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国尊严:少做“商人”多做“军人”

中国如何当好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大国,现在已经成为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阎学通提出“两超多强”格局,把中国定义为新的超级大国,尽管有违中国始终秉承的反霸价值观,但其实也是在努力思考中国的未来。青衫老祖坚决反对把“超级大国”的帽子戴在中国头上,这个臭了半条街的破帽子,谁爱戴谁戴去;中国必须为未来的全球第一强国重新作定义,因为,中国必须塑造一个没有“美帝式霸权”的新亚洲、新世界、新星球。

但是,随着中国崛起为一个有着全球影响力的新型大国,中国应该以什么样的面目回到世界舞台的中央,的确需要我们认真捋一捋。当前,中国至少应该要做到一点:少做商人、多做或做好军人。

一、分析:对于中国而言,什么更重要

青衫老祖认为,在未来的国际事务中,必须充分理解三个“更重要”:

一是立场比利益更重要。中国为了商业利益而故意掩盖或淡化立场的时代应该画句号。曾几何时,为了示好西方,中国采取了养光蹈晦策略。中国不是没有自己的立场,而是在涉及西方的对外交往中,尽量回避立场也就是价值观、意识形态方面的冲突,或“有立场、没态度”或含蓄的表达自己的见解,如在安理会表决中投弃权票。这的确赢得了西方的好感,也成功的推进了中国与西方的贸易往来,扩大了出口拉动,促进了国民经济发展。但是,随着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进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中国在国际交往中偏重经济利益、忽视政治立场的做法,越来越暴露出巨大的政治弊端。我们不仅在失去朋友,也在失去利益。西方感觉中国在耍花招,养光蹈晦是一种战略欺骗;东方认为中国没立场,关键时候会基于商业利益而装聋作哑。利比亚的教训十分深刻,不能坚决阻止西方的野蛮入侵,我们不仅失去了“负责任大国”的形象,而且失去了重大经济利益。从美国对华技术封锁、欧洲对华武器禁运看,凡大国,更应该重视立场,而轻视利益。为了维护自己的严正立场,不惜牺牲蝇头小利。重义轻利,这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二是尊严比市场更重要。尊严是什么?尊严就是不容侵犯、凌辱的气节。中华民族历来都是有气节、重尊严的民族,为了尊严,不惜杀身成仁。曾几何时,中国基于脱贫温饱大局,一切以发展为重,确立了隐忍的外交方略。美国炸了中国大使馆、忍;撞了中国飞机,忍;航母到中国附近耀武扬威,忍。忍字心头一把刀,卧薪尝胆何其苦。但是,尊严对于一个饥饿落后的民族是奢侈品,中国做到了、忍住了。然而,随着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不断进步,尊严问题已经突出出来了。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在温饱问题解决好,安全的需求、尊严的需求就成为基本需求。同样的问题,过去可以忍的,现在就不能忍了。这是因为,中国百姓已经把“尊严”二字写到了脑门上,他们更希望他们的政府腰杆硬一点、霸气足一点。政府稍显退让,都会被认为失丢了尊严,就会挨骂。过去,我们可以为了占领某个市场而“搁置争议”,现在,就需要以尊严为重,为了维护尊严,宁肯丢掉某个市场。市场从来是“双刃剑”,中国为尊严而抛弃市场,损失的不仅是中国,而且是市场对象国。用西方的话说,这就叫经济制裁!之所以如此,青衫老祖依据观察得出的结论(可命名为青衫老祖假说或定理)是:当损失是双方的共同损失的时候,如果有一方承受得起,而另一方承受不起,对于承受不起的一方而言,就是遭受制裁!就现在的中国而言,完全可以是承受得起的一方!

三是主权比关系更重要。中国可以与任何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但是,一个基本的前提是,不以牺牲核心利益为代价。在现代社会中,只要存在国家,就存在主权问题。主权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都是首要核心利益。过去,我们在主权问题上采取的是“搁置争议”的办法,其实质是不因主权争议而影响双边关系。随着国际形势的风云变幻,一些国家变身为所谓“主权声索国”,大幅度提高了向中国要“主权”的分贝,所谓“搁置争议”,实际已经丧失了存在的条件。主权是中华民族的命根子,关系只是中华民族的衬衣。在主权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关系一文不值。谁胆敢向中国“声索主权”,中国就应该毫不留情地把它一脚踢开!

