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切预言,都会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如果按照那些自信满满的预言者所说,泰坦尼克不会碰到冰山,去年的圣诞节不会来临,我们根本不会还坐在家中看电视,也不会忙着用iPhone在微博上发聚会的照片了。是的,那些预言者很坚定,直到现在还认为地球是平的。《时代周刊》总结了历史上失败的预言,那些失败的预言里,也包括《时代周刊》自己做出的。他们说,网络购物,永远不会成为时尚。对于未来,我们还是永远不要说不。


“世界是平的。”


就那些曾经失败的预言而言,这一条或许是最古老的。所有人都知道地球是圆的,对吗?事情未必如此。荷马就认为它是平的。古代佛教徒们的宇宙观认为世界像一个平平的盘子,希伯来经文也认为世界像一个圆形屋顶。中国古代有些人认为世界是一个正方形。当哥伦布在1492年出海航行时,很多欧洲人认为他将到达世界的边缘。一些学者指出,地圆说的出现比我们想象的要早得多。柏拉图就曾经提出过地球是圆形的宇宙论。公元前6世纪的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没错,就是a2 b2 = c2发现者)据说也同意地球是圆的。公元前后,亚洲人认为地球就像鸡蛋中的蛋黄,***教的学者在9世纪早期也支持地圆说的理论。西方对圆形世界的认可要晚一些,麦哲伦在1519年的环球航海似乎确认了圆形的假设。但是,现在我们主要讨论的是一些奇怪的预言,目前还有许多像“平面地球协会”这样的坚信者仍然死扛着他们的观点。我们对此也无可奈何,只能说,嗯,他们是绝对的错了。


“繁荣不会到头的。”


事业上的沉浮就在那一份致命性的声明,就像数理经济学家欧文·费雪在1929年所接受的教训一样。他曾经自信地预测:“股市将永远在高位平稳运行。”可是,3天之后,股市经历了历史性的大崩盘,这直接引发了大规模的失业、经济大萧条和长达十年的黑暗期。费雪坚信市场具有内在的理性和效率,因此在经济崩溃的几个星期之后,他依然向投资者保证经济的拐点很快就会出现。尽管经济在“二战”后的确开始复苏,但不幸的是,费雪的短视泡沫是美国人再也不愿经历的事情了。


“科技?那是什么玩意?”


随着新型的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潮水般涌入市场,几乎可以不要再争论,科技的未来将是光明的。但是在以前,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认为的。当世界还在对昙花绽放的科技创新顾虑重重的时候,就算是那些科技产业的从业者也对其持久的生命力表示怀疑。1977年,数字设备公司的创始人肯·奥尔森说:“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一台电脑。”但是,到了2009年,美国大约80%的家庭都至少拥有一台电脑。1946年,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的制片人达里尔·扎努克说,电视机的生存寿命不会很长,因为“人们每天晚上都盯着一个木头盒子,早晚会感到厌烦。”如今,对电视机的需求如此高涨,人们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进行购买。至于互联网,天文学家克里夫·斯托曾经说它注定会失败。1995年,斯托在《新闻周刊》的专栏文章中说:“网络数据永远无法取代你手中的报纸;光盘永远无法取代一名优秀的教师;计算机网络永远无法改变政府的工作方式。”然而,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互联网毫无疑问是当代历史中最伟大的发明之一。直到最近,还有一些对iPhone持怀疑态度的言论。2007年,微软首席执行官斯蒂夫·鲍尔默说:“iPhone绝对没有机会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毫无可能。”是啊,我们现在都知道结果如何了。这或许就是在说明,今天我们认为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明天的潮流。有人对时间穿越感兴趣吗?


