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上接越战亲历(37)工兵班长被地雷炸碎,战友只捡回一条腿

晚上开饭前,新任的指导员(谭),下令全体列队。看到这种“久违了”的阵势,心里嘀咕着,“难道,又有什么新的任务要下达?……”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排长的口令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激灵过来。排长啪啪啪的跑了几步,在指导员跟前举手敬礼:“报告指导员,三排全体集合完毕,请你指示!”

指导员回军礼:“稍息”。

指导员在排长回到队列前端之后来到队列跟前,用非常亢奋的语调喊了一句:“同志们”!这时,全排战士“跨”的一下,再次挺胸立正。

我这时突然发现,穿着“防刺鞋”,在立正的时候,脚后跟一碰,能够发出“跨”的声音,不像那些软巴巴的解放鞋,只能发出“沙、沙”的,在地面摩擦的声音。“跨”的一下,有种惬意感从脚心往上直冲,脑子也跟着兴奋起来。

指导员接着吼道:“下面——宣读一封——祖国——妈妈的来信”!

连队文书(王景华),走到队列前,从挎包里取出一封信,展开,用他带有点河南口音的普通话,高声读了起来—

“亲爱的孩子们,你们辛苦了……”

说实话,我现在对这封信的内容已经无法记忆完整,当时也没有抄写下来(以作将来写什么回忆录之用)。但是来信的第一句却深深的刻在脑子里。因为这第一句,“亲爱的孩子们……”让我自以为无比坚强的神经顿时软了下来,泪水直直的就在眼眶里打转,一刹那间,我想到了家乡,想起了家人,想起了妈妈......我拧转脸看了看旁边的弟兄们,大家一个个神情庄严肃穆,眼睛紧紧地盯着文书手中的信笺。

这封祖国“妈妈”的来信,是同一个连队,没有参战的战友(勤)的母亲寄来的,当时他(勤)正在以军人身份读大学。

信中的大意说:自己的孩子(勤)在后方读大学,没能够和战友们一道上前线杀敌,但是她把勤的战友都看做是自己的孩子,在战争爆发后,她日夜挂念,后方所有的“妈妈”都希望孩子们捍卫祖国,狠狠教训越南鬼子,后方所有的妈妈,都期待着孩子们凯旋而归。当3月5日她从广播和报纸上得知我军胜利凯旋的消息,抑制不住内心的万分喜悦,特地请人代笔,写了这封慰问信,并寄来了一大包的糖果,要孩子们分享胜利的“喜糖”……

这封“妈妈”的来信读完之后,我们每个战士从指导员的手中,庄重的接过了两粒“妈妈”寄来的糖果,把糖果小心的含进了嘴里。列队静默着,没有人说话,但是,我听到有人哽噎着,我不敢回头看,此时的心情,百感交集。

可能是第二天就要结束修墓的任务转移到后方,炊事班把所有的菜都做掉了,晚餐的菜分量特别多。

吃饭的时候文书来到我们班,和我蹲在一起说:“哎,指导员说,要给祖国妈妈写一封感谢信,叫我找你商量一下,起个草稿,把这封信写好。”

“写信还要我们班长写呀?”蹲在一旁的大个(刘)听文书这样说,插了一句。

“你是新兵,你不知道,这个祖国妈妈的孩子‘勤’,是你们班长的老乡,‘四同’老乡,懂不懂?”

看到大家很迷惑的看着我,于是笑了笑,对班里的弟兄说,勤是和我一起,从同一个地方,在同一年,同样是以“知青”的身份参军的老乡战友,入伍经过短暂的新兵连集训之后,又分配在同一个连队,我俩对别人戏称:是“四同”老乡,关系十分密切。其实,两人的相同之处远远不止“四同”,比如我俩都爱好文艺,勤喜欢绘画,我则擅长小提琴。入伍一年后,两人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这是后话了)。

当兵入伍第一年的冬天,部队为了培养文艺骨干,分配了两个报考地方大学委培的指标给我们连队,艺术系,一个是绘画、另一个是音乐专业。我和勤参加报考的名单已经上报备案,但是,这年的冬季野营拉练途中,我和班长吵架,一拳把班长的两根肋骨,一根打断,另一根打移位。狂殴班长的结果,是被取消了参加高考的资格;勤经过半年的复习准备,顺利的考上地方大学,进入艺术系主修油画专业;而我由于“够狠”,在师、军、军区侦察兵专业技术比武中一路胜出,当然也付出了两次手掌骨折的代价……

