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不偿命--国军谈“辽沈战役”为什么失败?zt

新一军情报官对辽沈战役的回忆



1938年,日寇炸开花园口大堤,江水四溢,人民颠沛流离。其时抗战热情高涨,我亦有志从戎,辗转至大后方。恰逢国军入缅,招收学生从军,我遂入新一军,因英语甚佳,培训期满任少尉联络官。此后于孙立人将军麾下,转战内外,屡挫日寇,报效党国,扬我军威。反观我一同学,受共匪蛊惑,北上投毛,八年之间,游而不击,行路万里,未见一寇,深可叹也。



1945年,日寇屡败而降,东北无主。共匪蓄锐已久,欲夺东北以为根据,遂倾巢而出,进占三省,勾结俄人,祸国殃民。蒋公英伟,毅然令新一军,并友部新六军等,入东北剿匪,恢复主权。新一军兵强马壮,斗志昂扬,美枪美炮,有如天兵。共匪见所未见,人仰马翻,不敢复战,一溃千里。林彪叹道,“只要不来新一军,不惧中央百万军”。新一军入沈阳,东北父老跪迎哭曰:“我等受倭祸十五年,今日复有俄祸、共祸,生不如死。今见国军,拨云见日。”新一军抖擞精神,星夜北上,指日灭共,威震俄人。东北人民,纷纷起义,逐共据城,效忠中央。



林彪逃至长春,急电毛匪求救。毛匪自顾不暇,无计可施,遂言于俄国,求助枪炮顾问。其时俄国大战方息,疮痍未复,且惧国府抗议,各国谴责,不敢应允。毛匪诡计多端,竟仿五代石敬瑭,拜斯大林为义父,愿割外蒙古、外兴安岭、唐努乌梁海与俄,斯大林大悦。毛匪变本加厉,复命共匪各官,结好俄人,违令者斩。于是共匪与俄人同姓者,纷纷换贴结拜。共匪朱德与朱可夫同姓,罗荣桓与罗科索夫斯基同姓,贺龙与贺鲁晓夫同姓,皆结为兄弟。俄人姓肖者甚少,共匪肖克穷极无法,诈称俄国文人肖洛霍夫乃其弟,少时曾同游顿河,闻者咸笑。



于是俄人将被俘之关东军,悉数武装,交与共匪,号满洲民主联军。林彪汰弱留强,麾下倭寇二十余万,编成师团六、独立混成旅团四、独立战车旅团二、飞行旅团二、独立重炮联队四,另有铁道、工兵、守备队若干,倭寇军官军曹,一体重用。因日军效忠天皇,共匪遂自称中国天皇,封周恩来关白,朱德征夷大将军,林彪关东管领。倭寇愚昧,一味效忠,又因抗战八年,屡为国军所败,遂思报仇,死战不退。长春之役,林彪为国军所围,进退无路,几乎被俘。倭寇高呼“毛泽东伟哉”,万岁冲锋,势不可挡,国军不意,遂为所乘,林彪逸出,逃至哈尔滨。



1947年,共匪于黑龙江整军,以倭寇为主力,加意笼络,东北所产上等大米,皆为倭寇军食,共匪只吃高粱。又征调村妇村姑,慰安倭寇,共匪不得染指,只可观看,违令必杀。每至入夜,共匪营中,倭寇公然行事,共匪围观,欢呼笑语,淫乱不堪。倭寇军官,感念共匪,纷纷改姓,无非毛朱周林等。如倭寇关东军航空大队长林弥一郎,受封东北航空司令,即改姓林彪之林,名林保毅。



共匪虽得*寇之众,然日械老旧,不敌美械。倭寇三八步枪、97坦克、疾风战机,远不及国军美式卡宾、M4坦克、P51战机,东北战局胶着。毛匪复电斯大林,求援波波沙枪械、T34坦克、雅克米格战机等。共匪各官,亦千方百计,拉拢俄人。俄帅朱可夫好名,朱德遂改诺门罕山为朱可夫岭;罗科索夫斯基好色,罗荣桓遂献哈尔滨白俄美女数十名。斯大林犹恐援助共匪,失信诸国,不敢给与俄械,乃将二战掳获之德军兵器,粉饰一新,交于共匪,实属掩耳盗铃。



共匪得了德械,欢天喜地,沐猴而冠。不想德械先进,共匪不会操作,又复忧虑,电告俄军。俄帅朱、罗等,已受共匪笼络,加意迁就,遂由战俘营中,精选德国防军、党卫军数千人,交与共匪。此等德军,被囚西伯利亚数年,百无聊赖,混吃等死,不意今日复上战场,精神百倍,所向无敌。



其时我于新一军任情报官,发现共匪装备新式坦克多型,威力无穷,闻所未闻,立时一一拍照,飞送南京国防部。蒋公亲自接见,国府诸官,阅之大惊。二公子正陪蒋公在座,时任装甲兵司令,曾于德国留学,并尝教导巴顿战术,实乃我国第一之坦克人才,见过照片,惊道:“坦克皆德之虎、豹,共匪如何得此?”蒋公长叹:“俄人灭我之心不死,以我国军,如何对抗德日两大法西斯,罢了,罢了......”



后数月,我新一军果败于辽宁,全军皆没,蒋公父子洞烛千里,早有先见,诚英明哉!




蒋公千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