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民主20年:叶利钦花120亿收买军队镇压议会

俄罗斯民主20年:叶利钦花120亿收买军队镇压议会

苏联、俄罗斯、普京的俄罗斯,在这段历史里,****与民主化进程最后导出的结果是:俄罗斯优先以及俄罗斯国家利益优先。


“执行命令吧”


早晨7时许,俄罗斯坎捷米罗夫师的10辆坦克开进莫斯科;与此同时,摩步师,到位;空降师,到位;特战旅,到位……接管了先前在此处围防的俄罗斯警察,对“白宫”(苏维埃宫,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所在地)立体攻击链由此真正形成。


这场战斗的基本策略是这样的:坦克射击控制盘踞在“白宫”里的人,使其不能活动;然后上空降兵,为特战分队构建掩体;之后,特战队“阿尔法”和“文佩尔”实施最后打击。


1993年10月4日,持续两周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与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之间的冲突,到达最关键时刻,战争以及死亡,似乎不可避免。这天清晨5时,叶利钦颁布“关于保障莫斯科市紧急状态制度的紧急措施”,国防部队由此进入市区。


事实上,按照叶利钦的口头命令,国防部队应该更早一些进入攻击点。可是,过了10月4日凌晨,部队仍无移动迹象,小睡了一会的叶利钦,急了。在回忆录里,叶利钦记录这一时刻:“时间不久,但我足以明白,格拉乔夫(国防部长)那儿出了什么事。为什么部队,用他的话说,解奥斯坦基诺的围,包围白宫和准备攻击在两个小时之前就该开始了,而实际上连莫斯科还未进呢。大家,包括总统我和他,国防部长,也包括政府和我们的社会。我们大家给人质一个美好的公式:军队不干预政治……”


军队不干预政治。俄罗斯国防部长格拉乔夫站起来,面对叶利钦,缓慢说道:“尼古拉耶维奇·鲍里斯(叶利钦),我同意参加攻占白宫的作战,但有一个条件,我手里得有您的手令。”军队向自己的人民代表开火,这不是军人可以担当的责任。由两位深入访问各个当事人的俄国作家完成的《叶利钦传》记录:“事态如此变化,谁也没料到。将军们都盯着总统。叶利钦眼里掠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神色,他似乎在感召格拉乔夫。格拉乔夫同样也在凝视着他,但后者忍不住,将视线移开了。”随后,叶利钦签署了总统令。


签署完总统令,被赋予最后攻击任务的特种部队“阿尔法”与“文佩尔”军官要求叶利钦接见。叶利钦在回忆录里同样也记录了这一会见:


“很快就有人向我禀报,一些分队指挥员,总计约30人,聚集在三楼候见。我向他们走去,思绪中有着担忧、不安和无望的烦恼。我看了他们一眼,几乎全都眼睛瞅着地板。我不想扯皮,马上问道:‘你们准备好执行总统的命令了吗?’回答的是沉默,总统精干的部队说不清道不明地沉默着,令人感到可怕。过了一分钟,谁也不言语。我大声说道:‘那么,我请你们按另一种方式回答,你们拒绝执行总统的命令吗?’还是冷场。我环视大家一眼,有高大的,力气大的,也有长得精神的。没打招呼,我说了句:‘执行命令吧!’便向门口走去。”


总统令以军队的方式传递至每个士兵,在后来的调查里,众多当事人回忆:“可以认定,不留活口这个命令确实存在。至少这个命令是针对动乱领导人的。”


接近这天中午,坦克部队向“白宫”开炮了……战争与死亡,由此将不可逆?



超级总统与可控民主


叶利钦辞职几天后,普京颁发了一道总统令,特准叶利钦及其家人免于刑事或行政起诉,免于逮捕、搜查、审问或是对他进行的人身搜查。同时,他解除了叶利钦女儿的政府职务。


普京就任俄罗斯总理之际,车臣分裂主义分子宣称成立车臣—达吉斯坦共和国,要从俄罗斯联邦独立出去。对这正在打开的“俄罗斯套娃”,普京没有叶利钦的历史包袱,却有着比他更强悍的决心。在这次车臣战争里,普京领导15万人的军队,其战略:不采取简单的驱逐战术,而是要将他们全部歼灭。作为俄罗斯总理以及代总统的普京,直到2000年3月,即将开始俄罗斯总统选举之前,才以军队统帅的身份正式亮相媒体。他说的是战争而非竞争总统:我们要彻底消灭恐怖分子。即使他们藏在马桶里,我们也要将他们冲掉。


