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消逝的眷村 身边的历史

2012-1-5 06:16

原作者: (艺芝/上海)

我得承认,来台湾交换学习很大的原因是想追寻那一份“大江大海1949”。小学时喜欢历史的我,整天捧着《现代汉语大词典》书背后的中国历代纪元表,每次都顺理成章地背颂道:“……中华民国,1912到1949……”。后来有一次我问母亲:“为什么张惠妹很久都没有消息了?”母亲说:“好像是因为她唱了台湾国歌,所以被封杀了。”懵懂的我还很好奇地想:“原来台湾还有自己的国歌。”

后来我才慢慢的瞭解,60多年前那场全中国人的悲剧,还有张惠妹唱的那首“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也曾回荡在神州各地。中华民国,这个在大陆距离我们有60年时光的名词,实际上离我住的上海仅有2个小时的飞机航程。

不过,不可能为了让我感受那份历史就让台湾停滞不前。除了满街飘扬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外,台北和别的大都会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台北依旧有许多旧屋,虽然这些旧屋会被人诟病为市政建设的落后,但是不知为何我却对她们颇以为然,旧屋是历史的遗存,也是人脉的延续,而这些正是大陆正在慢慢失去的东西。

当然最让我遗憾的无疑是正在消逝的眷村,她本是我在来台前最怀有期待和好奇的地方,甚至还幻想过在眷村偶遇同乡老荣民的那种感人情景。当我发现台北的眷村基本都已改建,无奈的我便把目光投向了新竹的空军忠贞新村以及眷村博物馆。

巧的是在博物馆还真的偶遇一位母亲是上海浦东人的外省第二代,当然想像中抱头痛哭的桥段并没有上演,不过一刹那彷佛历史离我如此之近,几乎可以想像这位外省第二代的母亲当年从上海浦东一路南下逃难的情境。而那一年在她母亲离开上海之际,我的爷爷,一位曾经的八路军,正坐在卡车上准备开入大上海。60多年后历史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相遇,不禁让人唏嘘。

“清华那边的忠贞新村快拆了,要去的话可要抓紧。”离开博物馆时志工阿姨对我说,我想她对我也很好奇,因为现在还有多少人会关注那些眷村和她们背后的记忆呢?就连博物馆门口的纪念章也已模糊且褪色。

当我终于站在镌刻空军忠贞新村的那块大石前,感受到的只有一丝落寞和凄清,石头这边是喧嚣热闹的街头,石头那边就是破败荒凉的老眷村。村口横挂着一条条幅“没有合理回馈及补助,全村居民拒绝搬迁!”条幅下的,是斑驳掉漆的墙面和倒在墙角已经生锈的自行车。整个新村没有一点声响,就像一座孤岛,外面见不到里面,里面也听不到外面。活动中心大门紧锁,外墙面应该是涂过新漆,但那似乎也是几年前的事了。仅有几户敞开着红色大门,让人稍许还感受到一丝人烟。

在新村拍照,就像是历史交给你一个任务,今天你的随手一拍,明天或许就是别人凭吊的依托。走的时候我又重新望了眼村口那块大石──“军功彪炳安邦定国,忠贞亮节睦邻兴家”,我想,不管怎样那块大石总还是会在那里,平静地望着人事。

在离101不远的国军四四南村,我拍下一张照片:前景是四四南村遗存的眷村老屋,背景是高耸入云的101大楼。有人说遗忘是人类的天性,然而所有眼前的一切都是过去的延续。现代化不应以牺牲历史为代价,台湾之所以如此吸引我们,正在于其承载了许多大陆业已不存的民族记忆和风骨。你以为历史只存在于书本与想像中,其实历史就在我们身边。

http://www.want-daily.com/portal.php?mod=view&aid=244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