二、期盼:告别重商主义,奉行规则主义

2012年应该是中国外交战略转折年。如果说,2012年前,中国必须实行重商主义以实现发展的话,2012年起,中国就应该彻底告别重商主义,转而实行规则主义。

所谓重商主义,实质就是贸易至上,相信自由贸易可以给交易双方带来持久的双赢利益。因此,推进国际贸易,也就成为中国政府一个时期以来的核心外交目标。为扩大对外贸易,中国可以不管意识形态、不管东方西方,南方北方,不管什么政治体制。商品流向哪里,中国的外交就跟进到哪里,发展到哪里。这使中国取得巨大成功。由于实行重商主义,中国在短短30年内,走完了西方数百年的历程,成为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预计2011年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进出口国和第一大经济引擎。

但是,自2011年以来,中国的重商主义策略遇到越来越多的挑战。美国开始把战火烧到中国军力无法到达的边缘地带,如利比亚,并由外及里,向中间、核心地带渗透,中间地带如伊朗、叙利亚;核心地带如“环中国南海区域”“环中国东海区域”;中亚和巴基斯坦、阿富汗等;一些与中国有“主权争议”的国家在美国的策动和支持下变得越来越狂躁和咄咄逼人;美国开始寻求遏制中国经济扩张的有效方法,提出所谓经济再平衡、中国是发达的碳排放大国、TPP等理论、计划;中国的部分战略盟友开始产生恐惧感,由于害怕成为中国的经济附庸而寻求与美国合作,种种迹象表明,单纯的重商主义策略已经走到尽头。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拥有全球影响力的新型大国(叫超新大国,还是新**国,还是就叫中央大国,还需要再研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已经有条件对重商主义策略作出重大战略调整。

当然,无论如何调整,贸易都是要做的;所谓战略调整,绝不是放弃贸易利益,而是要调整扩大贸易的实现形式。由“重商主义”向“规则主义”转变,是中国成为全球性大国之后所必须实现的战略转折。

所谓规则主义,就是要确立规则的严肃性和不可侵犯性,把贸易置于严格的规则约束之下,严禁任何违反规则的贸易存在。

中国必须为国际贸易确定符合中国核心利益的行动规则。这个规则应该高于通行的国际一般规则。中国可以容忍一些国家不遵守一般的国际贸易规则,但是,决不能允许存在违反中国规则的贸易存在。

这个规则是什么?实际就是通常所说的战略底线。中国必须给世界划几条线。在环中国南海区域、环中国东海区域,应该分域内和域外;在国际航道,应该确保中国和国际航行自由与安全;在太空、网络等战略资产领域,应严厉惩治任何敢于威胁中国太空、网络资产安全的入侵行为;在钓鱼岛、南海诸岛、藏南等区域,应建立主权维护机制,为所谓“声索国”确立行为底线;在自由贸易领域,应该研究制订反贸易保护主义的制裁措施,建立危机管理以及应急反应机制。等等。

总之,中国应该坚决而清晰的亮明自己的战略底线。底线是高压线,任何国家一旦触及高压线,都应该毫不留情的予以严厉打击。

三、呼吁:少一些商人色彩,多一些军人气质

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是双重角色,一是商人,一是军人。是商人就要赚钱,国家也不例外。但是,任何国家都不能只是商人。它必须同时是军人。如果一个国家只是军人,而不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则军人这个角色也很难持久。特别是现代战争,以烧钱为本,穷国根本打不起现代战争。而如果一个国家只是商人,而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则往往成为肥而待宰的羔羊。因此,任何成功的国家,尤其是成功的大国,都必须是兼有商人和军人两种特质,一手拿货币,一手拿宝剑,靠货币聚财,靠宝剑护财,唯此才能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这其实就是“安全发展”的第一要义!