没有意外,在总统选举第一轮里,普京即以得票52.77%胜出。


“国王的缔造者”——那些控制金融、工业与传媒集团的寡头们,在这次总统选举里,唯有寡头古辛斯基的“桥媒介”对两次车臣战争都持反对态度,他旗下的独立电视台,将普京描绘成“穿着苏联时期青年组织先锋队制服的人”。普京当选总统仅两个月,40名配备机枪、穿着马拉克拉瓦大衣和迷彩服的税警突然查抄了“桥媒介”,古辛斯基被捕。在大选期间动员自己控制的媒体支持普京的是寡头别列佐夫斯基。但在选举结果即将公布前夕,别列佐夫斯基做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兴动,他举行了一个记者早餐会,他告诉记者,他与普京有着良好的关系,每天进行一次电话交谈,但他又警告说,没有寡头们的支持,普京将不复存在。“就我个人而言,将不会有什么改变。寡头的作用将会上升。寡头一词仅仅是指俄罗斯的大资本家。而且大公司将在俄罗斯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在威胁之后,别列佐夫斯基对未来很乐观。大选结束后的当年8月,税警又突然搜查了别列佐夫斯基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稍后,因怀疑参与从国家民用航空总局诈骗10亿美元活动,俄罗斯向别列佐夫斯基发出通缉令。


普京开始实施大选前自己的许诺:寡头将不会作为一个阶级而存在。


车臣战争以及打击寡头,开始往超级总统制里的总统普京注入“超级权力”。有意思的是,尤其令西方人士感觉意外之处在于——大选前反对普京的“桥媒介”与古辛斯基,大选后即遭遇清算,这非常容易让人想象到普京对言论自由的控制。这是恶劣的破坏民主的行为。但全俄民意调查中心进行的一次调查发现:33%的调查对象对古辛斯基的被捕没有任何反应,25%的人说他们对此感到高兴,不到10%的人说这次被捕令人担忧,而仅有4%的人认为他的被捕是无端的、没有根据的。调查中心的社会学家解释这一令人意外的数据结果:普通的俄罗斯人相信,古辛斯基毕竟是一个寡头,因而可能是他犯了点什么罪。


言论自由与寡头之害,俄罗斯人感觉到的权重,与西方国家差别很大。


俄罗斯民主20年:叶利钦花120亿收买军队镇压议会


叶利钦提出的“俄罗斯优先”,到普京这里发展出“俄罗斯国家利益优先”。第二次车臣战争时,普京明确表示:他不会容忍来自车臣、曾经困扰第一次车臣战争的批评性报道。在国营电视频道播出的有关车臣战争的报道,都要服从政府的战役方针,把它说成是一场勇敢地打击危险的***叛乱分子的战争。当然,也有对抗者,独立电视台曾经采取了一种反战姿态,并试图继续它在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开创的客观报道。但税务官很快就出其不意地对独立电视台进行了一次税务检查,不久又发现它的银行贷款问题。


普京越来越强悍,也越来越强大。不过,他表示:他并不打算在不远的将来去改变私有化的结果,也不想把上世纪90年代在一种可疑情况下实行了私有化的一些最有价值的国家资产重新收回到政府手中。


叶利钦当选俄罗斯总统之后,迅速启用1917年被推翻的俄罗斯的三色国旗,表示自己领导的俄罗斯将接续那段历史。普京当选后宣布,俄罗斯将采用亚历山德罗夫的乐曲,并采用苏联国歌的修订本作为俄罗斯的国歌。他说:“俄罗斯的奥运选手和体育明星再也不会为有一首无人知道的国歌而感到难堪了。”普京要接续的历史当然非常明确。新的俄罗斯的国家认同,在承认历史的连续性过程中重新被塑造。


在普京的政治主张里,极其明确的是“俄罗斯国家利益优先”:“对于俄罗斯人来说,一个强大的国家不是什么异已的怪物,不是要与之做斗争的东西,恰恰相反,它是秩序的源头和保障,是任何变革的倡导者和主要推动力。目前俄罗斯复兴和蓬勃发展的关键就在于国家政治领域。俄罗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国家政权体系,也应该拥有这样一个政权体系。”当然,普京也明确表示:这种国家观念与极权主义的国家不能混为一谈。但是,在这种政治原则之下,再来观察民主比如言论自由与国家利益的关系,当它们可能冲突时,孰重孰轻,便见分明。


俄罗斯学者解释普京的执政方式,定义为:可控民主。意即:被管理的民主。稍后,普京提出了自己的定义:主权民主。


无论可控民主,还是主权民主,都不是西方国家定义的“民主”标准。但是,民主的标准以及解释,是否可以被垄断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