“四人吉他组合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甲壳虫乐队在演艺事业上不会有将来。”1962年台卡唱片公司一位高层对乐队经理布来恩·爱波斯坦说,“我们不喜欢这些孩子的歌声,乐队组合已经过时了,四人吉他组合更是没有希望。”现在看起来,说这些话的人脑袋真是出问题了。因为英国和美国都在迅速进入一个摇滚乐队的时代(其中很多都是四人吉他组合),而其中最耀眼的明星就是他们四个人。不过直到1962年,甲壳虫依然只是在欧洲酒吧中边唱歌边梦想发迹的一个组合。约翰·列侬和保罗·麦卡特尼甚至还没有写出自己的歌曲(只有唱给台卡试听的三首歌曲是原创的)。由于披头士乐队看起来并不那么受欢迎,台卡转而接受了另外两个组合“Brian Poole”和“Tremeloes”。我们似乎从未听过他们的作品。


千年虫


路德派和其他仇视科技者多年来一直在发出这样的警告:毁灭我们的不是罪恶和宗教预言,而是计算机。印证他们的这一天似乎真的要到来了。2000年1月1日新年钟声敲响的几个月之前,分析人士预测整个计算机网络即将崩溃,全球人口赖以储存、分享和分析信息的计算机系统面临大规模故障。导致问题的原因在于,很多计算机的程序仅记录年份的最后两位数字,所以2000年就会被认为是1900年,这会造成计算机大规模的数据混乱。但是,这些现象并没有发生。除了一些国家零星的断电、日本核电厂数据传输出现问题(没有威胁到安全)和美国间谍卫星网络数据接收临时中断的现象,新年就像往常一样,人们狂欢至醉。


“泰坦尼克永不沉没。”


如果泰坦尼克能够如期安全地完成首航,它将是一艘被人寄予无限厚望的宏伟轮船。首航之前,船长爱德华·J·史密斯说:“我很难设想这艘船会发生任何致命的灾难,现代化的造船业已经完全能够避免这些。”制造商白星公司的副总裁菲利普·富兰克林说:“泰坦尼克绝无沉没的风险。”不幸的是,没能见到这些预言成真。船撞上了冰山,沉没了,剩下的只是历史了。但是,至少我们有机会欣赏到一部优秀的影片了。


“网络购物不会风行。”


今天,我们很难设想一个没有网络购物的世界,人们在实体店里寻找他们钟意的商品,然后通过电话和网络下订单。但是在互联网还没有出现之前的1966年,《时代周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未来主义》,其中设想了2000年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除了社会、实物和科技的变化之外,《时代周刊》还用宣判的口吻说,远程购物如果可能的话绝不会成为流行时尚,因为“女人喜欢走出家门,喜欢把玩商品,喜欢改主意。”这或许也没有错误,但依然无法阻止女人还有男人逐年增长的电子商务需求。实际上,网络购物目前呈直线上升趋势。仅在2011年第一季度,美国电子商务零售额就达到38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2%。必须承认,我们错了。


“心脏和脑外科手术绝不会发生。”


人类的平均寿命比19世纪的时候延长了很多,在很大程度上是现代化的心脏和脑外科手术所起的作用。但是,以前曾经存在过一些疑虑,认为这样的手术永远不会出现。当时医学界普遍都对外科手术的进一步发展不感兴趣。英国医生约翰·埃里克·埃里克森勋爵在1873年对维多利亚女王说:“腹部、胸部和脑部必须保持永久的封闭状态,避免任何人为外科行为的进入。”然而在1884年,出现了第一例脑外科手术,英国医生里克曼·鲍德利成功地取出了一颗脑瘤。11年之后,挪威医生阿克塞尔·卡普伦在奥斯陆的国立医院实施了第一例心脏外科手术。埃里克森错了,但他并没有迟疑。


“历史就要结束了。”


1989年,哈佛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国家利益》刊发的一篇文章,最后演化成他最具有代表性的一本书,在三年后出版。随着前苏联的解体和东欧的演变,福山认为所有单一民族国家很快都将成为所谓的自由民主体制。福山假想了一个自然的“目的论”归宿,人类发展的顶峰就是基于民主和资本主义的社会。在那个相对乐观的年代中,《历史的终结和最后一人》一书为福山赢得了闪亮耀眼的学术地位,同时出现了一系列主张全球化的评论者和行动者,其中包括坚持“世界是平的”理论的托马斯·弗里德曼。但是,福山必须接受的事实是,历史并未结束,世界距离一个欧洲大联盟的模样还很遥远。中国毫无争议地崛起以及西方反动、极端的右翼活动,这让人们认为,福山勾画的前景暗淡无光。


本文内容于 2012/1/5 14:51:20 被小编a19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