“喏,就是这样”,我把自己有点变形的手掌翻过来,翻过去看了看:“我在前线打仗,他在后方读书,以后……以后‘四同’就会很不同啦”。

“不是说,部队参战,所有的人都召回来了归建(制)吗”?单(汝城)问道。

“他不同,他是大学生呐,是‘金蛋’”。我用饭勺敲了敲吃完饭之后的空碗。

“什么是金蛋呀”?有人插嘴问。

“金蛋……金蛋就是宝贝蛋,部队的宝贝疙瘩。”文书解释道。

看到大家不是很明白,我接着说:“这个金蛋典故出自拿破仑,那拿破仑的第二帝国就要战败的时候,俄、奥、普联军兵临巴黎城下,巴黎眼看就要失守,这时,巴黎理工学校学生—就是学校的大学生们要求参战。面临灭顶之灾的拿破仑却说‘我不愿为取金蛋杀掉我的鹅’!所以,后来的人就把大学生比喻成‘金蛋’—意思就是大学生是国家的宝贵财富,拿去打仗很可惜……所以,所以……读书好啊!”说到这里,我想起因为打班长而丢掉上大学机会的事,心理一阵惆怅涌了上来。于是站起身,对大家说:“回到后方,不打仗了,多读点书,我们(侦察)科里有很多书—都是内部参考书哦,很好看的,什么《第三帝国兴亡史》、《苏修克格勃》之类的,可以借来看的……”说着,和文书一起离开了。

晚上,和文书一起,凑在风灯下,开始搜肠刮肚的想着怎么给祖国“妈妈”写感谢信。回信的具体内容(也是由于时间太久)已经记忆不起。只记得开头是使用了“亲爱的妈妈”这样一个称呼。在当时,用“亲爱的”这个词,是非常使人感到脸红的,但是我们使用了这个词,以至于指导员看过后,大加赞赏,把我和文书俩个狂夸了一通。回信写的内容把我们连的作战经历大致的罗列一番,还使用了一个排比句:越过国境线,攻占长条山,奇袭班派村,强渡奇穷河……狠狠的打击了越南小霸权主义……

写到最后,文书说:“妈妈给我们寄来了糖果,我们也要寄点什么给她做纪念才对。”

我说:“我在420高地的越南鬼子尸体上搞了两枚枪榴弹做战利品,要不,我把枪榴弹的弹头摇下来,把里面的火药倒掉,寄给她?”

“嗯,这个战利品有意义!”文书听了,高兴的连连点头称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年战利品--枪榴弹是这种款式,图片是从网上搜来的)


就在我从背包里拿出藏在洗换衣服里的枪榴弹,琢磨着要怎样把弹头摇下来的时候,排长进了帐篷,看见我在摆弄枪榴弹,顿时大惊失色:“你从哪里搞来的?”

“战利品呀!越南鬼子尸体上弄来的,我把弹头取下来,当纪念品寄给……”

“胡闹!”排长上前,把两枚枪榴弹从我手中拿了过去:“你知道不知道?嗯?这枪榴弹能穿透坦克侧面的钢板!嗯?离地一米往下掉,碰到硬东西,都会爆炸的!嗯!你、你、你还想把弹头搞下来,万一爆炸!啊?你们两个当烈士去!上缴!没收!”排长说着,狠狠的在我脑门上敲了一记:“你带着的这两枚枪榴弹—就是定时炸弹,幸亏被我发现”。

“手榴弹的后盖如果掉了,拉环掉出来,一不小心挂了,也会爆炸的……”我悻悻的回了一句。

“少黏糊!你还有理?全排集合,点验!看看你们还藏了其它什么危险品!”

全排点验之后,没有发现类似枪榴弹的危险东西。

文书和我面面相觑,说:“完了,寄什么纪念品好呢”?

我想了想:“我这里还有两个越南鬼子的领章—从我打死的那个家伙领子上拔下来的,要不就寄一面出去?”(剩下的这面领章作为战利品,保存到今天,放上来大家看看,不知铁血里有没有认识—是越南猴子的什么军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天,,我们全排离开了峙浪,乘着“东风“卡车,向休整地域—邕宁出发了......


其它相关章节阅读:

越战亲历(16)越南人的粮仓堆满了中国大米

越战亲历(15)被俘了,我们不会有俘虏的待遇

越战亲历(21)夕阳反射暴露了越军的炮兵阵地



--------------------------------------

楼主您好,因本帖内容优秀,所以被小编推荐到铁血首页铁血原创栏目,详见红色线框。

-------铁血小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1/6 17:30:11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