已下达了实施”曼施坦因方案”,任命伦德施泰特将军指挥A集团军群.这个计划是对国防军最高统帅部所提出的传统方案的修订,将装甲部队、摩托化部队、炮兵和补给部队作为”闪击战”的重中之重.

突击始于1940年5月10日,在对荷兰、比利时的空军基地进行大规模空袭,以在莫迪克伞兵对重要河流渡口占领博克的第9装甲师打入荷兰直奔人口稠密的”荷兰要塞”地区,那里有大量的荷兰军队在集结.为了与法第七集团军相呼,英国远征军横穿比利时去支援荷兰人和比利时人.在比利时的盟军后撤至德尔河,并依托其组成构建了新防线.14日荷兰陷落,尽管最初盟军在拖延战术中略见成效,但是伦德泰施泰特早设好了口袋,在中路挺进的A集团军群只遇到了四个轻骑兵师(阿登猎骑兵)以及仓促组建的十个步兵师的抵抗.克莱斯特的两个装甲群实施快速而突然的打击,几乎没有损失便突入阿登横跨莫兹河.

大德意志团主力在第10装甲师的炮兵和工兵的支援下,穿过卢森堡对比利时南部的防御工事发起进攻,同时三营的部分部队已经伞降,伦德施泰特和其属下军官认识到一些法国理论:阿登地区对于大规模进攻是十分困难的,第一天横穿了没有防备的卢森堡北部,第二天德军仍然保持这种势头,然而不论是法国步兵还是比利时骑兵都毫无进展,11日黄昏前古德里安的坦克已经到达西蒙斯河的波伦.第二天正是在这儿这个团才第一次品到了战争的味道,与比利时的一些残兵有了一些小战斗,尽管一座断桥暂时性地阻碍了前进,然而第二天就被抢渡.穿越比利时继续南进,沿河北岸大德意志团途经色当森林,接近色当的莫兹河.


在A集团军群的中部,古德里安及莱因哈特准备13日渡过莫兹河.莱因哈特的部队所在的蒙代尔梅及古德里安的部队所在的色当正是莫兹河的大拐弯处,法军防线的一个缺口.结果,强夺第一桥头阵地的荣誉被埃尔温.隆美尔的第7装甲师摘得,13日拂晓他们在德南横渡成功.更南面一些,尽管莱因哈特和古德里安都没为强渡蓄集相当大的力量,但却被命令在下午就发起进攻,以希望在他们准备好之前就进入法国.虽然这次由几百架飞机支援的进攻使法国防线有些心慌,但德国人仍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在第一波次中几乎有一半的士兵被法国的火炮和机枪消灭.在包围色当之后,大德意志团在两处突击,7连向城西,主力向城东.


当德国不断前进的时候,法军的地区指挥官洪齐格将军匆忙中用骑兵向古德里安的突入部队的右翼发起了反击,但是第二装甲装很快到达阿登运河并夺取了两座完好的桥.渡过莫兹河之后,大德意志团隶属于第一装甲师,向南挺进,此时突击工兵营从部队分离出来,移动到西面的高地,那里可以俯视波尔松,在沿着西面的公路移动过程中遭到了法车坦克的袭击.已经穿过波尔松的主力部队在小镇的南面遭遇并拖住了一支法国装甲部队.到此刻在色当的突破已经完全瓦解了在比利时的盟军主力部队的阵地,尽是想了很多办法拖制这种装甲部分的渗透,但是没有一次反击防止得了接下来四天的胜利,作为巩固莫兹河桥头阵地的行动之一,大德意志团与法国的第55、61师以及第三装甲师在斯通高地附近阿尔泰斯东南部发生激战,战斗一直持续了整整两天,到19日的时候在波尔松附近的战斗已经开始减少,最后的固守力量撤退了.