中国一度奉行重商主义,商人这个角色扮演的很好;但是,军人这个角色遭到忽视,由此而带来许多新问题或者新危机。比如我们的拓展利益、战略利益的保护问题,已经遇到军事投放能力的制约。中国要奉行规则主义,就必须把军事角色这块短板弥补起来。

统筹经济发展与国防建设,说到底就是统筹商人和军人这两个角色。中国必须培养和强化自己的军人气质。不仅拥有实力,而且要敢于使用实力。对于胆敢挑战中国战略底线的国家,不论大小远近,都应该果断的说不!在说“不”依然不能起效的情况下,就应该挥舞大棒,狠狠敲打。

有人可能担心,这样的话,会不会把朋友都吓跑呢?会不会使中国更孤立呢?青衫老祖认为,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因为敢于使用实力而被孤立的情况根本不存在;相反,越是敢于使用实力,越能够形成对周围的吸引力和凝聚力。美国到处穷兵黩武,美国被孤立了吗?中国长期以来根本就是隐忍不发,中国的患难朋友多了吗?国际交往与人群交往一样,趋利避害是不二法门。中国不敢使用实力的结果是什么呢?决不是所谓安全感,而是强烈的恐惧感!为什么呢?因为,有一个敢于使用实力的美国与中国竞争。如果谁与中国交往就挨揍;与中国折腾就获利,谁还屑于、敢于与中国交往呢?

中国有句俗语,不打不相识。假如中国因南沙群岛问题与菲律宾打一架,青衫老祖相信,中菲交恶一定只是暂时的;战争结束,一定会有新的菲律宾政府与中国谈和平。买卖照做,协议照签,影响中菲关系的“纠结点”被拆除,前景更光明。

中国,必须要有更多的军人气质!俗语有言,一张一弛之为道。商人与军人两种角色兼优,才是符合道的啊!

本文内容于 2012/1/5 21:12:30 被青衫老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中国通过韬光养晖已经变成一个又白又肥的大胖子 只有任人宰割 反抗起来像个懦夫一个

中国可从未奉行过“重商主义”,历史上没有,近来更没有。重商主义是国家出资出力保护民族资本发展和利益不受侵犯,国家机器为民族资本在世界范围内争取最大利益。重商主义可不是只做生意不打仗,“鸦片战争”就是英帝国重商主义的代表之作,为了维护英帝国无耻的鸦片贸易,不惜一战。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基本上走的是发展官僚资本主义的道路,利用国家机器在世界范围内收获利益的不是普遍的民族资本,而只是少数垄断官僚资本。大多数民族资本在受到外部压力时国家并不能很好的保护其商业利益,他们多数情况下是自生自灭。。。

现在盛行的唯GDP论,不是重商主义,而是单纯的面子第一的形式主义。。。中国如果基于“商业利益”而在一些国际事务上装聋作哑,那请问奥运会亚运会世博会花了几千亿,挣了几个钱?在这些事情上为啥忘记了“商业利益”了?今天海啸捐款给这个,明天地震捐款给那个,那些年贸易额才一点点的国家,难道我们是为了和他们做生意?

我赞同老祖的“提升军人气质”的说法,但现在中国不是放弃商业利益来提升军人气质,而是应该抛弃形式主义形象工程,才能树立起军人气质。

顶,现在的政策就是“掏光养贿”。高层权贵把子女老婆,所贪财产转移到国外,个个嗜钱如命,对钱都这么贪,哪有胆量去打仗?对菲律宾,越南这样的小国都怕前怕后,更别提面对美日等强国。真正打起仗来,那帮高层权贵跑得最快。甚至还有些是外国的卧底。有这帮人在,就不要指望这帮人敢还击。毛说过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问题是这帮权贵自己就干着反动派的勾当,所以自己就是纸老虎,美日等国虽然也是纸老虎,但人家是大纸老虎,这帮权贵自己是小纸老虎。也难怪我国国力军力远超越南菲律宾面对它们还唯唯诺诺!

商要做,但是商人的地位不应该这么高,古代吧农民地位放在商人以上绝对是正确的,很多职位或者荣誉商人是不能得到的.现在呢?商人政协委员什么的多了去了,都在以权谋私,无奸不商,无商不黑.

43楼gy6281

果然名符其实的精华帖。你所说的都是事实,我以前多次提过和你同样的论题,不过语调激进全被封贴了,老祖也要小心版主的黑板砖啊,支持老祖论点,尤其是尊严比市场重要,主权比关系重要,软弱换来的是战争的挑衅,选择屈辱的忍耐换来的只有更多的屈辱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