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权当仁不让地坐在头把交椅上,口中念念有词:“说一不二我为先,发号施令众人前,谁敢惹我脾气起,大难即刻到眼前。”


钱听罢把嘴一撇:“吹牛不怕吹破皮,敢在此处称第一,见我从来赔笑脸,叫你往东不往西。”


酒听后忙附和:“权兄之话确实大,见着在下眼就花,交易场上常败阵,任我宰来任我杀。”


色嫣然一笑:“钱酒二兄话不错,权兄底细我晓得,石榴裙下失魂魄,什么原则不原则。”


权此刻冷冷一笑:“三位实在不知趣,错把陪席当正席,有权尔等蜂拥至,无权谁曾抬眼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