在从色当到英吉利海峡时,克莱斯特以惊人的速度先进着,5月18日在半途中攻克圣昆庭,第二天到达距海峡40公里的亚眠和道伦斯.5月20日阿布维尔陷落,在切断英国远征军与在色堡的总部的联络线,德国人现在的实际意图就是面对海峡,在同一天当大德意志团开始向圣奥梅尔进发时,英军指挥官罗德.高特命令远征军死守从敦刻尔南部到阿拉斯一线,企图阻止来自于北部的德军的突进.他试图从阿拉斯向南推进,但是原定的法军的支援却不见踪迹,进攻彻底失败.


敦刻尔克已经落入了德国人的口袋,南面脆弱的运河防线艰难支撑着来自于A集团军群的压力,而东面,从比利时直通过来的B集团军群即将突破濒临崩溃的比利时军队,远征军危在旦夕.在A集团军群方面,大德意志团在5月24日向敦刻尔克南部的英军防线发起进攻,26日前,已经在圣皮尔跨过运河建立了桥头阵地.在同一天英国罗德.高特奉命率远征军从敦刻尔克撤退,当天夜里的撤退便在这个狭窄的地域展开.27、28日霍特和赫兹勒被攻击,同时敦刻尔克南部的战斗仍在继续,比利时人却投降了.直到现在这都是个有争议的话题,XTL终止了装甲部队的进攻,却把对英远征军的毁灭委托给了戈林的空军,这一决定被历史学家认为是有极大缺陷的.德军转向南方,那里法国人据守在索姆河、埃纳河一线.在德军向英吉利海峡进发过程中已经在索姆河建立的极为重要的桥头阵地,对于仓促中构建的”魏刚防线”形成了巨大的威胁.6月4日,该团被调至亚眠,这里的法国海岸防线集中了主要力量以阻止德军占领海峡的码头切断来自英国的援助.

6月5日,博克的B集团军群从巴黎西北方向魏刚防线发起冲击.大德意志团暂时归第10装甲师指挥,6月6日与第86、69两个步兵团到达亚眠南部,在第二天向法军阵地发起进攻.当第一营和第二营在战斗的时候,第三营到达罗西诺尔与工兵突击连汇合对小镇东北的法守军发起一次联合进攻.


接下来该团在对”魏刚防线”进行了决定性地突破之后转而对埃纳河的法军左侧翼发起进攻,追击敌人至瓦兹河,沿着埃纳河,伦德施泰特在9日发起主攻.尽管法军组织了有力的抵抗,但还是不得不回撤至马恩河一线.第二天古德鉴于他们暴露的侧翼里安的坦克部队突破沙隆的防线,此后巴黎宣告不设防.10日当博克到达巴黎下面的塞纳河时候,大德意志团则参加了在亚眠南部的一场更激烈的战斗.尽管瓦兹桥被炸毁,克莱斯特的大部分部队还是急速赶到吉斯卡德东北地区支援A集团军群.13日该团经过一次强行军到达巴黎途经库希、维利尔斯、维伦纽夫上面的赛纳河,15日,强渡赛纳河,继续向南追击法第二、四军残余部队,6月17日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到达瑞士边境,完全切断了马奇诺防线的500,000法军部队的后路,法国求和.


在谈判进行中的时候,大德意志团继续向南推进,19日占领里昂.作为占领军该团在里昂拥有了一个难得的休整时间--一个月.7月6日抵达巴黎,在首都短暂停留时间里,与另外一个连汇合,17日被装配为摩托化部队.7月26日,大德意志团到阿尔萨斯地区的科马尔和斯克雷茨塔,为”海狮计划”作着准备,直到10月26日这个计划被无限期推迟.在这个时期该团进行了大规模的整编,原重型运输营变成了第17和20连,9月初又一支机械化炮兵部队加入.10月,一个摩托工兵连成为第18连.10月中旬到年底,该团被调至接近瑞士边境的瓦尔达宏的训练营为”费利克斯计划”进行训练准备,11月,这支部队再次扩充,增加了一个防空连.大德意志团到1940年年底在法国战役赢得了极高的声望,在参与的众多重要战斗中无不体现出坚毅的军人品质和极高的训练水准,损失甚轻,西线战争一开始该团3900人,最后伤亡总计1108人,其中死221人,伤830人,失踪57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