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男人扮女人躲在女厕里拎包偷窥被抓(图)

012年元旦,35岁的杭州人张某肯定没有好好过。


在2011年最后一晚,趁着夜黑风高,他潜进女厕所盗窃。这次,失手了,被民警从女厕所里揪出来。揪出来时,张某披肩卷发、短裙、黑丝袜,一副女装打扮。


张某糗大了,他无法解释自己这身奇装异服。随后,深藏他内心的秘密被揭开,更让他无地自容:从去年10月份开始,他多次进入德胜路一间公用厕所,使用摄像器材偷拍偷窥,期间还拎走过几个包。


女厕所蹊跷失窃案


2011年12月31日晚上10点多,位于德胜路乐购超市对面的一间公共厕所内,两名下班准备回家的年轻女孩走进去。


其中,女孩小A觉得肚子疼,让女孩小B陪同上厕所。当小A走进厕所隔间没多久,忽然发现自己挂在衣帽钩上的皮包不见了。


自己一直在厕所里,难道皮包会飞?


小A马上跑出来找小B,小B说她就站在门口,根本没人出去过。两人断定,厕所里肯定藏了个小偷。两人大喊“抓贼”。


这时,两名男士路过,一听到女厕所有人喊小偷,他们马上冲上前,在小A和小B的带领下,在厕所里挨个检查隔间。


小A刚上过的隔间边上另一个隔间的门被人从里面锁死,怎么也打不开。


男扮女装的小偷


四个人马上报了警。同时,他们敲门询问隔间有没有人。


敲了半天,里面才传出一个声音,非常尖细,像是人捏着鼻子说话。四人仔细一听,这声音分明是男人发出的。


双方在女厕所僵持了一会。直到在隔间外的四人喊着“再不出来,就撞门进去”。那扇门才缓缓打开。当时灯光很暗,隔间里站着个“女人”,大波浪的卷发,长大衣,黑丝袜,一块大围巾罩在脸上。


在众人要求下,“女人”慢慢走出隔间。“长得蛮清秀,穿得也噶好,怎么出来做贼?”四人轮番对“女人”进行教育。


刚开始,这“女人”不说话,可当“她”一开口,正当是“午夜惊魂”。声音粗粗的,却有点扭捏,让人听了很别扭。


正当四人闹不明白时,东新派出所民警王警官赶到。


昨天,王警官对记者说,接警时听说有群众从女厕所里抓到一个女贼。赶到现场时,大老远看起来那人也像是个女人。当他走近一看,直接被”雷”翻了。


“围巾摘下来后,他的喉结很明显,声音也很粗,很快,他就承认自己是个大男人。”


让在场的人更没想到的是,除了偷窃,张某居然是个偷窥狂。


“他当时带了一只女式皮包,把偷来的皮包藏在厕所里。我们翻找一遍,发现两只皮包,在他自己的包里找到便携式摄像头。”


一开始,张某死活不肯说摄像头里都拍了些什么内容。等民警和他说准备取证时,张某两腿一软,全都招了。


他为什么偷窥女人


张某自称,今年10月底开始,他偶尔经过这间公厕,听到两个女人在里面聊天,其中一人说自己上完厕所忘记拿包,包被人拎走了。


张某说,当时他就想碰碰运气,看是不是真有这样迷糊的人,让他捡到便宜。于是,他常常去这间公厕的女厕所,去的次数多了,他有些上瘾。


据悉,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张某至少四次利用从隔板上方拎包的方式进行盗窃,同时还利用便携式摄像头在女厕所内偷窥偷拍。


张某的家离这里不远。民警随后从他家中电脑里,发现了大量张某偷拍来的不雅视频。很明显,张某可能患有窥阴癖(一种性偏好障碍,反复发生或持续存在偷看别人的性行为或与性有关的隐私行为如脱衣的倾向)。


本报去年9月22日A08版曾报道过这么一件事:家住东新路某小区一楼的梅女士,在去年9月20日左右,发现家中卫生间纱窗上,被人装了精度比较高的无线摄像头。当时,梅女士报了警,也是东新派出所民警接手调查的。这次,张某承认,梅女士家的无线摄像头正是他偷装的。


据介绍,35岁的张某曾在一家大饭店做过财务方面的工作,后来,不知为何,他离职了。张某家中条件不是很好,他和哥哥目前都是单身,和父母一起住在一套两室一厅的老房子。平时,兄弟两人挤一个房间。


张某哥哥对民警说,他不知道平时弟弟在外面都干些什么,但能感觉到弟弟有些不对劲,弟弟也谈过几次恋爱,但最后都没有结果。


对于张某一系列怪异举动,家人表示不愿意多讲,“脸都丢光了”。邻居们说,他有时很内向,但是做出这样的事,真是没想到,也不敢想。


据悉,在2002年,张某曾因类似行为受到警告处理。1月1日,张某因盗窃被刑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